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第42章 以物易物(二)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月海听风 3103 2018-04-29 20:25:00

  玥喵不厌其烦的劝说着,老人终于又有了动静。

  他安静的端起了陶碗,将其中的肉羹全部吃了进去。

  待吃完肉羹,老人叹了口气,幽幽的开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老人凄凉的讲述了他这一生,又凄凉的闭了口。

  在他的讲述中,玥喵知道了这世界上有许多的无奈不是言语说的清的。

  老人年轻的时候是个热情洋溢的人,他独自出门游历,到过许多部落做客,也在游历中结实了许多人。其中有个让他十分崇拜的人,他是一部的首领,也是个厉害的医者,他为了能够更好的医治族人更是尝遍了百草。

  有一次,老人跟随这个首领进山寻找草药的时候遇到了林中的毒蛇,老人被毒蛇咬伤了腿,就是那个首领帮他吸出了毒素又找到解毒的草药帮他包扎。

  从那时起,老人便将那首领奉若神明一般。他是他的恩人,他向他学习草药知识。

  这一学便是几十年。当他觉得自己小有成就后,他没有忘记自己的部落,没有忘记自己的族人。他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学好医术去救治受伤、病重的族人。

  所以,他拜别了老首领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可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却给了他重重的打击。

  在族人的眼中老人一走几十年是抛弃姓氏,抛弃族人的行为,他是个叛徒,即使他有着高超的医术,他也不会再被族人接受。

  老人不愿意再离开部落,即使受尽不公也不愿意离开。他说,是他自己厚着脸皮赖在部落里的,一切的后果也是他应得的。

  老人的讲述到这里就结束了。即便他没有说之后的事玥喵也能猜出他回到部落里都经历了什么。

  孤立,谩骂,猜疑,或者更甚是殴打。

  这一刻玥喵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人言可畏。如果当时能有人站出来为老人说句话,为他求求情,是不是就不会有此刻这个身伤心也伤的老人了。

  “那您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老人家。”玥喵坚定的看着老者,她才知道是自己自以为是了,这其中的误会远比她以为的要深,“即使是族人误会你,你也不能一直这么将问题拖延下去,拖延永远不是办法。”

  玥喵想到了那天在商场遇到韩氏姐妹的事,如果不是她据理力争,是不是围观的人都会以为她是个小三?

  “老人家,我刚刚说的不对,我订正,人活一世不容易,不要委屈了自己,追名逐利虽然不好,可是该有的名利却可以让您活的更自在,不会束手束脚。”

  玥喵边说边把包着黍米的树叶剥开,递给老者,“更何况,如果您就这么死了,您所学的医术不就都白学了吗?那那么多年的青春不就浪费了吗?”

  说到这,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难懂的晦暗。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许你的一次尝试可以造福更多的人。

  玥喵没有再说什么,她觉得这样就够了,劝人的原则从来都不是将话说满。留一点空间,也许老人能想得更透彻。

  她起身向外走,却被老人拦住,“慢着,姑娘,我不能白吃你的东西,我拿东西和你交换。”

  即使都要饿死在家中了,老人也没有忘记族规……

  老人似是想开了些,“可我只有这些药草。”

  他抓起身边的草药,看上去很无助,可游戏策划们设计了他就是如此。

  玥喵也不客气,以物易物,遵循的本就是各自认为的“等价交换”。

  “既然如此,那您挑一样您认为最珍贵的药草送我吧!”

  老人听后在“杂草”堆里翻找了一会儿,最终将一节看起来很像树根的东西递给了她。

  “谢谢你了,外族的姑娘。族长的孙女也许需要这个东西。”

  临走前,老人给了玥喵这样的提示。

  善良固执的老人却没能被善良的对待,玥喵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她不是同情老人,却难免觉得惋惜。

  这就是人啊!

  玥喵离开草屋后便找人打听起族长家的消息。

  原来,老人早就知道,他知道族长的孙女得了什么病。

  ……

  “这,这可怎么办啊!”

  刚到族长家的门外,就见两个男人像无头苍蝇似的在门口来回走动。

  “我怎么知道!”

  “你难道不担心小小姐吗?你有没有良心?”

  “我没有良心?!你才没有!”

  于是,两个人互相埋怨,互相言语攻击,最终演变成了动手。

  玥喵没敢立刻凑过去,这事处理不好很容易被殃及呀!

  该怎么办好呢?

  在她这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其实她还是很懒得思考的,没想到玩了游戏还要如此耗费脑细胞!

