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风焰冰水传

第四十章 红蜻蜓

风焰冰水传 紫风痕 5958 2018-03-14 02:27:07

  四十.红蜻蜓

  话说先前夏落野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回了万毒门,回到家中时,夏春秋正坐在桌前一边喝草药一边与元真闲谈着,夏落野从记事起就看到她爹每日将汤药倒在茶杯中,以药代茶,喝药时动作舒缓斯文,像是品尝极品名茶,喝得津津有味。而夏落野却始终难以适应空气中常年弥漫的草药味,她从外面走进来,一股浓重的草药味扑鼻而来,让她差点要把先前吃下的野蘑菇吐了出来。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坐在元真身旁。

  夏春秋眼皮都没抬,一边吹散茶杯中的热气一边淡然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又遭人暗算了?”

  元真一听这话赶快将夏落野扶起身上下打量道:“快让我看看你受伤没有?”

  夏落野叹了口气笑道:“爹,元叔叔,难道我在你们眼中就那么不中用吗?”说着,她将怀中的狐尾草掏出来放在夏春秋面前。

  夏春秋依旧面无表情道:“你就是为这个回来的?这些狐尾草可没你的命值钱。”

  元真看到狐尾草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不听你爹的忠告跳到狐尾河里去了,坊间传言进了这条河的人没一个能活着上来的,难道你没有遇到河怪吗?”

  夏落野故作镇静地开玩笑说:“本姑娘运气好,想必我下河的时候河怪都睡着了,所以你们看我不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

  元真笑着摇了摇头,眼中充满了疼惜。

  而夏春秋却没好气道:“你是不是忘了你此行的目的了?”

  夏落野听出她爹语气中的不悦,赶忙收起笑脸,谨小慎微地从怀中掏出那三根赤焰毛,慢吞吞地走到夏春秋面前低声道:“爹,我没有忘记您交给我的任务,这次中途返回是为了把赤焰毛交给你。我怕自己一路上带着它会出什么差池,所以想先把它送回来再即刻起身去追赶那几个人。”

  “赤焰毛?你拿到了?”夏春秋云淡风轻地问道,似乎这件事轻如鸿毛,不值一提。谁都没有发觉他低垂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诡异光芒。

  “是的,爹。”夏落野低声道,她又不禁好奇地问道:“爹,这三根赤焰毛有什么用啊?”

  夏春秋终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夏落野,眼神中带着一丝疲倦道:“这三根赤焰毛可以化作三昧真火,对我炼制丹药大有帮助。”

  夏落野如梦初醒,点头道:“哦,我明白了,爹!那我现在就出发了!”

  元真赶忙起身道:“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先填饱肚子再走,元真叔叔让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

  夏落野辞别夏春秋和元真道:“爹,元真叔叔,我不饿,肚子里还有食呢!我现在就走了!等我的好消息!”

  夏春秋轻轻摆摆手,算是跟她告别了,元真将夏落野一直送到万毒门外才转身回到大堂。

  夏春秋一见元真返回立即将茶杯丢在桌上起身道:“没想到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三根赤焰毛,我就可以炼制自己的邪兽。现在我还需要新鲜的血肉,魂魄和一对眼睛!元真,叫上几个门中弟子,我们即刻动身!”

  说罢二人带领手下弟子匆匆离开万毒门,消失在夜色中。

  再道这厢无痕和众人离开了百姓村一路东行,不知过了多久穿进一片树林,走进树林深处,薄雾轻笼,雾气如同奇幻的纱幔,随着轻风挥舞流动,时而像曼妙少女舞动的裙摆,时而像汹涌翻滚的海浪。

  寒风警觉地对众人道:“我们也许正在接近沧凌谷,大家要小心。”

  寒风,寒焰和无痕走在前面探路,寒水,寒冰和苏泷走在后面四下里环顾。

  苏泷忽然面带难色,尴尬地对寒水和寒冰笑道:“不好意思,你们先行一步,我稍后就赶来!”

  寒冰面无表情道:“你没听寒风说吗?这里可能会有危险,你要去哪?”

  苏泷面带窘色道:“人有三急,我想去方便方便,你们在前面慢慢溜达着,我会很快追上来的!”

  寒水关切道:“寒冰的担忧不无道理,要不我们两个陪你去,也好保护你!”

  苏泷一听忙不迭地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我去方便就不用二位参观了!你们在前面等我,我很快就来!”说罢一溜烟就跑了。

  苏泷一边跑一边擦着额头冒出的汗,心里暗道:“变成个男人真不方便!不但要防着那几个真男人,还要避讳无痕这个真女人,我怎么这么苦啊!”

