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金乌现(尾)

无字店 穆沧华 14 2018-11-12 22:56:46

      接着她又开始说些胡话,穆春雪听不清。

  后来黎明破晓,天边一圈鱼肚白,穆春雪背着她走了大半个黑夜。

  寒冰湖外一层烟雾迭起,围着数不清的怪树,穆春雪按拖拖说的那样,把玉佩往空中一抛,那些个树便极有灵性的收拢树干让出一道来,穆春雪便赶忙抱着明乐走进去。

  尚未走到湖边,已有透骨的寒意传来,往前走近可看见寒冰湖上冒着淡淡的寒烟,穆春雪走到旁边伸手一探,湖水清澈得像水晶,冰润得便如它的名字那样,寒气透骨,冰冷噬魂,然奇的是这样的寒,水却不见结冰。

  穆春雪将明乐慢慢靠着石岸放入湖水中,看她眉头慢慢展开,应该是感觉到了灼热正在慢慢散去。苦痛消散时腾升起难免的困乏,穆春雪这时倒不怕她睡着了,按着她的肩把她固定好。

  约莫半柱香后硌在明乐背后的一块石头突然松动落入冰水中,穆春雪没有防备,手上一空,明乐已经整个沉下去了,他心头一慌,来不及思考,已同她一起掉进湖里。刹时无尽的寒冷环绕着他,连忙护住内息屏气往下游去,随即抓住明乐的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思酌半秒后容颜覆上。此时明乐还在昏迷,她周围布满气泡,似乎看见自己出生的那天,很大的太阳,人间亮堂极了,只有西边天的一角有点点黑暗,衣泽后来说那时魔界大乱,囚禁数百年的前任魔君差点集齐旧党推翻新权。

  还有很多事,但她年岁小记不得了,只是有一双眼睛在她心中,那双眼睛那么冷酷,却又好像很温柔,他似乎还勾着一抹复杂的笑容,里面有苦楚,有玩趣,有冷漠.....

  二十勾约两梦话,缘复恩怨又山河。

  迷蒙着眼睛缓缓睁开,晨曦拨开层层水汽照进这幽幽湖底,也照到那人面容上。眼前的脸被放大了很多倍,他眼睛看着顶上的层层水波,面容有些疲惫,然后明乐感觉嘴巴上一层微暖,骤然大惊,王八蛋!又占她便宜!若换成平时她必然是乐得被占便宜,问题是现下不清不楚,自己还是生着他的气的。

  半眯的眼睛凶瞪,下意识的伸手推他的胸膛,嘴巴自由的同时明乐只感觉冰凉的水往她口鼻流入,难受中那人微怒的把她脑袋按到面前又覆唇而上,似乎还感觉他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明乐满脸通红不敢再推开了,任他抱着自己游上去。四目相对时嗔视着他,而后者狭长的眼角弯起,犹有笑意。

  外面晨光逾浓,湖水粼粼,衬得幽幽的湖底美得如画,只是湖面忽然裂开一道水花,穆春雪抱着明乐跃出湖面,滚在岸边时明乐发现自己血里那些灼热皆褪下了,不由大幸。

  “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明乐转身望向穆春雪,话未说一半就住了嘴,方才穆春雪抱着她上岸后竟昏了过去。

  她惊慌的想去拍醒他,发现他体温奇低,未想这寒冰湖医好了自己,却折腾了他。

  ——

  ——穆沧华《无字店》

  ——

  没有穆春雪那样日行百里的轻功,故回无字店的路上租了辆马车。穆春雪虽有意识,但一直浑身发抖冷到不行,明乐看他一直抖啊抖就问马夫多要了几床被子。

  马车颠簸了一个小时,她摸了摸穆春雪被子里的手,还是很冷。

  “心机!”一边帮他搓手取暖,明乐一边小声嘀咕,必然看我生你气了,故意使这出骨肉计,戏本子里的老招罢了,她可不会不计前嫌来谢他。

  要想原本她是占了上风的,是有理的,可闹了金乌血寒冰湖这一出,就只能把自己的委屈往肚子里吞了。

  越想越来气,手上搓的劲越来越重,简直想把他的手当成泥巴来揉,冰凉的手突然反握住她的。

  明乐一惊,低头,躺着的穆春雪眼睛眨巴出一条缝隙。

  “痛痛痛!放手!”原本被她蹂躏的手忽然反握住她的,其力道让明乐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捏碎了,痛呼的升起另一只手去拍他的手背。在她痛得想骂娘的时候穆春雪才开始放轻力道,手却仍是握着她的,疲弱的声音异常低哑,“以德报怨的坏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嗯?我背着你走了一夜,又在寒冰湖里泡了一遭,你就这么没良心?”

  这话说得明乐低了头,手也忘记抽出来,她都知道,可就是难受,他对自己这么好,而穆南妆的事实在难以逾越,她撇着嘴说,“你没有奴契了,若看我不顺眼,你走便是了。”

  “你果然没良心。”放开她的手,穆春雪剧烈的咳嗽起来,明乐看他面色不好,掀开帘子让马夫慢点赶车,随后帮他捻了捻被子,伸手去碰他的脸还是那么冷。

  温暖的手覆在穆春雪的额头,他忍不住又重新握住,看明乐故作冷漠的脸上水眸颤颤像是要哭出来,不由趣味忽起,道“你们女人真奇怪,嘴上让人离开,脸上又掉泪珠子。”

  “谁哭了!”这回明乐也老老实实的帮他暖手,只望他早些好,收起泪珠她认真问道,“你说我们若能早些相遇,还说现在遇见也不算太晚,是什么意思?”她意识混沌时听见这么一句,便不想睡着了,都说男人爱说糊弄话,她不想随随便便被糊弄了。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穆春雪沉吟片刻,反问。

  “我猜不出,你讲了才作数。”

  她一脸孩子一样的执拗,素净的脸对着他,矫情却认真。轿帘上的麦穗一卷一卷的翻腾,外面还是正午时分,竹叶被暖风吹得干燥焦绿,鸟雀扑腾着飞到枝头,穆春雪稳稳的握着她的小手,寒眸对上她,“你若不想我走,我留。”

  “这是你说的。”

  他浅浅一笑,里面勾起一条暖流,伸手朝向明乐的脸。后者顺势侧躺在他身旁,唉,虽然你是个二手货,但念你相貌上乘,本姑娘便勉为其难看上你了。

  外面马夫不知在哼什么轻快的俚歌,听得明乐心里那个喜滋滋,虽然她一句没听懂。

  随着穆春雪的身体慢慢恢复,回去的路也越来越短。几天后马车稳妥在店门口停下,明乐走到门口便看见一抹艳红坐在大堂的中桌上,谢晓尘?她倒是回来了。“姨娘打牌真会挑时间,你想要我挂便直接说。”明乐气愤的诉说怨言,有人走到她身边都没注意,直到耳朵被人揪起。

  “诶哟...哪个混——”她痛嚎的转头,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