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残皇非你不可
展开

残皇非你不可 Alice慕灵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90.55万字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
正谋划离开王府,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气息带着几分虚弱:“不要……走。” 
那一刻,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种种草,养养花,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走不了回头路。
-
已签约出版:《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Alice慕灵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49.6万

  • 创作天数

    1191

其他作品

  • 蔺先生一往情深

    曾有记者举着话筒追问C市首富蔺先生:“您在商界成就无数,时至今日,若论最感欣慰的,是什么?” 被众人簇拥,清俊尊贵的男子顿步,平日冷冽的眸难得微染温色,回答:“失而复得。” - 人人都说她死了,蔺先生心里有一个名字,别人不能提。 他走她走过的路,吃她喜欢吃的食物,人前风光无限,内心晦暗成疾。 情天眉眼寂淡:有些爱死了,就永远不在了。 他眼眸却尽是温然笑意:没关系,没关系。 她的心再冷,他捂暖。 世人只知商场中蔺先生杀伐决断手法冷酷,却从不知,他能将一个人宠到那样的地步。 - 但后来 人来人往的步行街头,商贾首富蔺先生仿若失魂之人,拦着过往行人一遍遍问—— “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情天……” 他的情天,他的晴天。 · · 宠文 ·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街妓与酒

    2,176 迷妹值

  • 2

    小阅书友14926169681759375

    287 迷妹值

  • 3

    toto

    181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将门嫡女重生记

    三月晚棠

    新文《倾世狂妃:皇上,深入爱!》已发,求支持!前世,她是宠妃,却被渣男蒙蔽双眼,被大姐欺骗,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落得个惨死下场。重活一世,誓要一雪前耻,智斗亲姐,虐渣男。害过他和她的人,生死全在她的言语谈笑间。“夫君,听说外面很多人说我是红颜祸水,祸国毒妃”男人危险的眯起眼睛,“传我消息,再让我听到这种流言,株连九族。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有胆子再嚼舌根。”

  • 江山美人

    秋夜雨寒

    一个是乌蒙国行事乖张桀骜不驯的将军申莫言,一个是大兴王朝成熟内敛心怀天下的太子司马玥,一个是游戏江湖醉卧青楼的浪荡公子无名,一个是名满天下冷面无情的医圣柳炎君。舍却江山,为美人,终不过笑谈付东风。司马忆敏,得幕容枫之聪慧清秀,承司马锐之忠贞绝艺,误入这红尘情事,她将如何取舍如何抉择?

  • 白首不相离

    秋夜雨寒

    【已上市,出版名《君不离》】从出生那一刻起,她就是个配角。姐姐娇艳于人前,她躲居于人后,为了家族荣耀和姐姐的清誉婚姻,她不得不去阻拦和姐姐两情相悦的男人,用尽心机嫁给他。他的不耻、姐姐的怨恨,不明不白的休书,她不得不为了自己可以活下去再一次谋爱,这次,她能否与所爱之人白首不相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村霸农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穿越成受气包?窝囊废?胖肥妞?还拖油瓶?不怕,咱靠实力说话!面对极品亲戚,先礼后兵。面对地痞无赖,直接打丫。结果,不小心成了村里无人敢惹的一枝花,女村霸!这辈子算是难嫁了!对此,千落无所谓,她要钱有钱,要田有田,要男人······“哦,可以不要。欢迎加入秋风书友会,QQ群聊号码:733174629

  • 许我一生还你一世

    秋夜雨寒

    【出版精品频道】这个故事是属于锦默和小叶的。很老套的故事。他娶她,是为了父债女还,她嫁他,是天意注定;他恨她,以为是一生,她爱他,相信是一世。有谁猜得透天意,明明知道,却仍然深陷,悲或者喜,不过是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