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第6章 峰回路转

网游之谁的人生不狗血 月海听风 7407 2018-03-23 14:58:53

  玥喵没再继续练级,跟着小夭又从练级地图回到了未来城。赶到烹饪技能学习指引NPC的所在地时她差点就要学不成了。说学不成有些夸张,其实只是今天不再受理而已。

  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设计员想出来的,大概是为了防止玩家过分沉迷于游戏吧!游戏里的NPC居然也和现实一样,晚9点就歇业,第二天早上6点后重新开始工作。作息时间比人类都规律!

  玥喵到的时候正好是8点55分,所以那马上就可以下班的NPC心情变得十分恶劣。她就是在这样的低气压下仅用了1分钟就办理好了所有学习烹饪的手续。

  不过NPC气他的,她高兴她的,两不相干。

  学习好了烹饪技能,玥喵兴奋的拿出秘方再次读了一遍。

  其实有没有看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她只读了一个字系统也会默认她学会了。

  “习得秘方:变身饼干”

  秘方消失了,她却缓缓的抒了口气,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说来,这一天也真够累人的,从早上开始就忙乱慌张,上午又遇见那两个衰星,唉!

  一想到那两姐妹她又不免想到了晚餐时秦姨和她说的话,一个头顿时有两个大。

  罢了,她今天也没有心情继续玩游戏了,还是下线睡觉去吧!

  沈妤诺当真下了线后洗漱洗漱便睡了,这还是她近来头一遭睡得这么早的。

  ……

  ※※※

  一觉睡到大天亮,沈妤诺懒散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像只刚刚睡醒的猫一样,双腿用力的伸直,两手则使劲向前拉伸,背部弯成了弓形,好像这样全身的筋骨就都能得到放松一样。

  这是她每天起床后的习惯,就像电脑开机后有个启动程序那样,这个懒腰就是她的启动程序。

  拉开身上的薄被,沈妤诺下床穿衣、洗漱、下楼吃早饭。

  “早,秦姨。”

  沈妤诺礼貌的和秦姨打着招呼。

  “不早了,小诺,已经7点半了。”秦姨一边为她盛粥,一边端了几叠小菜到餐厅的桌上,“快吃吧!”

  “嗯。”

  沈妤诺拉开椅子,坐了过去,“抱歉,我昨天乱花钱了。”

  秦姨拾掇完手里的碗碟后也坐在了餐桌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吃早饭。见她一脸郁色的向自己道歉,连忙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从现在省着点花就是了,别放在心上。”

  “可是,”沈妤诺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秦姨打岔给带了过去,“话说我今天去市场的时候听到好多人都在说你昨天买回来那个大东西呢!好像挺厉害的!”

  “那当然。”一说到游戏,沈妤诺也来了兴致,“这个游戏现在市场占有率排第一呢!里面的一草一木都好真实。秦姨你也来玩吧!据说这游戏可以赚钱的。”

  沈妤诺越说越兴奋,完全忘了在赚钱之前可是要先花不少钱去买机器的。

  “不了,咱们俩都玩那谁来打理房间,谁来煮饭啊?”秦姨好笑的看着沈妤诺,发现她与昨天有些不同。究竟是哪里不同她又说不出来。总之是好的变化,她也乐见其成。

  “对了,你没忘了今天和韩先生的约会吧!”

  沈妤诺点点头,原本还激昂的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我记得,再说也称不上是什么约会,如果不被臭骂一顿我已经觉得万幸了。”

  秦姨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在这个家工作了这么多年,也看多了韩先生是怎么对待小诺的。她虽然心疼却也没有能力帮助她。因为她和小诺一样,都是靠着人家吃饭的。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小诺毕业,以为两个人即将要有好日子过了,却不成想,韩家的人还是那么阴魂不散。

  “那你什么时候过去。”不论她想了多少,事实终究是事实,不会因为她的意志而改变。

  “一会儿就走,正好能赶上整点的公交。”沈妤诺扯起嘴角,苦涩的笑了笑,却要比哭还难看,“秦姨,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个人要和我断绝关系,从此不再照顾咱们,而我又没有经济来源,这样的苦日子你还愿意和我一起过吗?”

