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段抹不掉的青春流年

第十一章 情报

那一段抹不掉的青春流年 守尘道人 2170 2018-03-13 22:56:18

  自打那次以后今明就开始关注谢榆阳了,不过谢榆阳这人着实污了金鸣的眼。上课就趴在桌上睡觉,下课就假装认真地去拿着莫名的题目去“请教”章芯依。若是章芯依流露出一点不想理睬的表情,他就会呼天喊地的乞求她,少女往往是不能忍下心的。金鸣课间是不是眼光向那个位置望去,总能望见谢榆阳正像苍蝇一样围着章芯依乱转,还时不时发出扰人心神的噪音。

  谢榆阳每次看到金鸣朝着这里看过来,他都会挑衅地看向金鸣,露出一个极度嘲讽的表情,然而金鸣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所要等的只是一个电话罢了。但纵然是这样,金鸣还是感觉自己很憋屈,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羡慕谢榆阳的地方,不为别的,就因为谢榆阳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待在章芯依身边,而他就不行。

  老师们对谢榆阳的态度都是听之任之,也许一开始班主任还想要挽救一下,但是这毕竟是高中,本来老师对于学生学习就是要靠学生自身的态度,成绩提升也靠学生自己的态度。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是就算这样,学生之间的关系,老师都还是抓得很紧的,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期,在这样一个多少懂了一点什么的时期,这学生个人的态度才是老师所关心的,像谢榆阳这种,老是自然是放手不管,只是没有借口去掉这害群之马罢了,所以金鸣打出去的那个电话。就是想要给校领导一个开除人的理由……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就算是金鸣的养气功夫再好,碰上一个人不停地纠缠自己的意中人,任谁都会发火的吧。所以金鸣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阴沉,就连丘家皓也察觉到了自己兄弟的一点不对劲,只是没有多说什么罢了,这便是信任,只有金鸣遇到章芯依打招呼时脸上才会如沐春风般挂着微笑,但实际上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那笑容背后所隐藏的忧伤。章芯依这样一个心细如兰的女子,仿佛也察觉到了金鸣的愁绪似乎因自己而起,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一句哲理是这样说的:“没有人愿意在讨厌自己的人面前呆很久,特别是在自己所喜欢的人面前。”也许甑芯依并没有从金鸣的脸上读出讨厌,但是金鸣的心情不好是可以很好体现的,因为这是在学校,所以金鸣也就放开了没有在掩饰什么,不然的话是没有人愿意对着一个虚伪的人讲话的。特别是谢榆阳,在看到金鸣的坏心情之后似乎整个人都晴朗了,嚣张气焰是什么人都压不下去得了,然后就几乎每节课下课都缠着甑芯依。少女的表情显露在脸上,金鸣的痛苦深藏在心里。

  若不是碍于法治社会的规则,岂容谢榆阳这等宵小蹦跶至今,但金鸣还是不觉得战场好,因为战场着实令人恐惧,在那块土地上,死亡随子弹齐飞,血花共长天一色。尽管那里似乎自由得到了释放,但是那不是自由,那是混乱……

  所幸似乎上天都听到了金鸣内心的愤慨,程国栋的电话,终于在周四的下午打来了……

  周四,黄昏时分,夕阳西下,金色的光映在金鸣的身上,他的影子在地上拖的很长很长。

  金鸣一个人沉默不语地走在路上,心里想着这糟透了的一个星期。然后恍惚间金鸣感觉自己背上的包里有些振动,心里一喜,大概是电话来了。

  高中的班里老师对手机是否可带的要求并不高,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上课要静音,不能影响老师上课。

  金鸣掏出手机倚在电线杆旁,打开就发现原来程国栋已经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可惜之前他的手机都是静音自然就收不到了……

  金鸣:“喂,老哥啊,我之前在上课呢,查到了不?”程国栋扶额:“我这前几个电话算是白打了,不过幸不辱命。”金鸣顿时眉开眼笑:“不错哟,说说呗,我这手机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谢榆阳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吧,直接说吧”程国栋那边的电话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就听见程国栋说:“谢榆阳这个人的个人身份你应该是没什么兴趣的吧?”金鸣默然一阵之后说到:“还是说一说吧,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程国栋请了清嗓子开口道:“谢榆阳,男,汉族,祖籍S州,现居地是*路的颐景园,这就是他的个人情况了,但是这并不是重要的……”金鸣好奇道:“那什么是重要的?”

  程国栋稍稍卖了个关子之后不在拖延,开口道:“是他的家庭条件。”金鸣更好奇了道:“难道还是一富二代?这么嚣张?”程国栋:“富二代的话勉勉强强还算得上,他的母亲是一个小护士在市第一人名医院工作,父亲是个体户,在附近住了个店面开了个小店,然后正好他们前阵日子赶上拆迁,后来领了现金就购得两处房产,在离外环线附近的一个小区。当然这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接下来就是问题所在了。”金鸣听了在心里稍稍思考了一下:“所以?”程国栋接道:“最重要的是他们接下来在五年之内又购得一处房产,就是他们现在所住地的旁边,房产市值约一百万元。”金鸣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他爸和她妈的工资似乎是不够拿的出这一百万的吧。”程国栋赞同道:“队长所料没错,谢榆阳他们家原来分完拆迁费还剩下十万,但是这光付个首付就已经捉襟见肘了,那么剩下的钱他们是贷款付房的,但是他们的贷款金额确实可以很轻易地还清,所以我们便怀疑起他们的资金来源,然后一查就发现了问题。”

  程国栋见金鸣没有想接话的意思,就开口道:“最终,经证实,谢榆阳他爸到目前为止共偷税偷税五十余万。那房子虽市值百万,但确实最近几年那边开发所提升的价值,他们刚买来是不过八十余万……”

  金鸣听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中盘算了一下,开口道:“我本是想让他们转学即可,但是出了这档子事嘛,就得依法办事,先劝他们在一定期限内补齐税款,补齐了就拘个十天半个月,没补齐嘛,那只能法庭上见了,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