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野蛮宝贝
展开

野蛮宝贝 汤淼 著

已完结 签约 短篇短篇小说

3.17万字

八年前,他狠心的不说分手,不说再见,不留只字片语,凭空消失在她的世界里,任她站在风口浪尖上独自品尝痛苦与绝望的滋味,她对自己说,绝不原谅他!
八年后,他功成名就,心意依旧!而她愤怒的火焰几乎烧掉他的眉毛,滚!我不需要你!
再次相逢,他更多的是无奈,她的暴脾气,她的任性,她还整死人不偿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大神

汤淼

  • 作品总数

    9

  • 累计字数

    761.52万

  • 创作天数

    3143

其他作品

  • 太子妃她富甲天下

      穿越+重生,就问你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一朝睁眼,花玖成了将军府流放在外的小庶女。   原主懦弱可欺?   没事儿,她睚眦必报!   原主被家暴致死?   没事儿,她一脚下去贱男断子绝孙!   罚刁奴,掴渣姐,斗恶“母”,战斗力爆表的玖爷上去就是干,一通嘎嘎乱鲨。   重活一世,玖爷表示只想搞钱,做一条快乐的咸鱼,哪知桃花朵朵开,把她硬生生逼成了海王。   可萧亚轩的快乐她还没来得及享受,便一朝嫁入了太子府。   醋王上线,小海王被迫搁浅……   ……   “爷,蘅王殿下又送了两箱珠宝给太子妃,收吗?”   萧彧:“乱——”棍打出去!   花玖:“收啊,为什么不收?收礼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萧彧:“……”   ……   “爷,北鄢王差人送来‘冬籁’古琴给太子妃,收吗?”   萧彧:“劈——”了当柴烧!   花玖:“收啊,听闻此琴价值连城,卖了钱拿来招兵买马统一天下它不香吗?”   萧彧:“……”   ……   “爷,南谯少年天子送来一块黑玉给太子妃,收吗?”   花玖:“收啊——”   萧彧:“你再敢收别的男人东西我打断你狗腿!”   花玖:“……”这玉真得收!   ……   花玖算是发现了,萧彧这狗男人就是她致富路上的绊脚石,不行,她得找机会踹了他……   在书房批折子的萧彧:“阿嚏……”

    加入书架
  • 站住给你钱

    钱莱姓钱,金钱的钱,所以她嗜钱如命。 嗯,不能辜负她的姓。 八年前,乔湛的妈妈甩了一张支票在她脸上,让她离开乔湛,她没同意。 为什么呢? 钱不够! 于是她当着乔湛的面,要求他妈妈加价…… 八年后重逢,他成了导演界的一匹黑马,依旧是那朵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而她,只是一个即将面临失业的动物饲养员。 他恨了她八年,再遇上可不得使劲儿造她么,可造来造去,最后沦陷的还是他,天理何在!!! 乔湛某天特别想吃小酥肉,让钱莱给他做。 钱莱:给钱! 女猪脚跟汤圆(大熊猫)拍戏不融洽,乔湛要求钱莱给女猪脚做替身。 钱莱:给钱! 某歌星暗恋乔湛,来剧组探班,乔湛让钱莱给自己当会儿临时女友。 钱莱:给钱! 乔湛忍无可忍,大怒:你就这么爱钱是不是?信不信我用钱砸死你! 钱莱把脸凑过去:来,往这儿砸! 乔湛:……!! 所以这个爱钱比爱他更多的坏女人,还是让他来收了吧,不能让她去荼毒别的有为青年。 毕竟……他钱多! 所以那谁,你站住!我的钱,都给你!!

    加入书架
  • 小冤家啊甜又黏

      【外冷内热醋霸王vs嫉恶如仇小作精】   清雅矜贵的高冷男神萧暮网恋了,他的小可爱可盐可甜可御可萌,还总是叫他“霸霸”,每天撩得他心猿意马。   两人第一次打游戏——   “小哥哥,网恋吗?我萝莉音~”   “……”   “不喜欢?那我御姐音。”   “……”   “还是不喜欢?那我正太音——”   “你很吵。”   “哇~~小哥哥你的声音……”   “我的声音怎么了?”   “好好听啊~爱了爱了!”   “……”   然而现实中的他们却是这个亚子的……   良久之后——   久等的读者:是哪个亚子的你倒是说啊!   作者:想知道?那就……点进来看啊哈哈哈哈哈哈~o('')o

