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旋风星火

抉择

旋风星火 岳欣 3322 2018-03-14 12:41:43

  方婷宜苏醒,岳惜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赶到。

  方廷皓早已激动的语无伦次,李恩秀也在一边露出欣慰的笑容,岳惜更是直接将她揽在自己怀里。

  范晓莹走来,拉着她的手,欣喜道:“婷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方婷宜笑笑:“谢谢。”

  一向寂静的病房里一时间热闹一片,但是,环顾四周,若尘发现似乎哪里不太对劲,有个最重要的存在却始终没有出现。

  若尘捏着下巴思索一阵,悄悄的退出房间,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蜷缩着并意志消沉到甚至有些绝望的喻初原。

  “婷宜醒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可是最不应该缺席的一个!

  喻初原缓缓抬头,对上他深邃的黑眸,又低了下去,哽咽着,几乎哭出来:“……她……不想见我……”

  若尘墨眉轻挑:“你们……吵架了吗?”

  男子轻轻摇头,目光空洞无神,机械式的动动薄唇:“没有……”

  “喻初原。”若尘也坐到他旁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焦急,毕竟这两个人之间已经错过太多,上天好不容易赐予的机会难道就这样白白浪费?

  喻初原抬起头,眼神迷离,目光涣散:“她……讨厌我了……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吧……”

  瞧着他难得的心力交瘁,若尘却丝毫没有任何可怜他的感觉,反而感到一丝伤感:“她不愿意原谅你是应该的,换做是我,被喜欢的人伤成那样我也不愿意!”若尘顿了顿,继续说,“但是,就是因为你曾经伤害过她,而现在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正应该弥补!”

  喻初原却依旧摇头。

  话已至此,若尘起身,语气上少见的冷漠。

  “当初追求戚百草的气势这么快就烟消云散了呀。”

  语毕,双手插着口袋,若尘转身而去。

  倘若现在发生这一切的是戚百草,你又会这样?

  想到此,若尘不禁冷笑,其实世间的爱恨情仇也不过如此,争抢到最后才知道并没什么,而失去的竟然是自己一直以来最习以为常的。

  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无非如此。

  等到若尘再回来的时候,其他人也走的差不多了,病房里只剩下岳惜坐在病床前和方婷宜交谈,旁边站着方廷皓。

  岳惜见他神色似乎不太好,问了句:“若尘,你去哪了?”

  若尘抬头,对着妻子微微一笑:“没什么,走走而已。”

  岳惜环顾四周,皱着眉头:“我就奇怪了,这么关键的时候,喻初原那家伙跑哪去了……”

  方廷皓低声着:“谁知道呢……”

  若尘则坐在一旁笑而不语。

  “婷宜,你要好好休息,千万不要累到,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知道吗?”

  岳惜扶着方婷宜瘦弱的肩膀,反复叮咛。

  “知道了,小惜!我又不是小孩子!”

  方婷宜轻笑,打趣道。

  “你啊。”

  岳惜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梁,满脸的宠溺与怜爱之情。

  “总是笨手笨脚的。”

  “哼!”

  方婷宜气鼓鼓的一张俏丽的面容,可爱至极。

  “好了,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着,岳惜起身,披上外套,就要离开,“一有什么事就立刻告诉我。”

  她抬头望向方廷皓。

  “我知道了。”

  方廷皓点点头。

  岳惜和若尘离去,片刻,刚才还热闹的病房顿时安静下来。

  看着两个人完全离开,方廷皓才低头问着妹妹:“你跟喻初原怎么了?”

  “没什么……”

  方婷宜别过头,没再说话。

  “婷宜……”他叫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许久,婷宜才缓缓抬头,眼眶却红了不少,看得方廷皓心头一紧,赶快缓和语气:“不愿意说就不说了,眼下你的身体最要紧。”

  方廷皓赶快扶着妹妹躺下,帮她盖好被子,叹了口气,就关上门离开了。

  轻柔的微风穿过纱窗掀起洁白的窗帘,方婷宜黑色的发丝轻抚脸庞。她闭上眼睛,呼吸平和,感受着片刻的宁静。

  就像过电影一样,脑海中一下子涌上了许多片段,但是最多的,就是内心深处最强烈的——

  喻初原。

  每每想到此处,双手便不自觉的抓紧被单,紧闭的双眼,眼角划过的泪始终没有停下。

  一连几天,并不见喻初原的身影,而且这几天道馆也是忙得很,岳惜几乎抽不出时间过来,所以,照顾方婷宜的工作不知不觉的就落到了李恩秀身上。

  其中主要是因为能让岳惜放心的人并没有几个,而且再加上李恩秀本人也是愿意的。

  年轻的少女宗师自然就是不二人选。

  问题是,风云道馆里的人可就不是这样觉得了。

  金敏恩就表示:“师姐最近好像很忙啊,总是不见人影……是不是在师姐夫那里呀?”

  范晓堂撇了她一眼,冷笑说:“

  张口闭口师姐夫,敏恩你确定吗?”

