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竹马君,怪我太温柔

第八章:八音盒

竹马君,怪我太温柔 黔鸢 2419 2018-03-14 04:46:54

  捡人的话,偶尔也会发生,因为梧桐这个便宜竹马君,就是被凤栖捡来的。梧桐和凤栖第一次见面在维也纳。

  走迷路的路痴凤栖遇见了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前来旅游的梧桐。凤栖因为梧桐身上薄荷的味道,好没出息地以为他身上有薄荷糖,因此而赖了他半天。

  异国他乡一个语言不通的小男孩,要照顾一个病弱的小女孩,过程也算是艰辛。最终,管家在家门口找到了乐不思蜀的小凤栖,和累的半死不活的小梧桐。凤栖还乐呵呵地说:“管家,我又捡到一个人。”

  就此别过,没想到回国之后,两家居然是邻居。于是,一次荡气回肠(死乞白赖)的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奇缘(孽缘)就此开始。

  说来也奇怪,像安哥拉猫这种独立野性,不喜欢被人抚摸和抱的猫咪,此时竟然乖巧地窝在凤栖怀里。表情温顺安详,眯着鸳鸯眼,咕噜咕噜地拿脑袋蹭了蹭凤栖抚摸它的手。

  凤栖弯了弯漂亮的丹凤眼,说道:“给你取个名字吧,安哥拉猫啊,英译是Angela呢,安洁拉吗?是天使哦!那你就叫做安洁拉吧,小名就叫安安。”

  安安眨巴眨巴大眼,软绵绵的小奶音喵了一声,凤栖的心脏瞬间被融化。天呐撸,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卡哇伊的生物~

  “好可爱啊。”苏苏也被萌化了,伸出手也想要摸一摸安安。安安瞬间变脸,晴转多云,果断伸出尖锐的爪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抓向苏苏的手臂。

  “啊!”苏苏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凤栖也反应及时地抱着安安扭过身,幸亏没有被抓到。

  凤栖轻蹙眉头,提高了音量:“安洁拉!”被叫了全名的安安机敏地觉察凤栖生气了,连忙收回爪子卖萌撒娇讨好。

  凤栖看它这样子也狠不下心来,只好叹了口气,有些担忧地看向苏苏,“苏苏,你没事吧?”

  苏苏摇摇头,还是心有余悸地盯着安安,说:“没事。天呐,我还以为这只安哥拉猫会有点不一样,乖巧一点呢,没想到比任何一只还要凶狠。果然是野性难驯,小七,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小心点吧。”

  看到安安灵性地觉察苏苏在说自己的坏话,里面竖起毛,龇牙咧嘴的。凤栖忍俊不禁地浅浅一笑,轻轻挠了挠安安的下颚。安安瞬间消了怒气,柔若无骨地趴在凤栖怀里。

  凤栖撸猫玩得不亦乐乎,说:“放心吧,我会小心点的。而且,你还不知道,我天生就是吸引动物的嘛?”

  生日Patty按着往年流程欢乐轻松地欢庆了一场,大家都是高高兴兴地来,开开心心地散伙。

  梧桐替凤栖抱着一大堆礼物,凤栖抱着安安,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闲聊着。有时候就不说话,默契地并肩走着。他们这么多年来的默契,养成了对彼此的情绪都能了解的技能。即使是相顾无言,也不会有半点尴尬,反而是轻松惬意。

  到了家门口,梧桐和凤栖道了声晚安。凤栖挥挥手,转身抱着一堆礼物进了家门。梧桐静静地看着凤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看着凤栖走进了家门,看着凤栖房间的那盏灯亮起,才放心地转身回家。

  这也算是一种习惯。梧桐每次送凤栖回家,都会看着她进了家门,房间的灯亮起,才会安心转身。无论狂风暴雨,亦或是晴天霹雳,从来都是如此。这也是梧桐对凤栖的一种温柔,梧桐的温柔,若是看懂了,该会有多心动。

