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晓尘往事(二)

无字店 穆沧华 2820 2018-07-15 20:12:05

  今日稀奇得很,那谢晓尘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大清早的来无字店开了间上房,明乐倒是乐得收银子。

  厢房里明乐坐于案前,撑着脑袋,右手握着荼鸣笔,似要在纸上下笔。

  荼鸣笔似乎还没有认她为主,故无法与朱宴那样任意施展他的特殊能力,所以纵使这荼鸣何等稀奇,在她手中和寻常笔没有区别。

  “就不能认命一点吗?你说你这样我怎么好将你卖个好价钱。”明乐抱怨道,边说边在洁白的宣纸上落笔,结果‘春’字才完笔,‘雪’字还未落下,她便感觉荼鸣有异样。

  手下的笔轻轻颤抖,而且她的手怎么也无法放手,似与笔黏在一起一样。

  明乐以为自己说的话有作用了,这笔开窍了,结果荼鸣引着她的手又在已完笔的字下落了几笔,转而又行云流水般的划了一个字。

  “蠢货?!”

  看着纸上的两个字,明乐气不打一处来,可右手还是无法展开,荼鸣引着她的手开始在纸上乱画。

  “皮一下很开心是吧!”伸出左手抓住失控的右手,不让荼鸣再动,还不信治不住你了。

  荼鸣没有再动,明乐过了好一会确保它不会再动左手才慢慢松开。

  下一秒一股力量又控制住了明乐的手,尚来不及反应,荼鸣笔就引手抬高,笔尖距她的脸只有一寸。

  “我们皆是道中弟子,不必自相残杀吧……”

  ——

  ——

  过了一会,明乐顶着一身的墨迹走下楼,在大堂里与正在闲聊哪家青楼里的姑娘最有才艺的少嫌春雪碰面。

  见那大半张脸都是墨笔印记的少嫌惊得花生米都掉了。“鬼啊。”

  旁边的穆春雪虽未说话,笑得很高兴。

  “姐姐我刚刚与那荼鸣笔墨战了一番,可惜战况惨烈……”明乐边说抹了一把脸,遂又散开了一团墨迹。

  “你看叫你贪,荼鸣跟了朱宴那么久,你偏偏要朱宴赠之于你。”少嫌捡起桌上的花生米边啃边说道。

  “我怎么了?还不是为了店里生计?”明乐指手画脚的说道,一滴墨迹落到少嫌身上,他嫌弃又惶恐的看着明乐身上的墨迹,生怕被她碰一下。

  看看穆春雪还是在笑笑笑!

  “罢了罢了,小弟为刚刚的言辞感到百万分的羞耻,求求姐姐你赶紧去换身衣服,洗个脸,不然等会来个客人都被你吓死。”少嫌说着把扇子别在腰间,双手合十朝她拜了三下。

  “还用你说!”明乐转身往后院浣房里走去,走到第四步时忽然转身冲过来,吓得少嫌以为她要毁了自己的新衣裳。

  结果明乐双手拍在穆春雪脸上,边说边揉,“笑笑笑,就知道笑。”

  揉得穆春雪也是莫名其妙,明乐发现他难得发愣,赶紧溜去浣房。

  少嫌万分同情的看着明乐在他脸上留下的墨迹,“你怎么不还手啊?穆大哥?”

  即使没有墨水,穆春雪此时也是一脸阴影,侧了个身子,扯起了少嫌衣袍的一角就往脸上一抹。

  随后也起身去浣房,留少嫌和他被染了墨迹的衣服在原地,凉彻心扉。

  而明乐,惹了穆春雪的后果就是洗澡的时候洗出了一澡盆子的菜叶子。

  ——

  ——穆沧华《无字店》晓尘往事(二)

  ——

  夏流又来了,少嫌又打算看好戏了。

  薄川正在放刚从酒坊送来酒,抬起酒坛子准备放在木架子上,夏流便嚷嚷着要帮忙,原本那酒坛子就要放上木架子的,夏流一伸手倒好,也不想想拿没拿稳,直接把酒坛子摔地上了,酒水开始在地上蜿蜒,酒香浮沉。

  少嫌笑着拿扇子指着夏流,又点点帐台桌子,“来,赔吧兄弟。”

  无奈的看着薄川去拿扫帚后夏流走过来掏腰包,银子一拍在桌上,“是兄弟还收钱!”

  “泡妞不花钱怎么行?你想想你在醉花间砸了多少钱?这点算什么?”少嫌乐滋滋的将银子收入私囊,说道。

  夏流叹了口气,“那些女子怎能同薄川相提并论?”转身看了看在扫地的女子,眉眼里都是认真,“薄川是个好姑娘,我怕我总缠着她不好。”

  “没事,你看薄川也没有打你骂你对吧。”

  仿佛怀着重任般的,夏流又走向薄川,这回他本分的就站在一旁看着,想观察薄川的神色再酝酿接下来要说的话。

  薄川伸手将耳边碎鬓绕到耳后,拿着扫帚走向夏流,眼神依旧没有流露出一丝情绪。看了看她手中的扫帚,夏流几乎以为自己要挨打了,懦懦的往后一退,薄川的功夫他也是见过的,曾经有一个吃霸王餐的野蛮人被薄川追了几乎半个鸠雀县,最后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得鼻青脸肿。

  “那什么,薄川,我。。。”夏流寻思着找点话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后赶紧溜!转过去看丫的少嫌,一脸看好戏的样子,都怪他的馊主意!