    加入书架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大结局】【正文简介】 T市 深秋的夜,凉风袭人,夜空布满繁星,璀璨夺目。 繁荣昌盛的大都市,霓虹灯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绚丽而妖娆。 漆黑的小巷,响起凌乱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奔跑,在追逐。 云裳跑得气喘吁吁、踉踉跄跄,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她知道,今天想要逃脱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

    加入书架
  • BOSS蜜令,老公楚楚动人

    一直知道,他的心里深深爱着别人,她不介意,也无所谓做替身,因为他爱的那个女人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跟死人争宠,她不屑! 只是她万万没料到,在不久后的将来,他爱得要死的那个女人,居然起死回生了…… 别墅里,她拎着自己亲手做的菜肴去慰劳他,哪知他言辞闪烁,心虚不已。 她疑惑,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温婉动人的声音,“楚楚……” 她震惊回头,只见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宛若仙女般活生生的站在二楼上。 一场精心策划的意外,她的弟弟与他的初恋同时深陷危机,而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初恋。 两小时后,她收到一个盒子,盒子里,是弟弟的尾指…… 心,死! 弟弟出院的那天,她把一纸已经签上名字的离婚协议拍在他的办公桌上—— “萧先生,签字吧!” 看到她眼底的坚定和决绝,他猩红了眼,心如刀绞。 滚滚红尘,谁,是谁的命?谁,又是谁的劫?

    加入书架
  • 总裁有毒:丫头,你不乖!

    礼,是为你准备的!” 死了心,毁了情,在那一刻,她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与可悲…… 一场车祸,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凭空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现场只留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像烙印似的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 三年后! 他的订婚酒宴上,那宛若从梦境中走来的她幸福的挽着一个俊美如斯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当场失控,手中的酒杯骤然破碎,满手血腥…… 他攥紧她的手腕,像攥紧了全世界,满眼痛楚的凝视着她越加美丽的脸庞,缓缓凑近她的耳畔,嘶声低喃:“奚悦,三年了,三年来我为你寝食难安彻夜难眠,告诉我,你还想折磨我到何时?”

    加入书架
  • 只为邂逅你

    (此文已签约出版) 当她在爱与罪恶中沉浮挣扎时,他却温情脉脉地对别的女人许下未来的承诺…… “你要是敢娶她,我就死给你看!”她刚烈的性子容不得爱情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那就去死好了。”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将她的爱与希望通通扼杀。 怀有身孕的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追悔莫及,却再也寻不到她的踪迹…… *** *** *** 五年后,在一场足球直播赛上,一个画面从电视屏幕一闪而过,他顿时如遭雷击般惨白了脸—— 画面里,那本应葬身湍急江流中的小女人竟然活生生地坐在球场观众席上,她的身边有个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孩,而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她含着泪欣喜感动地望着单膝跪在她面前举着鲜花和钻戒的俊美男子,而那男子竟然是…… 来不及欣喜若狂,就被她欣然接受求婚的画面刺激得血红了双眼,那一刻,他妒忌成狂…… 他用孩子威逼她重回身边,她千方百计的要逃离,当她终于成功的时候,他却狠狠掐住女儿的脖颈,用扩音器对她厉声嘶吼:“你敢走我就立刻掐死她!”

    加入书架
  • 东卫俏王妃

    她很倒霉,她觉得! 新婚夜被‘神仙’告知她命不久矣,不过念在她以前当过仙草,所以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对于‘神仙’的说辞她很不以为然,不过,内心来说,她很怕死,她想是人都怕吧! 总觉得被算计的她不是太情愿的来到陌生的国度,对于‘神仙’的安排也颇有微词,她不介意当小三儿,也不介意当后妈,但是,为什么要找个身中剧毒的躯体给她呢? 冷峻的七王爷、邪魅的六王爷,还有那笑起来像天使的十王爷,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王妃?死士?蛊毒?她到底在扮演谁的角色? 她是谁? 她是东卫太师麾下的红牌死士! 什么叫穿越?她不懂!什么叫老婆?她不明白! 那顶着一头短不拉几的头发,比市井泼皮还无赖的痞子敢扑上来掐她?找死! 只是,他周遭的一切都散发着她不了解的气息,他说的话她怎么也听不明白。 这是哪里?拜托可不可以来个说‘人’话的人,麻烦帮她解开这个迷~~~~~~~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