  她不想承认自己的心在这一刻是多么的纠结,人的一生有太多戏剧性的瞬间,她只不过是这些瞬间较之他人多了些而已。可是乐观却不能当饭吃,没有了生活费,秦姨又何必和她一起受苦呢?她大可以另觅他家,即使每月领着微薄的帮佣薪水也足够她过日子了。而她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一无是处而走投无路吧!

  她很矛盾,既不想秦姨和她一起受苦,又不想离开秦姨。

  “傻丫头,说什么呢?离开你我能去哪儿?小诺,名义上你我算是主仆,但是,我一直是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的啊!你也知道,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孩子,我还希望你给我养老呢!”秦姨半开玩笑的说。

  可沈妤诺却是记到了心里去,有了秦姨的这句话,即便日后要上街乞讨,她也不会让秦姨吃苦。当然,她坚信自己的人生不会走到那样悲惨的地步,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

  “那么,秦姨,我走了。”

  “坐车要小心啊!”

  ※※※

  沈妤诺出了家门,直到坐上公交车后她都一直在思考着该怎么和韩先生解释昨天的事。虽然秦姨说他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叫她过去的。但是她就是知道,他是为了昨天的事来责难她的。

  她很想对自己说什么“看开点,船到桥头自然直”之类的话。但是,这些都已经不能用来自欺欺人了,那个人,一定会借题发挥的!

  时间就在她的胡思乱想中一晃即逝,当她再次站在这幢豪宅的院门前,她突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再见这幢豪宅她只觉恍若隔世,她究竟有多久没到这里来了?可这里,却不曾老旧,还跟新建成一样。

  沈妤诺按下了门铃,等待着有人来开门。

  “您好,请问是哪位?”

  “你好,我是沈妤诺。请帮我开下门。”

  这就是富人的世界了,想要见到房屋的主人,之前总是要经过重重关卡。

  “稍等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刚刚那个门卫的声音变得冷淡了许多。

  算了,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社会的世态炎凉呢?仆随主性,一样的门缝里看人,将人看扁了!

  反正她也习惯了,等待的这段时间不如做点自己的事情。

  沈妤诺盯着这对看起来就很奢华又冷冰冰的铁门研究了起来,对于它的大小以及造价持保留意见。反正肯定是不会便宜就是了。谁不知道这家人是多么的奢靡、虚荣啊!就差在上面镶个钻了。

  就在她还天马行空的想着对她来说的天文数字时,门卫那冷漠的嗓音又响了起来,“进来吧!”

  铁门缓缓的打开,沈妤诺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进去。

  其实她真的挺不想来的。

  进入院内,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幢二层的白色洋楼,柏油的路面直通到洋楼左侧附带的车库。而在柏油路的两边则铺满了大片的草坪,洋楼便坐落在其中。洋楼的右手边是一个10米见方的游泳池,池边摆放着两套遮阳伞以及躺椅……

  这画面,一看便是只有富人才能过得起的生活啊!

  不过这与她毫无关系,因为她是被“召唤”来的。

  沈妤诺走到洋楼的门前,已经有人为她打开了大门。

  她对站在门边的仆人说了声“谢谢”,便挺起胸膛走了进去。这是她的战场,她不能还没打就偃旗息鼓。逃避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更何况,

  瞧!不是已经有敌人等在那里了嘛!

  “好久不见!”

  这还真是个打招呼常要用到的的词语。

  “韩若馨,你一定是睡糊涂了,咱们昨天不是见过吗?还是你的脑袋让驴踢了?”

  “你!”韩若馨没料到沈妤诺会这么的不客气,更是气急败坏,“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我爸叫你上去!”

  “是啊!我也得意不到什么时候了。不过,能看到你气得鼻孔都歪了我很高兴。”她冲韩若馨挥了挥手,“那我就上去了,byebye!猪小姐。”

  沈妤诺越过那一组置于厅中的白色真皮沙发以及站在它们旁边叫嚷着要给沈妤诺好看的韩若馨,顺着通往二楼的楼梯拾阶而上。哼!就连楼梯都这么的宽敞大气。奢侈啊!

