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幽梦

    澜澜语

    玄幻言情连载中31.99万

    她是一个宅女却沉迷网络 如心中所想掉入网络世界 那是她畅想的江湖,危险、恐惧、畅快、潇洒 倚剑狂歌、醉饮江湖、斩杀妖魔 原来她与他本是江湖儿女,网络情侣 现在她与他却见面不相识,身份悬殊 她对他有情?他却依恋别人 她与他还有交际吗?

  • 天才公主轩离山河

    琉璃花茶

    玄幻言情连载中31.97万

      一场宿命的轮回,将你又带回我的身边,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你离开。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汐风

    玄幻言情连载中31.75万

      相传三生石定天下姻缘,而有的姻缘生来就不被祝福,并且还要经历重重险阻。第一世,他白衣胜雪,手执长剑刺入她骄傲的身躯,那一剑刺痛的不仅是她的心,也将她对他的所有执念耗尽。红衣如火的她摇曳在空中,散尽毕生修为只求永生永世不在相见。看着染红的天空他才知道他是那么爱她,只因为正邪不两立,亲手让她灰飞烟灭。他散尽毕生修为只求来世随她所愿,为她而死,第三世能够再续前缘,永生不负。第二世他如愿以偿,他助她重整魔界,却死在她的面前,她从此退隐消失于世。第三世,她穿越而来,却变成了一个战败国的和亲公主,而即将要嫁的人却是自己现代的恐怖上司。一个冷酷帝王,一个和亲公主,而一次刺杀,两人尘封的记忆被唤醒,却发现这只是一个巨大的阴谋。那便改天换地,且看如何颠覆天下!证明那荒谬的天道是如何可笑!

  • 渡龙吟

    司珈蓝

    玄幻言情连载中32.35万

      她是温婉的少女,她的歌声让百花怒放,百鸟齐鸣,她的琴可以安抚人心,抵御外敌。她是龙渊地位仅次王的尊贵公主,天地孕育而生的金龙的嫡系后代,她是天地中唯一的五爪蓝龙。   他是雪域神秘的二殿下,他温文尔雅不近女色,多次计退三军无一败仗,各国畏惧却无人知晓他真实的面貌,他是雪域最神秘的存在。   风陵谷下初相见,温婉雅致的少女衣角在风中摇曳,晃动了春风,也晃动了多年久久不曾起波澜的内心。   “阿慈,我翻遍了十万大山,磕长头匍匐山路,祈求与你相见,可是阿慈天下之大,究竟你在哪?”   锁龙台上伤痕累累的少女,撕裂的是何人的心,眸间无声滴落的泪让男子折下了所有的骄傲。   “阿慈,莫怕,容若来了”眸中带泪的男子紧拥着怀中的少女,轻拍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那句话。   苍穹山、风陵谷、珈蓝寺、浮屠塔、白鹭城、龙渊、雪域中究竟发生着怎样的故事,风不说话,雨也悄悄下,只是从遥遥远方传来的龙吟,让路人激动而崇敬的匍匐着……   永久免费。

  • 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

    梦家小君

    玄幻言情连载中46.9万

      她,梦汐,21世纪的神偷杀手,遭唯一的亲人背叛,携带时空玉戒,坠入深渊,惨淡落幕。   她,凌梦汐,一个人人唾弃废物、傻子、不祥,母亲早亡,父亲不爱,亲人不疼。   当梦汐穿越成凌梦汐后,她决定好好的过一生,这一世,面对着亲人的陷害,宗门的变故,她扮猪吃老虎,暗中修炼,一步一步的开启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   他奉父母之命照顾她。   她受伤了,需要换衣服,他说:“没事,我来。”   她说:“男女有别!”他说:“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换衣服,害羞啥!”   她说:“你是魔,我们形同陌路吧!”他说:“没事,送个小妖给你做弟子。”   ……

  • 懒人天下

    布勒作者

    玄幻言情已完结31.98万

      白莫雨,白石集团幕后掌权人,黑社会组织金牌军师杀手,一朝穿越,不改低调本性,更添变态天赋。   穿越前,懒得出奇的她,是第一财团幕后掌权人,黑社会组织金牌军师杀手。   穿越后,懒得离谱的她,是小小一枚大堡弟子,大大一枚集斗气师、驯兽师、炼器师等各种职业于一身的天才高手。   白宇,斗气师大师兄,谪仙般的翩翩公子,待人疏离有礼,唯独对她关心备至。   白阳,武士大师兄,八卦王、话唠、处事随心随欲的他,唯独对她牵肠挂肚。   七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一,天赋卓绝、惊采绝艳、冷血无情,唯独对她无可奈何。   三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二,冰山皇子、面瘫俊男,唯独对她倾城微笑。   五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三,妖孽男子、花心萝卜、游戏人间,唯独对她钟情一世。   。。。。。。(美男多多,轮番上场,神秘省略。)   男强女强,一对一,穿越玄幻青春纯爱小说。   轻松无虐,少重口味,美男多多,美女少少。(如若觉得女主强大的过分、情节不够合理,严谨受不了yy的亲们看不下去,请点击右上角红叉叉离开,请勿用各种不文明用语谩骂,谢谢。)