  ……

  对于梧桐神秘的礼物,凤栖好奇心max地打开礼物盒。安安窝在凤栖怀里,心满意足地眯着眼睛,一脸陶醉,爪子还扒着猫薄荷。取出里面的一个八音盒。

  这个八音盒是凤栖七岁时,梧桐赠送的生日礼物。因为很精致好看,所以凤栖格外爱惜。

  那一天生日,梧桐郑重其事地将八音盒递到凤栖手里,许下诺言:“栖栖,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的不会缺席。你人生中所有重要的场合,我都会在。”

  只可惜,凤栖有一次在玩闹中,不小心把八音盒摔坏了。那时凤栖正是对八音盒感兴趣的时候,哭得撕心裂肺的,劝了好久都没劝住。还是梧桐抱着坏掉的八音盒,担保一定会修好,还给凤栖。凤栖才堪堪止住了眼泪,委屈巴巴的答应了。

  时间总是治疗的良药,很快就将这件事情留下的疮疤,以温柔的方式治愈。可还是没有想到,梧桐仍铭记至今,实现誓言。

  纤细白皙的手指轻抚依旧光滑的银白色漆面,冰凉的触感由指间传来。凤栖拨开略有铜锈的铜卡,伴随着盒盖轻启。童年的乐律弥漫在整个被清辉笼罩的房间里。简单温馨的音符柔柔敲打着心脏。

  垂眼看去,盒子里的镜面上,一个穿着金红色芭蕾舞裙的小人正翩翩起舞,跟着曲子华丽的旋转。是夜,凤栖独自抱着八音盒,发觉脸上凉凉的,肆意着透明的泪珠。

  “八音盒,分别代表亲情、友情、爱情、挫折、泪水、伤害、成长和变化……”少年清朗的声音轻轻回想在耳边,其他的大抵记不清了,但凤栖对他脸上漾起的温柔与满足记忆犹新。

  凤栖从来没有想过,在未来经历的年月稍有增长,也越来越舍不得这个八音盒。不只因为它可以让她忆起他,还因为她习惯了在那简单轻缓的韵律中,在他温柔的幻影中,带着“伤口”枕泪而眠。在我失败受伤的时候,疲惫不堪麻木人生的中,这干净的旋律似乎净化精神。

  书桌的左边摆放着一排古文学书籍,书籍的左右两端被两个木制书座紧紧地卡着以让书籍都整齐地竖立着。这些古文学书,这是忙碌奔波的少年,为喜欢阅读的少女特意寻来一个珍贵书籍。

  书籍靠右边顶端摆放着两个精致的陶瓷娃娃。那两个陶瓷娃娃相视而笑,如两个真人般地诡异存在。这是赌气的少年少女,让同一个手艺人照对方的模样所做的陶瓷娃娃,后来一人一套,各自珍藏。

  书籍前面是一盒纯透着可可香味的微苦黑巧克力,那是少女的最爱之一。少女偏爱甜食,嗜甜如命,微苦的黑巧克力也是她的心爱。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大受欢迎的少年所收到的所有巧克力和糖果,都藏在了少女的抽屉。

  书桌的右边,一只雪白的绵羊布偶静静地趴在那,眼睛所注视的方向正是左边那排书籍的右上方。这也是少年的礼物,笨拙的少女不会针线活,心灵手巧的少年一针一线亲自熬夜缝补碎布头,制成了这个不算好看的布偶。

  一束月光如瀑布般透过八音盒洒在书桌上。随着缓慢转动的八音盒泛着银白色的磷光。如妖精们演奏的旋律般地美丽,神秘,幽美。

  八音盒仍然缓慢地自转,将那银白色的如同清冷月色光辉的磷光,在女孩的眼睛中闪过一次又一次。女孩的姿势似乎从未改变,只是安静地坐在那。

  夜幕下,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找不到开端,找不到结尾.一切都如从未结束,一切都如从未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