  苏泷方便完后终于神清气爽,她一路小跑着追赶寒水与寒冰。那雾似轻烟的林中仿佛人间仙境一般,苏泷隐约看到寒水和寒冰的背影,一蓝一白,仿佛两位天上谪仙悠然漫步在朦胧雾气之中,怡然自得,一尘不染,仙气十足。

  他紧紧跟在二人身后,默默的欣赏着不远处那个白色的背影,他的一袭白袍几乎与渐浓的雾气融为一体,垂荡的墨发随风飘逸,苏泷心中有一点甜,但很快又隐隐感到一点苦。她为自己能有机会陪伴他左右,分享他的快乐与悲伤而感到甜。而她又感到时光匆匆流逝,捧在手心的那块晶莹剔透的冰最终会消融成一滩冰水从指缝流走,自己最终两手空空。可他又一想,手中虽是空的,可脑海里却烙刻着永恒的记忆,他不属于自己,但那份回忆属于自己,谁也夺不走!想到这里,他轻拭眼角的泪,给了自己一个灿烂的笑容。

  就在苏泷思绪万千时,她隐约看到寒水与寒冰身后的雾气中有几个血红的小光点若隐若现。他心中暗道:“这是什么?”他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二人。

  正在寒水和寒冰转头张望落在后面的苏泷时,听到后面焦急的声音喊到:“小心!是毒蜻蜓!”二人这才发现笼罩在自己周围的雾气中有几个忽隐忽现的红色光点,

  就在二人试图看清那几个光点的动向时,所有的光点突然快速冲向他们,眼疾手快的二人赶忙躲闪,眼看着一只毒蜻蜓的翅膀要划破寒水的肩膀,寒冰从指尖弹出冰刀,将那个红色光点熄灭。

  苏泷赶到,他张开纸扇抛到空中,纸扇像一把利剑在迷雾中飞速旋转,一个个红色光点陆续熄灭,就在三人以为大功告成之际,一个红色光点从浓重的雾气中俯冲而下直奔寒冰的肩膀而来,苏泷来不及扔出纸扇,飞速用自己的手臂护住寒冰的肩膀,毒蜻蜓轻薄的翅膀像锋利的刀片一样划破他的手臂,顿时冒出汩汩黑血。

  寒水赶忙扶住晕倒的苏泷,寒冰射出冰刀将那个红色光点熄灭了!

  寒水和寒冰焦急地呼喊苏泷的名字,他已不省人事,可嘴角却还挂着一丝笑意。

  寒风,寒焰与无痕闻声跑了过来,无痕看到寒水怀中的苏泷右臂流淌着散发恶臭的黑血,她二话不说,蹲下身来一下子将他的衣袖撕开,从脖子上取下绿葫芦,驱动身体的内力灌入葫芦之中,只见苏泷伤口处的黑血不断地被吸入葫芦中,直到伤口冒出红色的鲜血之后才收起了葫芦。

  无痕赶忙站起身来,在寒风身边耳语了几句,寒风点点头便纵身一跃,飞进迷雾消失不见了。

  无痕对众人道:“他的毒已经吸出来了,但只要被这种毒蜻蜓划伤,伤口就会迅速溃烂感染,现在必须把他伤口的溃烂部分剜掉,否则他这只胳膊就保不住了!”

  众人一听无不心疼地望着苏泷,他面色苍白,汗如雨下。片刻之后他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望了一眼身旁的寒冰道:“你的冰刀这么锋利,你来吧!”

  寒冰默不作声,他心中充满了自责,明明受伤中毒的人应该是自己,可现在却要苏泷为自己受这份罪。要是用手中的冰刀剜自己的肉,他会毫不犹豫,可面对苏泷,冰刀在手却忍不下心动手。

  无痕看到寒冰心痛的样子,接过他手中的冰刀轻声道:“还是我来吧!”说着便要为苏泷清理伤口。

  寒焰立即靠近,望着苏泷轻声道:“等一下,咬着这个,我怕你待会疼晕过去咬着自己的舌头,毒清了,肉剜了,人还变成了哑巴,岂不是损失惨重!”他把苏泷握在手中的纸扇塞到他的嘴里。

  苏泷满头大汗,他将嘴中的纸扇拿出来放在怀;里,痛苦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道:“这纸扇可是翩翩公子的大杀器,我还靠它勾引良家少女呢!呵呵……”她眉头紧锁,伤口的疼痛让他每说一句话都格外的耗费体力。

  寒冰挽起衣袖,将自己的手腕塞到他口中,带着一丝无奈冰冷冷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像寒风寒焰一样油嘴滑舌?为了不弄坏你的大杀器,你还是咬着我的胳膊吧!”

