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第92章 再战河伯(四)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月海听风 2142 2018-07-10 23:10:56

  伊雪儿死亡后,队伍里就剩下了6人,分别是侠客的孤客和安之若素、道士的玥喵和舞朵、猎人的无聊以及通灵者的闫安。

  没有了医生,打小怪还好,要是打BOSS那只能用寸步难行来形容。

  “小雪已经复活到复活点了,现在怎么办?”舞朵焦急的问,可是询问的对象却不是孤客。

  无聊没有理她,他看了眼玥喵,什么也没有说。在不确定她想不想暴露副职的情况下,他不会替她做什么决定。

  “我来顶替医生吧!我有游医的副职。勉强应该还能撑一会儿。”玥喵喝下一瓶补充精力的药剂,开始给众人贴膏药。

  反正也是暴露了,就不差再多暴露一些。

  起初舞朵对玥喵往自己身上贴黑乎乎的膏药还很嫌弃,可是在见到膏药的效果后,突然又异常愤怒,“之前为什么不说自己有这个技能?你是不是有什么私心?”

  面对舞朵的咄咄逼人,玥喵则显得有些心虚。虽然她帮大家是仗义,不帮也没什么不可以,可是她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安之若素走过来,安抚的拍了拍玥喵的后背,“别听她的。有些人就是嫉妒别人比她受欢迎,所以才这么鸡蛋里挑骨头。”

  “都愣着做什么?攻击啊!”眼见着几人都停了手,孤客气急败坏的喊道。

  孤客的脾气好像是冲着玥喵发的一样,这让玥喵觉得很委屈,于是更加卖力的给孤客补充着血量。

  对玥喵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了,所以她才不要因为舞朵的那几句话就怀疑自己呢!可是被孤客说就不一样了,她,她好想哭……

  麻木的刷着技能,再看着河伯的血量一点点的减少,玥喵忽然觉得这个游戏很没意思。

  “无聊哥,今天下游戏后来我家一趟吧,我爸爸说有事找你。”

  使用技能的间隙,舞朵热情的邀请无聊到她家做客,以致于没有注意到她的攻击造成的仇恨已经超越了孤客。

  河伯朝着舞朵冲了过去,距离近了后一个“水滴石穿”击向了她,万千滴如针芒一般的水滴瞬间刺向舞朵。

  众人发现舞朵拉走了仇恨,赶忙上前援助,同时舞朵也是机灵的躲闪着。只是,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舞朵只堪堪躲过了一小部分的水滴后就重重的摔倒在地。

  “你还好吗?”

  玥喵走近了些,发现她并没有内伤,于是仅仅只是给她加了几个回血术。

  舞朵恢复后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狠狠的甩开了玥喵扶她的手,语气激动的说,“玥喵!是不是你!不,就是你,就是你害的,一定是你害的,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说着,冲向玥喵,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下扇了玥喵一巴掌。

  玥喵捂着脸颊,无奈的继续刷着技能。只是,

  这简直无理取闹!她这是平白躺枪啊!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好朋友被打,安之若素也不平静了,“我还说是你害我们打的这么费劲呢!要不要我也扇你一巴掌?!”

  安之若素激动得想要以牙还牙,可是无聊却拦住了她,“别和她一般见识,先打完怪再说。”

  玥喵站在一边,脸疼得要命。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过她的脸,今天却被人这么随便的打了!可是她又不能跟个疯狗一样见人就咬。唉!

  “行了!舞朵你太激动了!谁都不希望队友受伤,和玥喵道个歉吧!”孤客看向舞朵,努力缓和着气氛。

  舞朵瞪了玥喵一眼,不服气的把头撇向了一边,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算了,没什么。大家还是继续吧!”

  玥喵也懒得和她计较,大不了……呵呵!玥喵在心里阴险的笑了。她真是受够了这两个女人的癔症,把其他女人都当成假想敌。尤其是这大小姐,居然还动手动脚的!不去阴她一次简直是对不起自己。

  这么想着,玥喵按兵不动,静静地等待时机。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众人五颜六色的攻击带走了河伯不少的血量。当然,这期间河伯也发动过几次大范围的攻击,为几人添了不少伤,并且在血量仅剩20%的时候再次狂暴。

  趁着河伯狂暴,玥喵故意走近河伯几步,将后背留给了给舞朵。按照她对舞朵的了解,舞朵一定会趁机让她死于BOSS手下。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如果舞朵趁机推她,那么她就立刻闪开,让舞朵因为惯力冲向河伯;如果舞朵不推她,那么她……她就再想办法。

  果然舞朵在见到玥喵的毫无防备后,嘴角凝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走向玥喵就要把她推到河伯身边。

  感觉到舞朵的靠近,玥喵集中了注意力,并在她使力推自己的时候一个旋身躲过了。

  可是舞朵却因为用力过猛一个惯性冲了出去。

  “这……”闫安站在两人旁边,诧异的看着舞朵冲进了河伯的攻击范围,一个头槌撞在了河伯身上。

  要知道,河伯这个BOSS不仅是最后的大妖怪,更是智能的NPC,穷途末路时是会有一种能拽一个陪葬是一个的想法的。

  于是,舞朵不幸了。她的血量本来就因为之前那个“水滴石穿”没有恢复满,后来又因为几个群攻和玥喵刻意的忽略更加减少。虽然有她吃药补充,不过却是杯水车薪,完全不顶事。舞朵就这么悲催的扑街了。

  “哎呀!死得活该啊!”闫安不但没有惋惜,还幸灾乐祸的调侃。

  “你少说两句吧!”无聊虽然也高兴又少了一个八婆,可是为了给某人留下好印象,尤其是不能被孤客比下去的现在,他必须“良善”些。

  要知道,玩家在死亡后是不会马上复活到复活点的,在选择复活点的过程中队友的谈话还是会以文字的形式会显示在灰白的视野里的。

  因此,闫安的话被舞朵看了个一清二楚,而她却把这笔账算在了玥喵头上。

  很好,玥喵,咱们走着瞧!

  ……

  几个小时后,河伯终于倒下了。

  队伍里只剩下了4人,因为最后的一击下,闫安也回到了阎王爷的怀抱。

  玥喵走过去解放了宓妃,安之若素跑到宫殿的角落开始暴力开箱,只有孤客和无聊两个人在认真听着河伯讲话。

  “谢谢,谢谢你们,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这是河伯最后留给他们的话,只是,是谁束缚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