  • 风起涟漪

    青石鬼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41.5万

      他是命不久矣的当朝太子。   她是天生痴傻的风府小姐。   一场意外,魂归故里,浑浊不在,冷傲取之。   “若你要这江山,我便替你金戈铁马。”   “我要,唯你。”   你可知,这山河人间,万家灯火,从不及你眉眼半分。   有人说:   “成也是你,败也是你,神也是你,魔也是你。”   他却说:   “你若成神,我便陪你普度众生。   你若成魔,我便陪你颠倒乾坤。”   “今日,许你万里红妆,护你一世安宁。”   不曾想,触手可及的幸福,如泡沫般易碎。   你说过,此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你定带我看尽世间繁华。   可你为何食言?   从此,我入梦十载,皆不见你。   朝思,暮想,梦里相逢,不见君。   春思,秋念,花落,流水叹,不见君......   她入了十年梦,他寻了十年心。   相逢终成陌路。   “我可曾、见过你?”   “不曾。”   尘埃落定,洗净铅华。   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   又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 白月光她黑化了

    观火

    玄幻言情连载中41.76万

    #快穿#   “请原谅所有的爱意,都是虚构一场”   每个历尽艰辛方能苦尽甘来的主角背后总有一个美丽而歹毒/没脑子/虚伪/……的心头白月光,用自己的歹毒/没脑子/虚伪/……教会主角们怎么去爱和成长,把自己做成袖下惹人厌恶的粘腻白饭粒。   屡屡穿越成各大气运之子白月光的辜苏捻动手中红线,看向即将让自己天凉王破的气运之子,微微挑眉:听说你要让我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世界1:我欲成仙(天赋异禀小师妹X剑痴大师兄)(完结)   世界2:请你记住我的名字(恋游玩家X创世神)(完结)   世界3:治愈我杀死我(炸毛校园龙傲天x自恋貌美小绿茶)(更新中)   世界4:第八片花瓣(七色花竹马XLither青梅)(待定)   世界5:美人在骨不在皮(国师x白骨精)(待定) 排雷:第一章作话自取。

  • 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

    缘来就是你

    玄幻言情已完结31.88万

      轮转千年,她穿越而来…   隐藏在千年前的战争,一触即发。   是谁,对她紧迫杀害?又是谁,对她暗中相助?   隐藏在黑暗中的影子,操纵着什么?到底是阴谋,还是另有其他?   相传灭绝了万万年的神族,又为何会再次出现?是假象?还是确实存在?   魔族和亡灵,又为何会打开那本被神族封印了万年的结界,出现人世间?

  •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离歌倾城

    玄幻言情已完结49.59万

      “主子,主母她……去了禁地!”   “随她吧。”   “可是那里……”这几日,被关在那里的那个人抑或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他似乎有些癫狂,主母现在去了那里真的没事吗?   “说不定她这几日没日没夜找的就是那个家伙了。”这样想着自己竟还有些吃味,当初游历归来,在途中遇到了些有趣的事,那只有一丝神识的家伙就那样依附于自己的琉璃玉中,等回到府之后自己便将他放在了禁地,这么多年了,他倒是也安静,从未见他醒来,可是自从她来了这世子府之后,他便有了异动,那个人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复杂,所以自己倒是也有几分期待他们见面会有怎样的火花。   她不清楚那禁地之中到底有什么,她也说不清此时自己心中的感觉,自己本来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是那没日没夜耳边的呼唤总让她忍不住寻找,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那阵法重重之地,她也会犹豫,那里面的东西当真值得自己冒险闯这世子府的禁地?!但几乎没有给她犹疑的时间,心底便有声音告诉自己,那是值得的!   所以有时候她总是喜欢说腹黑的人惹不起,等她闯进那禁地之时,虽不至于说半死,但也真真的脱了一层皮了。   他看着那灵动的身影,那样的身法,那样的段位绝对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林家小姐,那她到底又是谁?又为什么愿意代替她成为自己的世子妃,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想嫁?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京都有了这样的高手,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主子,属下去查清楚!”   “不必了,没有结果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实力这么久,她的心思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了几分,自己手底下的人怕是比不过她吧!不过话说回来,看着她这般不顾一切的闯入自己的禁地为另一个人之时,自己的心情怎的就这般不爽呢?而这样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她看着那阵法中央模糊虚幻的身影,那个名字就那样呼出口了,自己该认识他吗?   “真的是你?”她打破阵法,他双目含情的看着自己,心底的感觉是复杂的,对于这个人自己似乎亏欠了许多。   “对不起!”自己也不明白为何那样的话就说出了口。   “何需说对不起,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便足够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又彻底闭上了双眼,他如今只是一丝神识,在这个世界,这般形态终究是呆不久的,没有片刻的犹豫,她便将他丢进了自己的精神空间。   “喂,你又丢了什么进来?”焚天很是气急败坏。   “好好照顾他。”明明自己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可是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了这么久了,就不怕你的世子妃死在这里!”   她看着那一片虚空,这个家伙莫不是有偷窥的癖好,他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她早就发现自己了吧,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呢,不过看着她刚刚那般抱着那个男人,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心情很是不好,是真不好,明明他不该是那般鲁莽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