  苏泷被寒冰塞到嘴里的手腕堵住了嘴,说不出话来,他瞪大眼睛望着他,嘴里还哼哼着,可谁也听不清他想说什么。

  无痕全神贯注,握住锋利的冰刀,一刀下去,将创口大半的溃烂处剜掉,她必须争分夺秒地处理伤口,多耽误一秒钟,伤口溃烂就多一分,苏泷就要承受更大的痛苦。

  她这一刀下去,苏泷顿时感到锥心的疼痛,他“啊”的一声惨叫,条件反射似地咬紧牙关,寒冰的手腕瞬间便被他咬破,鲜血直流。苏泷忽然感到丝丝凉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淌到全身,那凉滑的液体仿佛一味止痛药,肉体的疼痛瞬间变得麻木起来,他眼前仿佛绽放了一朵巨大且火红娇艳的扶桑花。他有些困意了。

  无痕第二刀下去,苏泷顿时又清醒过来,他望着寒冰那血流如注的手腕,惊得一身冷汗,自己陪在他身边明明是要保护他的周全,怎么会亲自伤他成这般模样,他顿时感到心口仿佛也被无痕手中的冰刀剜下了一大块肉,疼得他汗流如注,手臂的疼痛已经麻木了,可心疼却找不到止痛药了。他握紧拳头,任凭那令人几近崩溃的疼痛一阵阵地袭来,他硬是生生地挺着,再也舍不得咬伤寒冰的手腕。他满脸通红,青筋暴跳,却一声不吭,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紧闭双眼,表情痛苦的寒冰。苏泷的心碎了,是自己让他鲜血直流,是自己伤害了他,苏泷顿时泪如雨下。眼前的寒冰变得模糊遥远……

  无痕满头大汗,眼角挂着泪水。每一刀下去都仿佛在剜自己的肉,她懂苏泷的心,换作是她,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她只是心疼这个女孩子会不会到最后和她一样一无所有。她真的希望苏姑娘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归宿,不要像她一样,肉体还在,灵魂却迷失了方向,飘飘荡荡,偌大的天地竟找不到自己的归宿。哪怕是一粒尘埃也有风的眷恋,可她呢?她什么都没有。但她希望苏姑娘能够拥有那份她求之不得的快乐。

  苏泷已经昏了过去,他浑身被汗水浸透,瘫软地倒在寒水怀中,没人知道他此时正在一片开满红色木棉花的田野上快乐的奔跑,她在追赶前方那个即将消失的白色身影,那个白色身影转身向他微笑,手中还拿着一朵木棉花……

  寒冰自始至终都紧闭双眼,他不敢看苏泷的伤口。修炼九天封冰术令他对身体的疼痛有不同寻常的麻木感,但此刻看到苏泷被一刀刀的剜肉,他会感到疼,比起手腕被苏泷咬破的疼痛感,他更害怕另一种莫名的痛,他不知道源自于何处?但那种痛会给他带来一丝恐惧和无助。他希望这一切能赶快过去,他希望能为苏泷多承受一份痛苦。可他心中无不惊奇地感到,苏泷只是刚开始时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但很快就松了口,之后仅仅能感到他疼得浑身颤抖,却再也没有咬自己的手腕。寒冰心中怅然若失,他宁愿苏泷狠狠地咬自己,让自己为他分担一分痛苦,而他这个机会都不愿给自己。

  寒水看到苏泷浑身湿透,汗如雨下,知道他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心疼不已,赶忙用衣袖轻拂他的汗水和泪水,又不时焦急地望一眼无痕,不知道苏泷的罪什么时候能受完?

  寒焰围在他们身边也没闲着,他看到无痕也紧张得一头大汗,赶忙帮她擦汗,又看到苏泷晕过去了,便从他怀中取出纸扇为他扇扇风,看到寒冰胳膊上血流如注,他立即用自己的衣袖将他的血迹擦拭。

  无痕拭去额头的汗水,长吁了一口气,伤口溃烂的肉被清理干净了。众人都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此时寒风回来了,他手中捧着一大堆草药。无痕立即走上前去,接过他带回来的草药调配防止感染发炎和止痛的药贴。

  苏泷慢慢醒了过来,寒水与寒冰一直陪在他身旁,寒风走过去关切道:“你还好吗?”

