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乾鬼(六)

无字店 穆沧华 2858 2019-04-13 23:45:24

  “你此番该不会只为追林安而来地府的吧?”得了空,少嫌看着薄川问道,他潋滟的桃花眼亮出敏锐的光芒,认真观察薄川的每一个面部表情。

  薄川抬眼望了望他,又别开头看向门口,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时候你别跟我装哑巴。”少嫌干脆蹲到她面前,迫使薄川不得不对与他对视,少嫌拿扇子指了指她,认真道,“你若是同我说一说,指不定我还能帮上忙。”

  帮忙?薄川心想,她自己都不知道需要帮什么忙。但是她这次没有别开眼,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少嫌,眼睛就像一团雾,又像是惨淡悠远的一首歌,半字未言,也说尽平生了。她想到少嫌出身荣华,有好相貌,以后会娶个登对的好妻子,但是这不算什么,她定定的看着这张美好的脸,想到数十年以后他不再意气风发,他会变老,会死亡...薄川想到这就觉得难过起来。

  少嫌被她看得发毛,先熬不住的站起身坐回原位,面上不知怎的平添了几分尴尬,他的扇子合了又开,开了又合。良久他又道,“你不想说本少爷还不稀罕听。”随后将腿交叠,坐姿阔气。

  孟婆居的二楼只分隔成了两间,每间都被施了封锁的法术,林安跟着芒肖走进左边的那间,进去后发现里面比想象中的更为宽敞。除却门窗那两面墙之外,其余皆是木格架子,每一格都放着东西,有的是书籍,有的则是瓶瓶罐罐。

  进门后,芒肖随手一伸便有一本小册子落了下来,他结果便开始看。不知在看什么,边看嘴里还念念有词。

  “孟婆大人...”

  “叫芒肖!”芒肖埋在册子里探出头说道,什么孟婆大人,听着净是别扭!

  “是,芒肖大人。”林安低头一句换汤不换药的称呼将芒肖气得头疼,罢了罢了,堂堂孟婆和小小乾鬼较什么劲。

  “芒肖大人,仟胡她可有什么话留给我?”

  “没有,既然追魂香在手,你自己去找她,届时有什么话自己去问便可。”把册子合上后芒肖开始掐指做法,周围开始变得扭曲,就像是气泡里的世界一样,林安看着那些木格子不停的变换,最后只剩颜色,红色的格子,白色的墙,全都变成颜色混在一起。

  林安万分惊叹,直觉不可思议,那边的芒肖还在作法,半刻后,周围背景的颜色混合得只剩灰白,脚下的地砖也是灰白,看不见门窗何在,完全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芒肖停下施法,摊开的手上有一盏紫色的光,他随手一挥,那光落到空中飘着不落,“这就是仟胡的魂泪。”

  看着那盏小小的光,林安毫无动作。芒肖看他不动,无奈道,“发什么愣!赶紧拿那什么追魂香沾气息啊!楼下赌桌上还有大把的钱等我赢呢!”

  “噢噢!”林安连忙点头,赶忙将追魂香拿出来,只觉顺利得超乎想象。

  带那魂泪的气息融入追魂香中,芒肖又开始施法,慢慢的一切又恢复原样,待四周平静下来,芒肖准备领林安下楼。

  便在关门的那一刻,林安似乎听见有人在叫他,是从楼上传来的,可就叫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就像是幻觉。可是那声音像是在哪听过,像是很久以前听过。他想不起来。

  芒肖将门用法术锁好,不经意的抬了抬头,隔着几层之上的一间房里,熬着他下一锅的孟婆汤。唉,芒肖莫名的叹了口气,转身对林安道,“走,下楼。”

  ——

  ——穆沧华《无字店》

  ——

  待林安下楼后,少嫌看他面上少了几分凝重,显然是事成了。

  “想好找到仟胡怎么讨说法了吗?”少嫌问。

  原本走到堵车打算下注的芒肖又折了身回来,大块头的往林安身边一站,吓得他抖三抖,可芒肖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还是乾鬼之身?等着啊我让手下送你去命簿司那里把阳还一下。”

  “还...还阳?”林安不可置疑的睁大眼睛,还阳,原本他是这辈子都不指望的。“大人可是在说笑?”