  说起来,这一家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偏爱白色。

  上了楼,她熟门熟路的敲响了上楼后右手边的第二扇门。待听到里面传出了一声“进”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里还和她第一次来时一样,也有些许不同。一样的是一样的低调奢华,不一样的是与窗相对的那面墙上又多凿出了横五竖四共二十格的空间充作了书架,里面摆满了书。其中至少有七成是关于企业管理的书籍吧!和她当初来的时候比又多了不少。

  书架的下面是一条三米长的白色布艺沙发,一端放置着靠枕,想来是看书累了时歇息的地方。

  而落地窗的旁边则斜放了一张棕色的办公桌,房屋的主人就坐在其后的老板椅上。

  “爸!”

  沈妤诺叫得有些胆怯。

  “你还是叫我韩先生吧!”韩成杰靠在舒适的老板椅上,眼睛微眯的说,“我听说你昨天在商场买了个价值十万的游戏舱?”

  看看,果然如她猜想的一样吧!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然,这句话用在她这种情况上有些不对,可即使她什么也没做也会有人颠倒是非黑白的添油加醋不是吗?她不知道那两姐妹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一刻她还是被伤到了。

  对,她是个私生女,而且是个不被父亲期待的女儿没错。但是她既已生在了这个世界上,他怎么就能吝啬到一点点的亲情都舍不得给她?反倒视她如草芥的不管不问,甚至连她叫他一声“爸”都觉得嫌弃与不屑。

  这一刻,她有些怨外婆,她宁可当初是被送到孤儿院也不希望是如今这样。

  算了,沈妤诺自我安慰的想着,他的无情她又不是第一天见识了。得不到的东西强求也是无用,既然他给不了她亲情,她又何必去在意,去解释呢?

  “是。”她抬起头神情淡然的看着对面的父亲,缓缓的答道。

  “你知道我一直都不想抚养你的,所以十年前你外婆去世,你外公找上门,威胁我收留你的时候我也只是找了个佣人照顾你让你出去单住。既然你已经能这样挥霍也不在意了,想必是可以自力更生了吧!那就自己生活去吧!你早就满18了,一直供你到读完大学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搬出去吧!”

  听到父亲这样说的时候沈妤诺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是要和她彻底划清界限了吗?

  不,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壁垒分明的,他没有她这个女儿,他也不是她的父亲。从头到尾他都只有一个叫岳莹雪的妻子和韩若馨、韩若瑜两个女儿。

  她的母亲不过是他感情史上的一个装饰,而她,对于他来说更是人生的一个污点吧!可能他一直都后悔极了当初认识了她的母亲,因为毕竟是她母亲瞒着父亲将她偷偷生下的。

  沈妤诺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陌生感觉油然而生。她从来没有这么的恨过这个人,而现在,她对他的感觉就是恨,恨不得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知道了,但请给我点时间让我找房子,我会尽快搬出去。”沈妤诺的声音不复当初的温暖,打心里的寒冷让她的音色也变得冷若冰霜。

  “尽快是多久?”韩成杰追问。

  哼!沈妤诺冷笑了下,“你大概希望我立刻搬出去吧!但是我没法答应。最快我会和秦姨在一个星期之内搬出去的。如你所愿,你以后就可以当作没有我这个女儿了,而我也可以彻底成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吧!那我回去了。”

  说完沈妤诺径自转身走出了房间,没有再多停留一刻。

  房间外是偷听过壁角后正得意忘形的两姐妹,妹妹笑得阴险,姐姐笑得张狂。

  “我就说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吧!现在无家可归了吧!”韩若馨挑衅的说。

  可是她的话沈妤诺就当没听见一样,她从她们身边走过,既不哀伤也不难过。因为当她走出书房的那一刻,她就决定要保持着这种淡然一切的表情回去,她可不想难过给那两个女人看笑话。而且,她已经不想恨了,因为恨是爱的另一种表现,她要把这一家人从她的生命中彻底剃去。

  沈妤诺走下楼梯,想了想还是转身对楼上的两个女人说,“告诉你爸,一个礼拜后就可以去收房子了。”

  她的话弄得两个女人一愣,都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绪。

  不过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以后,就是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了。

  去他的亲情吧!