  苏泷面色惨白,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向他点了点头。

  另外一头的无痕在寒焰的帮助下很快将草药做成药贴,她走向苏泷要为他敷上药贴,苏泷用手轻轻拦住她道:“等一下。”他将药贴扯下一角,不由分数地将身旁寒冰的手腕拉过来,将那一角药贴敷在他手腕的咬痕处。寒冰想把手臂抽回,却挣脱不开。苏泷眼神中带着一丝怒意看了他一眼,寒冰便不动了,他用牙齿将袖口的一块黄纱撕下,将药贴牢牢地绑在寒冰的手腕上才松了手。

  无痕无奈地摇摇头,悉心为他敷药。药贴上的汁液渗入伤口像被烈火灼烧一般疼痛,苏泷不禁冒了一身冷汗。此时他耳边听到了无痕的心音:“你这般的付出若想有所回报,将会招来无尽的烦恼。你不后悔吗?”

  苏泷嘴角一丝惨笑,在心中回答无痕道:“我不过是心之所向,素履以往,不奢求什么回报。所做之事皆随心,随性,随缘。无痕姑娘过虑了。”

  无痕望了他一眼用心音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开心,因为你已经得到回报了,你看他的手腕上会永远留下你的咬痕,这个痕迹也许会陪伴他一生。你在他心中便有了一席之地。正如你所愿,对吗?”

  苏泷摇摇头苦笑,心中对无痕道:“这都被你看穿了?唉,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草!你又用唤心术窥视我的内心了?”

  无痕将伤口上的药贴牢牢固定住,看了一眼苏泷,他耳边传来无痕的声音:“我没有用唤心术,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苏泷心中叫苦不迭:“唉,我在你和寒风面前是不是就没半点隐私了?”

  无痕默不作声,她用手慢慢掠过他的伤处,苏泷的手臂顿时被金光笼罩,过了一会儿,手臂上锥心的疼痛慢慢消失了。

  正当她无痕准备为苏泷度些内力,寒冰走过来道:“你休息一下,让我来吧!”无痕便起身离开。寒冰为他度了些内力,没多久他苍白的脸有了些血色。

  寒焰不知从哪里摘来一些野梅子分给众人吃,众人围坐在一起,野梅子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寒风看到其他五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目光,一副讳莫如深的小眼神,不禁皱着眉头苦笑道:“我刚才离开这段时间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精彩瞬间啊?”

  寒焰听他这么一问,差点把梅子核都一起咽了下去,他吐掉梅子核眉飞色舞道:“嗯,你是错过了精彩一幕,你可不知道我们五个人刚才有多煎熬,各个汗流浃背。寒水负责扶着苏泷,无痕仙子负责为他剜肉,寒冰负责提供自己的手臂给他咬。我负责为他们擦汗扇风!你想像不到当时气氛多紧张。我看寒冰紧闭双眼,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被咬疼了?”说着寒焰一脸坏笑地望了一眼寒冰。

  寒冰一脸冷漠地把头别过去不想看他。寒风见状玩笑道:“寒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当时应该把自己的胳膊塞在寒冰嘴里,万一他疼得把舌头咬掉了怎么办?”

  寒焰苦笑道:“我倒不怕被他咬,我是怕他喝了我带有赤焰火的血把他的小冰心给消融了,到时候他还不杀了我?就连清玄师叔和我师父也不会放过我,我还想过几年舒服日子呢!”

  正当寒冰举起手欲向他弹出几个冰弹时,寒焰一拍大腿哪壶不开提哪壶道:“我知道到时候谁得感谢我了!要是你的冰心被我的赤焰火融化了,那苏玲珑还不立刻把你掳了去拜堂成亲?我估计那时候苏姑娘肯定得对我这个大恩人三叩九拜,感恩戴德!哈哈……”

  寒冰向他射出几颗冰弹,打在他的脑门上生疼,寒焰揉着脑门呲牙咧嘴。苏泷被寒焰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寒水赶忙解围道:“苏公子不要听寒焰胡说八道,他的嘴不把门,请你见谅!”

  苏泷笑罢道:“没想到苏姑娘在你们心目中像黑山老妖一般可怕?感情的事哪有强求的?掳走他的人掳不走他的心有什么用?”

  寒焰尴尬地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替那位苏姑娘不值吗?你说她怎么就看上这么一块冰了呢?像我这么热情似火的人却不入她的法眼!对了,你和那位苏姑娘同姓,她又在幽云谷附近出没,你难道就没见过或听说过她?”

  苏泷扇着扇子洒脱地笑道:“姓苏的人多了,幽云谷也不是什么绝密禁地,我为什么一定要见过或听说过她?”

  寒风走到寒焰身边,把他手里的野梅子一把都抓走了,边走边吃道:“正所谓各花入各眼!你纠结什么?多管闲事!”

  无痕轻声道:“咱门继续赶路吧,我们六人最好一起行动,再遇到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说罢,六人起身继续在缭绕的迷雾中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