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贵女小妾

贵女小妾 夏染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171.31万字

身为顾府嫡女,她本该嫁入富贵人为人正妻,却为了最小的妹妹自甘代嫁为人妾室,受尽折辱。万万没想到,她和大哥千般疼万般护的小妹,却并非亲子,还是个狼子野心的禽兽。“说什么为了我,呸,这一切都是你活该受的。”他们掏心掏肺,换来的确实丢了性命。如果有来生,她必将不重蹈覆辙!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12

排名85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书友008714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夏染雪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692.42万

  • 创作天数

    2568

其他作品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勾引了自己的妹夫。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 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搭上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前,他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名,将她送到一堆男人的面前。 后来他再婚,洞房花烛,而她在一个冰冷仓库,生下了一个女孩。 那一年,一颗大树之下,男孩说,长大了,我会回来找你,娶你做我的小新娘。

    加入书架
  • 暖妻入怀

    她为了他,从影后甘愿为人妻,用自己的人脉,自己的金钱,自己的不择手段,将他捧到最高的地方,而他却是拥住了那个天之娇女,一脚踢开了她,原来,他要的只是她的熊猫血,是她只有六个月孩子脐带血,是她的命…… 当是她再是睁开双眼之时,却是回到了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岁月重来,人生重演,这一辈子,她会好好的过,好好的活。

    加入书架
  • 重生嫡女另聘

    “二爷,到底要保孩子还是大人啊?”连温玉眼内的最后一些光亮给了齐君然。齐君然的浓眉一直都是紧拧着,然后他转过身,吐出来的还是那几个字,“保孩子,快些。”前世,她错认良人,被相公和妹妹联手害死。谁料,死后重生,这一世,她护母学医,另遇良缘,终于是扬眉吐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加入书架
  • 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

    色彩柔和房间内,她亲眼目睹自己丈夫的出轨。她一直睁大着双眼看着,不愿意相信,在她亲手布置的房间内,居然让她看到了这样恶心的一幕,在她准备告诉他一个惊喜时,当在告诉他已经有两个人爱情结晶之时。 两年的婚姻,终是敌不过一时的情迷……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