  金敏珠则无奈的摇摇头:“估计姐姐就连自己都不确定吧……”

  “可是那两个人总是黏在一起呀,不是情侣还能是什么呢?”

  金敏恩倒是说的理直气壮。

  路飞鱼则捏着下巴表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羡煞旁人了……是吧,晓莹?”

  范晓莹一脸懵逼:“啥……”

  “与其在这里聊八卦,还不如多多练习呢。”

  若尘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听见他们谈话的内容,有些无可奈何。

  金敏恩一见若尘,立即举手:“大姐夫大姐夫!”

  “嗯?”

  “我师姐和师姐夫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呀?”

  此话一出,路飞鱼等人无不捂嘴偷笑,敢把话问的那么通俗直白的,要是金敏恩敢说第二,那还真的是没人敢说是第一。

  若尘点点头,眉头深锁:“这个呀,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天意……”

  路飞鱼听了,立即重重点头,义愤填膺,表示赞同:“对,就像我和晓莹一样,都是命中注定的!即使老天曾将我们残忍分离,可我们最终还是会在一起的!因为一切都是天意!”

  其实,路飞鱼自从认准了范晓莹就是他的儿时玩伴之后,好像就多了一种能从任何地方联想到自己和她的特异功能……

  若尘却突然:“咳咳!”

  路飞鱼疑惑:“怎么了?”

  金敏珠小声:“路飞鱼!后边……”

  不说金敏珠忽然安静,就连一向开启吵死人模式的金敏恩都一本正经起来。

  路飞鱼慢慢扭头。

  “长安……教练……!”

  “天意,很好。接下来几天的休息你免了,这也是天意。”

  铁青着脸的长安,在态度依旧平和的情况下,说完话就离去了。

  路飞鱼:“……”

  金敏珠扶额:“该怎么说好呢……”

  金敏恩倒是理直气壮,冲着他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在长安爸爸面前,连我都不敢吭声,你个废鱼!”

  说完,就拉着金敏珠和晓莹离去。然后,路飞鱼和若尘四目相对。

  看着路飞鱼略复杂的神情,若尘只是一直保持友好的微笑,漫步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也走了。

  路飞鱼有些嘴角抽搐:“什么……情况……”

  风云道馆某房间的一角,岳惜正在拼命的工作中,即使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少要做的,只知道没完就对了。

  不过相比之前,现在的岳惜至少从内心深处是放松的。自从方婷宜苏醒并且身体状况日益恢复之后,好像再多的工作也不会让她感到疲倦心烦。

  晚上,轮到李恩秀和范晓莹打扫道馆。

  范晓莹拧了拧抹布,忽然问她:“这段时间很辛苦吧,我可不可以一起去医院呀?”

  李恩秀扭头,对着娃娃脸的晓莹温柔微笑:“当然可以,你要是去了婷宜一定会很开心的!”

  范晓莹点点头,忽然神色凝重:“当时婷宜被打倒在地的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现在她没事了,真的是太好了。”

  说着,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猛然间又想起来当日的场景,不由得心里一阵悸动。

  李恩秀叹口气:“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听岳惜姐他们说了以后真的是觉得很痛心,尤其是前段时间看着她苍白憔悴的样子……真的是不敢再想下去……”

  当日方婷宜虚弱无助的可怜模样,李恩秀只见了一次就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再看着方廷皓和喻初原那样的落魄,更让人心寒。

  李恩秀本身也是很感性的人,虽然她并不清楚具体的恩怨情仇,但确实没有必要让一个那样的女孩子承受这些!

  范晓莹继续说:“我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必要分出来真正的对错……其实不论是什么原因,为什么非要弄成这样?又是何必呢……”

  李恩秀看着范晓莹,发现这个平时看起来天真烂漫,开朗大方的小姑娘成熟起来真的是让人吃惊

  但是她很清楚的感受到,范晓莹确实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不经意的扬起嘴角,范晓莹望着她,问:“为什么笑啊?”

  “我只是觉得,晓莹很可爱,能和晓莹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

  范晓莹听了,心花怒放,也露出灿烂的笑容:“嘿嘿,我也觉得能和恩秀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呢。以前听说过‘少女宗师’的大名,但是现在竟然能在一起训练,打扫道馆……好像做梦一样!”

  李恩秀苦笑:“可别这么说,我会有压力的。”

  “没关系的,有压力才能有动力啊!”

  元气满满的范晓莹总是用她的热情和亲切感染着每一个人,李恩秀总算理解为什么他们的冰山教练长安愿意和她一起,真的会上瘾的。

  恍惚间,看见走廊晃着个人影,李恩秀知道,那是长安。她拍拍范晓莹的肩膀,轻声在她耳边:“剩下的这些我来就好了,你快出去吧。”

  “哎?那怎么行啊!”

  “晓莹……”

  李恩秀用手指着人影。

  范晓莹立即明白,点点头。

  “那么明天见。”

  “再见。”

  范晓莹随即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