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重生之影后的迷弟

重生之影后的迷弟 芙桦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41.77万字

某日,二哈总裁得罪小娇妻。 ——采访中 “顾小姐,能否说说谢总平常在家都是怎么样的吗?”她一听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掏出手机,他那些为了讨好老婆大人舍命拍下的卖萌照曝光,他的脸往哪里搁?他的高冷总裁范就此崩塌。 且看伪高冷真二货的谢氏总裁如何把前世女神追回家。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1

排名311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执鸢投了1张推荐票
  • 执鸢投了1张推荐票
  • 执鸢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芙桦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44.03万

  • 创作天数

    135

其他作品

  • 蒸的是美人鱼

    身为嗜鱼如命的美人鱼,找到的一个厨师女朋友当然是美事一桩。想要留下在她的身边也没有这么简单,且看芝麻馅汤圆一般腹黑又蠢萌的美人鱼的追妻之路。 本文为短篇小说,欢迎评论。

    加入书架
  • 大神贤妻:网文女神是龙套

    她长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却不怎么出名,但是在网文界却混得风生水起的,读者各个在她评论区卖萌打滚求加更。私底下喜欢大学的学长却不敢表达,但是网上古言女生倾慕男频玄幻大神倒是让两边的粉丝都成了说亲的团队。 “怎么?说了这么多次的喜欢我难道是开玩笑?”把她壁咚在墙角,那个男人笑得腹黑。 且看两个大神各方面的“决斗”

    加入书架
  • 梧桐止阿房

    三人青梅竹马,那年桃花树下,三人成伴,瞬息之间她已嫁作人妻,成为政治权谋的一颗棋子。他想救他,却不信陷入权谋之中,过往的兄弟究竟会为她成为仇敌又或者是弃她而去? 梧桐:忠贞的爱情 阿房:山脚下

    加入书架
  • 逍遥乐尽余欢

    前世的他与她从郎才女貌的一对佳偶,变得后来互相猜忌,致死两人也无法释怀。当他容颜渐老,可她仍貌美如花。 今生,她决心入世接受轮回,却又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命定的他。 究竟应该只是当做不曾相见,逍遥此生,带到尝尽世间疾苦亦或是人间清欢,便了结;还是最终与他相伴此生,洗手羹汤...... 冷静的她,与少年骄傲的他,就如寒冬撞上暖阳,究竟会擦出何种的火花? (书里的女主一般都属于冷静的那种,偏向正剧,言情的部分可能不会太多撒!)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猫千草

    他是冷傲高贵的帝国上将,能睡他的女人只有一个,偏偏这个女人还对睡他这件事不屑一顾,想着法子要和他撇清关系。“你可以抱的男人只有我一个。”上将大人凤眸潋滟,甚是撩人。她抗议,那她以后还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惜抗议无效。他把她宠上了天,却不肯让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当他让医生给她执行堕胎手术的时候,她心如死灰,毅然离开。六年后,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猪扑满出现在他面前,“你可以当我一天的临时爹地吗?我可以把我的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丁嘉树

    【甜宠+虐渣=爽文】娇媚小媳妇被扑倒,红着脸道:“顾少校不是说娶妻娶德不娶色吗?”顾少校:”嘴上说说而已,你别当真。”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的少校顾营长的大腿。诶?是不是大腿抱太紧?是不是她媚过头了?怎么顾少校随时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1V1身心干净,微博:RN丁嘉树,欢迎

  •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顾

    【正文已完结,番外更精彩】前世,盛宁懵懂无知,是从小背负不堪名声的‘坏人’。被好友陷害,被心爱的人辜负,最后孤苦无依,凄惨而死。当她重生回1983年,她一定擦亮眼睛看人,认认真真做事。这一世,她再也不让妹妹因她而死,这一世她要成为文工团最骄傲的那朵玫瑰。一个优秀的女兵,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姐姐。且看她如何破釜沉舟,救妹妹于水火之中。力挽狂澜,带着全家一起改革开放,致富奔小康。虎视眈眈,誓要拿下冷面军

  • 蜜爱1V1:首席宠上天

    高擎

    【日更一万】他是亿万少女的梦,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决策人,却偏偏对她束手无策,用尽手段逼她结婚,妄图用一本证书绑住她。“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不许出席混乱的娱乐场合,不许喝男人给的酒,不许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肢体接触。否则,后果很严重。”凌天雅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家长管束的青春期少女一样,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我会有应酬,我……”男人搂着她,似乎要将她融进身体里一般,“凌天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