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刁蛮宠妃一窝三宝
展开

刁蛮宠妃一窝三宝 半城凡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41.55万字

【推荐甜宠新文《帝国老公来势汹汹》】天下奇闻,素来眼光高冷的他竟然宣布要开荤!某女胡子邋遢,那么精心一伪装,尼玛还是被他识破身份,吃干抹净,骨渣不剩。她心有所属,压根看不上他,“大家都是出来混的,玩玩而已,王爷您别太当真!”但他很认真,夜夜都想上她身,可她睡得起,放得下,怀了崽照样跑路撒!某爷不淡定了,高大的身影罩过来,“怎么?睡了本王不负责,还想携种私逃吗?”某女微怂“别乱来啊!”他锁她入怀,得寸进尺“亲爹探娃,合情合法!”【身心干净一对一,轻逗暖萌宠无敌】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半城凡雪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65.82万

  • 创作天数

    669

其他作品

  • 帝国老公来势汹汹

    【推荐新文《帝国第一宠:墨少,坏坏坏》】“做我的女人!”他砸下十亿雇她做名义上的妻子。人前他是杀伐冷厉、不近女色的帝国男神,人后他就是个腹黑凶猛、贪欢无度的饿狼。直到某日,她不堪压榨,炸毛,“冷彦修,我只是你名义上的老婆,你再敢碰我一次试试!”某男玩味勾唇,优雅地解扣子,“试就试!”多年以后,冷先生被问及宠妻之道,神秘一笑,“把她喂饱!”

    加入书架
  • 帝国第一宠:墨少,坏坏坏!

    前世,她是受尽欺凌的拖油瓶,重生18岁,她誓要力挽狂澜妙手生花。某男欺身而来,诚恳建议,“老婆,生花算什么,不如生个娃!”面对腹黑邪坏的男人,叶念微额角发炸,“喂,墨北铭,你要点脸行吗?”“脸,哪有你重要?”叶念微总觉得,传说中冷血无情的帝少大人,为毛和实际差别那么大呢?被未婚夫甩,他视她为心头宝;被赶出家门,他为她撑起一片天;被恶人陷害,他披荆斩棘为她扫平障碍;她有梦想,他帮她一一实现。“老婆,你还有什么心愿吗?”他宠溺的问。叶念微看着深爱的男人,笑着扑向他,“墨北铭,我要给你生猴砸!”[宠妻魔王online~~男女双洁1v1]

    加入书架
  • 独家宠恋

    【推荐新文《帝国第一宠:墨少,坏坏坏》】夏晓迟,标准的三流推销员,别的本事没有只会守猪待兔。“大帅兔”厉连城既不怜香又不惜玉,碰扁她鼻头不说还拿警察叔叔吓唬她。混口饭吃容易吗!丢了饭碗碰巧进了他所在的公司,好嘛,自己撞上的枪口我活该。原以为他冷若冰山,高高在上……谁想到私下里竟是那么地颠覆想象!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