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微雨双飞

重生之微雨双飞 夏染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50.53万字

曾经她自私势利,错把后母当亲人,最后却眼睁睁地看着未婚夫和妹妹步入婚姻的殿堂。再次重生回到十年前,涅槃重生,她要亲手逆转自己的人生!救护自己的亲弟弟,争做高考状元,闯出自己的事业,爸爸想要认回她?后母想再利用她?门都没有!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2

排名130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夏染雪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599.22万

  • 创作天数

    2451

其他作品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新文《暖妻入怀:禁欲老公,放肆宠》已发~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爬上了准妹夫的床。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 洞房夜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搭上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前,他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名,将她送到一堆男人的面前。 那个像极了她妹妹的女人枕上他的手臂,吐气如兰,“律,你会娶我吗?” 他转过身,笑的残忍,“好,我离婚,娶你,” 他再婚,洞房花烛,而她在一个冰冷仓库,生下了一个女孩。 那一年,一颗大树之下,男孩说,长大了,我会回来找你,娶你做我的小新娘。 他记住了承诺,找错了,娶对了,恨错了。

    加入书架
  • 贵女小妾

    身为顾府嫡女,她本该嫁入富贵人为人正妻,却为了最小的妹妹自甘代嫁为人妾室,受尽折辱。万万没想到,她和大哥千般疼万般护的小妹,却并非亲子,还是个狼子野心的禽兽。“说什么为了我,呸,这一切都是你活该受的。”他们掏心掏肺,换来的确实丢了性命。如果有来生,她必将不重蹈覆辙!

    加入书架
  • 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

    色彩柔和房间内,她亲眼目睹自己丈夫的出轨。她一直睁大着双眼看着,不愿意相信,在她亲手布置的房间内,居然让她看到了这样恶心的一幕,在她准备告诉他一个惊喜时,当在告诉他已经有两个人爱情结晶之时。 两年的婚姻,终是敌不过一时的情迷……

    加入书架
  •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宠

    该死的坏男人,明明不爱她,却要把她绑在身边。等她傻傻爱上,他居然扔下一纸离婚证书,抱着小三,绝情离去!臭男人,她怀孕了有木有!二年后,华丽回归,想认儿子?没门!

    加入书架
  • 为妃不为后

    直到死时她才明白,原来她只是一颗可怜的棋子,为了她,四个哥哥战死沙场,为了她,木家一门几乎灭门,他对她的一切好,原来从始至终,也不过是利用,就连最好的姐妹,也是亲自送她上了黄泉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鲜肉王爷强娶妻: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紫雪凝烟

    一穷二白,叶小月压力山大,公妻神马的就算了,她虽然讨厌男人三妻四妾,但是她也不想自己有三四个老公,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穷苦现状,然后再将这一个个的男人调教一番,都风光的“嫁”出去……

  • 一品农门女

    黎莫陌

    "穿越重生,享有前世所没有的温馨家庭。她发誓,定要灭极品,挣大钱,带着家人奔小康。然后觅得贤夫,一生一世一双人,过上那‘笔床茶灶太从容’的悠闲小日子。怎奈,发力过猛,不小心成了天朝首富;风头太盛,引得桃花朵朵上门来,各个皆人中龙凤,万里挑一,她到底应该选哪个?其实,谈感情伤钱啊有木有,要不,咱们都不选了吧,她最喜欢的果然还是银子啊!"

  • 重生最强农妇

    懒玫瑰

    推荐新文《农女田蜜蜜:带着空间好种田》穿越成二婚农妇,便宜继女看她跟仇人似的,小姑子看她跟情敌一样,婆婆更是三五不时的盯着钱袋子,让她为儿子不得不努力种田养家。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