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盛世医后

    橡树草芥

    古代言情连载中8.77万

    现世的枪击挡下了本该由父亲承受的仇恨 重生一世竟为学医世家,本该继承曾经的记忆从此救死扶伤,却阴差阳错救了高位之人,进宫为医女 爱情的萌芽,并不是那么美好,充满着坎坷

  • 双兔

    籍虞儿

    古代言情连载中13.65万

      英勇善战,风流倜傥的悄王爷   娇俏可人,温柔多变的小宫女

  • 蝶舞风云

    碧霄2466

    古代言情已完结43.32万

    【江湖+英雄+美女+虐恋+背叛+争霸+复仇】 江湖血雨腥风,风云迭起!英雄多寂寥,策马风萧萧! 剑不伤人情伤人, 三代白发魔女,三段旷世奇恋。 昆仑逍遥派掌门独孤无敌爱上魔教分支——巫月神宫的首席女弟子冷月,为中原武林所不齿,随即割发断情,逍遥派自此与巫月神宫势不两立。 独孤无敌的两位嫡传弟子萧翎和江枫并作雪山双雄,痴恋冷月与独孤无敌的女儿凌歌。凌歌心系江枫,遭拒,后移情萧翎,情投意合,无奈又被自己的母亲棒打鸳鸯,不得善终,一夜白发,随入魔教,号称新月圣女。 萧翎情殇之下一举消灭了巫月神宫,后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巫月神宫与逍遥派拉开较量的时代已经过去。 而一枝独秀,势如破竹的风云堡自此崛起,与天音山的日月魔宫展开了殊死较量。 雪山双雄的亲传弟子沐易航年幼时曾与朝廷兵部侍郎的女儿诸葛小蝶有过一面之缘,后诸葛家族遭灭门,小蝶失踪,沐易航苦恋诸葛小蝶,然而,到了大战前夕,两人方重逢。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

    静观闲云墨客

    古代言情连载中22.02万

      简介:   两世纠葛,一朝命丧黄泉,死后竟知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再次睁眼,她是南祁国十八年从未出府的“病世子”言墨辰。   重活一世,言墨辰决心定要让背后之人付出代价,爱她的,护之,伤她的,弃之。复仇的道路上,她已决心一人承受,偏偏遇到了一个意外。   前世,他奉师命前去救她,不料迟了一步她已身死,魂魄消散之际她听得他的声音道出将好好生安葬。今世,在路上救下他,成了她身旁的侍卫,她尽自己的所能报答他。   后来的后来。南祁国皆知世子身旁有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卫,偏偏连去青楼也去阻挠一番。女子们对世子的爱慕,也被侍卫用计破坏,于是关于世子断袖的传闻愈加强烈。   她说:“我是男子。”   他回:“我不论你是何身份,是何性别你只是你,我心中的人。”   她说:“你不怕世人对你的看法吗?”   他回:“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谁若阻挡,决不轻饶。”一时间,南祁国上下皆知此时。却不知侍卫的身份非同一般。   他是南祁国传闻中的“老”王爷祁轩冥,冷酷无情是他的性格,温柔只为言墨辰一人独有。当世人皆知侍卫的真正身份,天下哗然,唯一不变的是对言墨辰的专情。   直到后来才知,世子本是女儿身。   为她,他愿闯刀山入火海,为她能有一世安宁,他穿战袍骑战马奋勇冲杀。万里江山是婚聘,求娶她。   “你后悔吗?”暮年之际她问。   “不悔,因为有你。”他答。   原来最浪漫的事是两人一起变老,重活一世只为寻你。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0.17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暖宠之医品夫人

    墨香奶茶

    古代言情连载中22.73万

      正经篇   ?   一个是手拿金针,济世救人的女神医。   一个是手持剑戟,守卫边疆的大将军。   她原是肆意张扬,生性洒脱,一场变故,让她从此改头换面。   他却时而霸道狷狂,时而温润如朗月,身长八尺,貌若潘安,是京都无数少女心中的好儿郎。   原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儿,却因为一件悬案而有了牵扯。   且看二人如何揭开重重迷雾,携手谱华章。   ?   搞笑篇   ?   “喏,大侄儿,看见对面的漂亮姐姐了吗?”那四五岁的小丫头向身旁的男人指着唐舒软糯糯的说着,“原本我想将你许配给漂亮姐姐来着,可是,唉···”还配上一脸可惜的表情,“上次我去寺里给你求姻缘签,那大师就说你这姻缘一言难尽,可不是,就连漂亮姐姐也嫌弃你”   “哦,是吗?”那男人看着唐舒低沉的开口,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   唐舒看着对面的一大一小满头黑线:“···”   “其实漂亮姐姐说的也对,她说按照她的年纪,就是做你娘也使得,我后来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我叫她漂亮姐姐,那你照着辈分,也该称她一声姨母,我现在遗憾的是为何我那大嫂晚生了你几年,害的你还一直打着光棍”   那小丫头鬼机灵似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唐舒好想冲上去捂住她的嘴。   “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那男人旁边站着的公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先前一直忍着,这会儿实在憋不住了。   那男人一个眼刀子袭来,吓得那位公子立马捂住嘴,可那眼睛里还是笑意满满。   “我竟不知,姑娘已···如此高龄”男人上下打量着唐舒开口说到。   唐舒:“···”