  ※※※

  沈妤诺坐着公交车原路回到家,也才不过11点。

  午饭的时候她把要搬家的事和秦姨说了下,两人商量后决定还在郊区找个小房子先住着,到时候秦姨也出去找工作,毕竟坐吃山空并不是办法。

  原本沈妤诺也想要出去打工的,却被秦姨否决了。

  “你还是在家画设计稿吧,小诺!别让自己的才学都白费了。天无绝人之路,况且咱们也不是一点积蓄都没有了,日子总会好起来的。而且,你不是说那个游戏也能赚钱吗?以后就是你主内,我主外,咱们分工合作,我就不信咱们还能被逼到绝路!”秦姨笑嘻嘻的安慰着沈妤诺,让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秦姨,游戏要一个月后才能开通货币兑换呢!我是这么想的,这段时间我先在家找找看能不能接到case,也顺便玩游戏积累财产。一个月后,如果这两样都没办法使我们有所得的话,我就跟你一样出去打工赚钱。这样可以吧!”

  见沈妤诺说的坚定,秦姨也只好答应,“那你一会儿准备做什么?”

  万事总是开头比较艰难,不过她对自己有信心。

  “我打算先在室内设计的集稿网站上找找看有没有案子可以接,如果没有就去接着玩游戏,毕竟现在是游戏里积累财富的最佳时期。”

  “嗯,那你去吧!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租屋。”

  沈妤诺应下了差事便专心致志的查找了起来。

  该怎么说呢?人生果然是处处有惊喜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和那家人的关系已经雨过天青的缘故,她今天这一下午的运气好到不得了。

  先是上集稿网站找case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年轻夫妇要重新装修房间在寻找设计图。他们把房间大小、格局的参数以及照片都一并发到了网上,让她对这个案子的难易程度有了了解。因为她不像其他人一样是为了赚钱,仅仅只是为了能够糊口,所以给出的设计价较他人就低了许多。也因此她虽然初来乍到的却也接到了案子。当然了,那对夫妇说了,要先看到设计图才能付款,她的信用低,所以也不会给押金。为了钱,也为了生活,她只好同意。尽管她对网络上的生意还是不放心,但最多她也就是丢了一个设计而已,还能接受。

  其次便是租屋的事了。虽然不像是工作那样让她顺心,但是好歹经过一番挑选后她还是找到了一间价格合适的租屋。联系了屋主后便定下了明天去看房。

  现如今,解决了这两件事她终于有心情回归到游戏里。

  ※※※

  晚饭后上线,她仍站在烹饪技能接引NPC那里。不过今天他的心情看起来就好多了。还真是真实的情绪表现啊!

  不过那跟她也已经没关系了,因为玥喵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经过上午的事,她已决定了下一步要做的事,那就是赚钱。而钱要怎么赚呢?她想到的办法就是加入职业。

  看起来似乎是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实际上却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因为不加入职业就无法使用高等级的武器,没有合适的武器她就没法练级,不练级就不会有收入。而她不能忍受这样恶性循环下去,所以……

  所以,现在玥喵就出现在了就职署的门前。

  不过,为什么这个家伙还在?

  她刚到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醉恋清风,他已经是一身枪手的着装,腰间那把手枪被擦拭得锃亮。如今时隔一天,这家伙居然还在这里,区别只是他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你怎么还在这?”她忍不住多嘴道。

  清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这不是发扬乐于助人的精神在帮助新人嘛!”他指指身边的美女,“她叫绝恋倾城,刚进入游戏。”

  说罢清风看了看玥喵,见她没反应又接着对绝恋倾城介绍道,“这个是玥喵。”

  什么叫这个是?!他介绍人都这么介绍的吗?

  不过她也没对他那搭错线的脑袋抱什么期望。

  “你好,我是玥喵,很高兴认识你。”

  美女看起来有些害羞,冲着她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我是绝恋倾城,你叫我倾城就好了。”

  倾城还算是个好相处的人,所以玥喵的话也多了起来,“话说你们俩的名字挺像的啊,你是清风的女朋友吗?”

  只是玥喵没料到回答她的不是倾城却是清风,“说什么呢!你没看她脸红的都要炸了吗?!”

  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在说这话的时候嘴角都挒到耳根子了?!就冲他这反映要说他们俩之间没奸情谁信啊!