  芒肖自顾的伸手招来一个额头满是黑色刺青的男子,附在他耳边叮咛了几句,才回头望向林安,“我芒肖从不说笑,我已为你挑好替职者。”

  刺青男子已走到门口,他望向林安,神情似乎在催他快走,林安此时脑子尚不清醒,有些懵,更是不明白芒肖此行有什么目的,似乎这一切切的,都是被谁安排好的。不过眼下即使觉得不对劲,他也不好拂了芒肖的面子,何况他也没有什么好被骗的,最不过的,也就是一死。

  “等等,你先送我们回阳间。”少嫌回神对林安说道,这小鬼头,自己的事一了却,便将别人抛于脑后。

  被少嫌这么一说,林安止步,犹豫的回身望向芒肖。“大人,我...”

  “他们是哪处地界的?我等会遣人将他们送回去。”芒肖一头栽进赌桌,头也不抬的大声说道,另一边又兴奋的拍桌,“这回买大!”

  “先谢过大人了,这二位是江陵无字店人。”林安答道。

  “噢?”芒肖的眉峰微微挑起,眼里闪过一瞬冷锋,旁边走过的鬼小二也停住脚步笑着看他们。刺青男子倒是没有看他们二人,只是扯着林安的衣服,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门口。

  当初衣泽被郾相蝶的死弄得分寸尽失,不惜闯地府,挟持命簿司,翻了三生石,到头什么都没查到不说,还令冥帝颜面扫地。

  冥帝的脸面代表的是整个阴间,林安好死不活的说漏了,那么芒肖就白捡了一件功劳。

  眼看着林安被刺青男子领走,再看芒肖脸色忽变,少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退到薄川身边,拿扇子虚掩着问,“无字店应该没有得罪过地府吧?”

  “我也不知算不算得上是得罪。”薄川老实作答,手心开始捻起法术,警惕四周。

  “这都不知道,你个傻子!”这边冷着脸训斥,那边少嫌立马摆出一张热情友善的笑脸,“我觉得还是不麻烦大人为好,这阳间,我们自己回吧。”

  或许是他微笑的确受用,那芒肖也回之友善笑容,笑着笑着抬手不知做了个什么法术,方才还在赌桌上的鬼都站起身来看着少嫌。

  “捉住!交给冥帝。”只听见芒肖扬手一声令下,在座所有鬼都朝少嫌扑过来。生平未经受如此大场面的他小心脏有点受不了,心里埋怨明乐他们还不来他和薄川就要留在地府喝汤了。

  水墨扇带着震慑的威力往前一挥,随后薄川手里闪过满带杀气的红光朝前面劈了过去,少嫌见她还想出手,便赶紧拉着她往门外跑,“打不过的!留点力气逃命吧,你御风之术应该还行吧?赶紧带我逃。”

  闪过身后飞扑过来的小鬼,薄川施法逆风而行,此时伸手一鬼友忽然立于身后化成一股碧色青烟凝出无数利爪飞向两人。所幸少嫌眼角瞥到,扇子在掌中拍了拍,随后抛向空中发起裂帛之势,少嫌凝住法力,指尖似有轨迹般的缓缓浮动,空中的扇子便随着移动,“开!”随着他轻轻一声令下,扇子骤然展开,随后被操纵着划向那些青烟鬼手。

  眼见少嫌便要破了这鬼的法术,身边那些小鬼却忽然将他们围住,皆在闭目念咒,每只鬼身上都涌出薄薄的法障。

  “是魂网。”少嫌有些吃力的对薄川说道。一旦魂网织成,那就真是逃不了了。他想加倍用力破了那青烟鬼手,但时间不够,只好得了空隙收扇飞跃到正在应付小鬼的薄川身边,“快点用御风之术,晚了就逃不了了!快点!”

  “好。”薄川连忙应声,随后拉着少嫌一跃而上,魂网也随着她而往上织,那些透明的淡灰法术在她面前扭曲盘绕,恍惚间让她一阵眩晕,开始往下坠,察觉她的不对劲,少嫌赶忙屏住真气抱住她使两人不坠下去,他方才已经耗费不少法力,加上御风之术本就没学好,如今也是苦苦支撑。“你不会是恐高吧!”少嫌咬牙切齿道,眼看魂网即将织成,他只觉逃出无望,任命了似的,“我要是有什么事,记着为我配**。”

  薄川捂着头,眼睛一片血色,她仰首朝天,顿时破风而上,犹如昆鸟。坠出魂网的那刻有一个异常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碎在阴间灰白的上空,一股从未有过的疼痛在薄川心底蔓延,只得一汪清泪飘落在空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