  • 疤界

    琅沫

    古代言情已完结30.12万

      桥西一曲流清河,岸隔浮萍漫月痕。   她,自小父母双亡,被舅母卖至伊人苑,毁了容颜,便在伊人苑当琴师,与他相遇后,便开始了一世的牵绊。   所有隐隐作痛皆由情生,自古造化愚弄世人,红尘曲,清平调,唱不尽人间长恨歌。书中人似乎都有一道道疤痕,或深或浅、或隐或现。   

  • 千花葵

    云丝维

    古代言情连载中24.08万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阡云山的千花葵全开了,阿葵,她也回来了。”   在看不到任何光亮的漆黑中,却因着这一句话,缓缓荡漾出色彩。   先是些如萤火虫般的光点,逐渐化开,展开光晕,迅速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那是一片葵花海。    依稀间,他恍若回到了那一天,秋过冬至;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衣衫,站在桂树之下,大大的眼睛里似是蕴藏了整个天地星辰,她眨着眼睛看着他:“师父?你当初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啊?”那一天,春花满枝头,他带着她行过阡云山,她对他说,终有一日,她要在这里种上满地的千花葵;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发:“我会为你种下很多很多的。”   那时整个阡云山都好像弥漫着她那银铃般的笑声:“这可是你说的,说到就要做到哦。”   那一天,夏日炎炎,蝉声不绝,她坐在凉亭的栏杆上红着眼质问他:“我是谁啊?”   “你是庭雁山的弟子。”   他看着眼泪一颗接一颗从她红红的眼里滚落出来:“和庭雁山所有弟子都一样的弟子吗?”   他低下头,手掌攥成了拳头:“对。”   那一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她牵起他的手,不顾上面的血迹,轻轻吻了上去:“师父,你回来以后,我就不做你徒弟了,我们成亲吧。”   那天的风雪很冷,他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暖和:“好。”   那一天,一袭红衣的她躺在他怀里,他揉了揉她的发,可每说一个字都异常的艰难:“你呀你呀,怎么就不肯好好听师父的话呢?”   那一天,他一身喜服,剑指满堂宾客:“我说过的,谁若伤她,我要他用命来偿!”   世人皆不懂他为何会喜欢一个并无所长的小丫头,他们说,她没有美憾凡尘的容颜,亦没有才华横溢的智慧。   “是的,这些她都没有。”   “但她有着这个浑浊江湖最为灵动的眸子,亦有着这世间最干净的眉眼。”   本文是师徒宠文,文的后半部分难免有点小虐,不过,小虐怡情嘛。   小虐,一定是小虐。

  • 乱世浮生

    沐沐沐沐沐沐

    古代言情连载中4.28万

    九儿,梦中的不断呼喊,被困六年的古墓,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从她踏入这个异世以来一步一步爬到了现在,捏碎了心斩断了情,宁负尽天下人也绝不会再让任何人负我。 封后那天,他为王归来,十里红妆,青丝绾发,深入骨髓的情另她从一个冷情的首席特工沦陷到了这般地步,他对她视如敝履,嗤之以鼻,无非是利用她而已,多少人败给了自以为,她自以为她的付出是值得的,剥皮削肉喂骨死的那一刻青丝变白她才醒悟世人皆凉薄,来世定要血染半片天,杀伐决断才是阿九。 “当能力无法撑起野心时就应该低下头去学习,路还长别太狂日后指不定谁辉煌。”再次醒来她已不再是阿九,收敛锋芒,此时的她是一国公主。 半遮银面夜陵城,一眼倾覆罗刹颜,熟悉的感觉他会是影吗? 那张一模一样的妖邪脸庞他是谁? 他来去自由嗤笑红尘为何情深牵扯甘守于我? 再见如初见,该怎样对他? 纯净沐日浴月般的温暖男子,半身残疾本为皇子却十几年过着歌姬的生活他的恨? 风华绝代的少年,命如草芥的奴苦等漂泊半生为的什么? 她是谁?和这里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联,每个人的结局又是什么,到底是他们自视聪明愚弄感情还是反被感情牵引着......

  • 穿越之医路芬芳

    秋阳杲公

    古代言情连载中64.91万

      一朝穿越成无父无母的孤儿,韩子诺很是无语凝咽。      为了能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她重操旧业,入药堂,学医术,医道路上发奋图强。      本以为男扮女装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却在不经意间遇到了他,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三见已刻骨铭心。      他说:“等回了京都,我必求娶于你!”      她说:“我只愿此生与你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谁知一朝变故,两人相隔千里,一人相思入骨,一人却忘却前程往事。      为了追回爱人,相王大人不得不步步为营。      还好老天爷终于高抬贵手了一回,让这对有情人重新相识、相知、相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