  “得,我说错了。倾城不是也要入职吗?那就一起吧!”玥喵挽起绝恋倾城的胳膊朝着就职署的大门走去,把某人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踏入就职署,她才发现自己原来的想象不过是空想。

  这里虽然和市政厅一样充满了未来的气息,但却没有市政厅那样豪华。

  而且相比于前一天的拥挤今天的人已经明显少了许多。不甚宽敞的大厅上共开了五个接待窗口,来来去去的玩家们都是从那些窗口边拿着一个小卡片状的东西就离开了。

  玥喵也凑了过去,才看清那些被玩家取走的卡片原来是职业申请表。

  她顺手也拿了两张回来。一张给了倾城,一张自己留着慢慢研究。只是看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没决定好要加入哪个职业。

  按理说只有在职业众多的时候才有可能挑花了眼。那张申请表附带的说明上也确实像清风说的那样只提供了5种职业,可眼下,她就是不知所措。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选择障碍吗?

  “枪手,他们行动敏捷,能够熟练掌握射击技巧进行远程攻击,是队伍中的主要攻击力。

  武者,他们天生体力异于常人,可以拦截敌人于阵前保护队友,亦可以凭借惊人武艺大败敌人,是队伍中的中坚力量。

  医生,他们心怀世人,医者仁心。他们可以妙手回春,救死扶伤;亦可毒播天下,宛若撒旦临世。在队伍中,他们从来都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灵使,他们是上帝的信徒,能够召唤异界的使者为己所用,在队伍中他们是强而有力的辅助者。

  气功师,他们修身养性,以练气为业,往往以气便可伤人。在队伍中,他们可攻可守,是队伍的灵魂。”

  这样泛泛的介绍,任谁也看不出个门道啊!

  按照这个介绍来看,那个气功师似乎看起来很帅气啊!可攻可守还是队伍的中心,应该不简单。

  就这个职业吧!沈妤诺再一次草率的决定了自己准备加入的职业。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觉得加入医生职业或许更好一些。因为她都没有朋友,在游戏里若是自己能为自己加血才能更长的保命嘛!而且医生也有攻击技能嘛!

  还真是不好下决定啊!

  “倾城都填好了,你准备加入什么职业了?”这时醉恋清风走了过来,大咧咧的坐到了沈妤诺的身旁,却见她的申请表上仍是空白一片,“不是吧!你居然还在犹豫!”

  是啊!她到底在犹豫什么呢?

  “倾城决定加入什么职业了?”

  “她啊,当然是医生啦!温柔又体贴,再适合不过了。”

  任谁都能听出清风这话里的意思了,不就是说她不够温柔嘛!哼!

  不过,清风说得也对,她确实不适合当医生。因为医生要肩负着队友的存亡大任,她可做不来。而且,她也没那么多时间用在和别人组队上。如果连玩一个游戏都要束手束脚的话,那还有什么自由了!倒不如就按照自己喜欢的玩,至于能玩到什么程度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要加入气功师,理由仅仅是这个职业听起来比较帅气!

  “姓名,沈妤诺,不对,是玥喵才对,删除在哪里啊?”

  面对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她多少有些束手无策。摆弄了半天,还是在清风和倾城的帮助下才勉强的将申请表填好。

  “那么,我就陪倾城去受理医生入职的窗口去提交申请表了,以后再见吧!”醉恋清风自以为潇洒的拨弄了下额前的刘海,十分欠揍地对玥喵说,“不要太想我哦!”

  “最好再也不见!”虽然只是短暂的再会,玥喵却觉得很开心,所以也有了调侃的心情。

  醉恋清风只是笑了笑,带着绝恋倾城转身朝着医生入职的窗口走了过去。一时间,那背影看起来伟岸了许多。他背对着她挥了挥手,算作是道别了吧!

  加入职业,她就会有新的游戏生活,也许是真的再也不见了吧!

  “保重!”玥喵默默的在心中念叨。

  跺到气功师的窗口,将填好的卡片交给坐在里面的NPC进行申请。她总觉得心中有种小猫在抓的感觉,找不到源点又没办法止痒。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预兆着什么?希望不要是坏事才好。

  “您确定要加入气功师职业吗?”坐在窗口里的NPC那一成不变的话传了出来,而一个已经出现过无数次的白色对话框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确定。”

月海听风

奋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