  正当玥喵反复思考要如何劝架的时候,两个男人已经停止了争吵。

  两个人不吵了,自然而然的发现了这个不知何时多出来的女人。

  立时,两人如同门神一样把守住了族长的家门,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那个,”玥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一个小姑娘在这个蛮荒的年代做任务,她容易吗?“我是外村的,我来求见老族长。”

  两个男人互相看了看,还是不肯放行。小小姐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守好门溜出去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同样的错误他们不会再犯!

  “是谁都没用,族长不见外人!”守门人甲说道。

  “对!族长不见。”

  玥喵一听反倒气笑了。万幸她没有生在这样一个愚昧落后的时代。

  “你们的想法可以代表老族长吗?知不知道我是来干嘛的?!我是来救人的啊!救你们嘴里说的那个小小姐。”玥喵越说越生气,直接伸出手指在两人的脑袋上戳了起来,“这长的是脑子吗?为什么都不开窍?”

  边说边戳还不过瘾,玥喵刚想敲打敲打这两个死脑筋的时候,老族长的屋里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男人,他长得人高马大,肌肉虬结在手臂上,看起来就很吓人。

  想来,这人是听到了玥喵刚刚的话,“你说什么?你能治朵兰的病吗?”

  他神色十分激动,不难看出其对朵兰的关心。只是这个人是谁呢?他激动得甚至想要上前抓住玥喵的肩膀!

  “不是我能治,而是我知道有一个人能治。”这个男人年岁不是很老,这么关心朵兰,应该是朵兰的父亲或是叔伯。玥喵也没贪功,“我只是恰好有治朵兰的药草,真正能治她的病的人在村外围那第七间草屋里。”

  玥喵将老人推了出来,她希望他可以通过这次的机会获得大家的认可。

  不过在玥喵说到村外围第七间房的时候,那人的脸色瞬间冰冷起来。

  “那个人不行。”男人的语气是不容置喙,看得玥喵无名火起。

  “有什么不可以?”同族人难道不应该是守望相助的吗?为什么要互相倾轧!“你们简直不可理喻。”

  玥喵气得快炸了,可是小脑瓜里并没有停止思考。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历史上有那么一段时间是由母系社会过度到父系社会的。而从之前族人甲和族人乙对朵兰的重视来看,游戏所处的时间段不是母系社会就是处在过度期。不管是在这两个中的哪一个时期,女人的地位都还是很高的。

  也就是说……

  “哼!如果因为你的坚持导致朵兰的病被延误终致不治,这个责任由你来担吗?还是说你的胆量都用在欺负族人上了?”

  男人虽然生气玥喵的不逊,但也听进去了。

  他的表情渐渐的不再狰狞,呼吸也匀称了许多。

  见男人稍有软化,玥喵立刻换个方向劝说。

  “其实你们都误会那老人家了。”直到这一刻,玥喵仍不知道老者的名字,“如果他不是想着族里,又为什么要回来呢?受了你们那么多的欺凌,又为什么不走呢?”

  玥喵开始跟他们讲道理,“老人家一直想的念的都是族里,想要为族人驱病除灾,而你们的排外主义差点就要害死一个医者,一个人才……”

  接下来玥喵又说了很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虽然最终这些人仍没有完全解除对老人的芥蒂,可也开始愿意尝试接受老人的治疗了。

  这第一个就是族长的孙女朵兰。

  原来朵兰溜出去玩时接触到了可致人过敏的植物——漆树,先是皮肤瘙痒,紧接着便是发高热、皮肤溃烂。除了老人外其他部落里的巫医都没能认清朵兰的病因所在。因此,老族长对于老人给朵兰看病更加深了几分信任。

  老人给朵兰医治的时候又从玥喵那里要回来了之前给她的那个珍贵的药材——盐肤木。但因为是要治朵兰的病才用掉了盐肤木,所以老族长觉得自己家应该负起责任,他承诺用一坛亲自酿的美酒答谢她,玥喵也欣然接受了。

  如果不是老人妙手回春,想必那两个守门的人也会大受牵连。

  不过这次老人的医术得到了肯定,他一定很开心吧!

  “老人家,您当真是药到病除啊!”

  ……

  那之后玥喵又用换到手的美酒和村里的匠人换了一柄宝剑,接着又用宝剑和焕换回了月莹石。

  当玥喵带着月莹石找到亚楠的时候,他还是躺在树枝上,正打着蒲扇,一副就快睡着的模样。

  这个懒惰的家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