  “我后院蒸了米糕,若是想吃自己去拿,在屉子里。”

  “啊?”夏流眨巴着眼睛,有点不敢置信。

  “你不喜欢米糕?”薄川问,清澈的眼里甚至有难得的笑意。

  “没有没有。”说着夏流便往后院跑去,心里激起阵阵欢喜。

  一旁的少嫌扇子敲着下巴,眼里是和夏流一样的讶然,还多了一份莫名的失落。他走到薄川身前有如欲语还休的怨女,责声道,“你可知夏流白吃我们无字店多少?这样及不利于店里发展!’

  楼梯上一袭绿影正惬意下楼,明乐心想这下少嫌自己找虐了吧,“人家白吃多少?刚刚我在上面可看清楚了,一坛酒二两银子,你拿了他四两。”走上前去迅雷不及耳的将少嫌的钱袋子从腰间抽出来,抓出四两,”私敛钱财,没收!’

  抢过钱袋,少嫌看着明乐把那四两银子装进自己腰间,拿扇一指,“你这又算什么说法?”

  “什么什么说法?夏流也算是客,你身为掌柜的兼他的好兄弟,你坑他那么多次,我没有从经济上对你进行罚款,没有从道德上指责你,姐姐我已经很仁慈了好吧?“双手叉腰,明乐中气十足,深信自己是正义的化身,眼睛却一瞥扫好地的薄川已经走去后院了。

  “四两银子你就别想我会给你了,薄川是不是做米糕了?我可得趁热去吃,不像某些人,吃些醋什么的就行了。“

  某些人?听着口气讲的不会就是他自己吧,少嫌扫了一眼去后院的穿堂,将明乐拉到帐台处,“莫不是你以为我喜欢薄川?等等。。。我说薄川怎么对夏流的态度有变,你在后面搞的鬼?”

  明乐有点理亏的挠挠头,转而又想起,明明是这厮先给夏流出的招,她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我这么做怎么了?“

  眼下店中无客,少嫌怒意不经压制的发出,“你明知她是异类,你知道你这样会造成什么后果吗?夏流那家伙什么都不知道,万一真有何牵绊,谁能来领这因果?“

  头一次见少嫌发脾气,明乐也有点蒙,心里自然也有一股火气,不甘示弱,“那你为何要让夏流去缠着薄川?若非你起了这个头又怎会有这一出?”

  “因为我知道薄川是魅,魅怎会有感情?如今还不是被你怂恿的。”

  “噢。”明乐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你这么激动,还说不喜欢薄川?”

  脑中有些空然,少嫌思忖了半刻,扇了扇风,“我曲少嫌泡妞是很有原则的,人妖殊途,魅也亦然,我虽如何不羁,但终究是道家弟子,承我父亲燕子道长的衣钵,虽不能做到如他年轻时那般斩妖除魔,但也绝不做有违天道之事。”

  他凛然说完这些话,暗处有一滴泪悄然落下,那是一滴魅的眼泪,薄川躲在后院与大堂的穿堂里木然抹去颊边凉意。

  魅,竟也会落泪。

  可即使如此,魅终究是魅,不是吗?

  只是有些黯然神伤罢了,脑中一阵敲击木鱼的声音传来,而她只能在莫然忧思中转身离去。

  大堂里明乐与少嫌还在拌嘴,且问题已经从薄川的事上升到了个人人格的问题。

  从门口走进来穆春雪便见他俩双手插腰,抡起袖子要掐架似的。

  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把筷子,运气朝着那两人方向,瞬间插满了两人头发,所幸未插进脑袋里,否则……

  “还吵吗?”穆春雪手里掐着一根筷子,寒目带笑。

  两人果断摇头,满头的筷子哗哗落地。

  果然,武力有时候是解决问题最迅速的方法。

  ——

  ——

  ——

  晚饭时,明乐原以为夏流会来蹭一顿,碗都给他拿了,却不见人影,和少嫌刚发生口舌之争也不便去问这事。

  不过未曾想到谢晓尘也来占座,倒正好补了夏流的空缺。只是她一坐在那满身的胭脂味就散出来,闻得明乐不自在。

  “我在想到底是哪阵风将你吹来了。”明乐从她入住无字店就开始想这个问题,却始终无法猜到。

  “我不过是看你店里生意萧条,来做个好事罢了。”染着嫣红的葱指抬起筷子夹了一块小小的豌豆入嘴,细嚼慢咽。

  “晓尘姐姐你真是太好了。”少嫌谄媚道,声音激起了其他人一层鸡皮疙瘩。

  “好什么呀?上次霜降那事可把我折腾得够呛。”嘴上如此说,但明乐心里还是明白那事多半还是因为她能力不够,不过她倒是真好奇是什么让谢晓尘来无字店。“莫非,你是为了逃债?”

  “你问题可真多。”狐狸眼一眯,谢晓尘忽视明乐的趣问,伸手给旁边的穆春雪夹了块宫爆鸡丁。“穆公子劳累了,该好好补一补才是。”

  宫爆鸡丁才入碗,后者就夹起送入口中,“多谢。”

  这下明乐不乐意了,最重要的是穆春雪这个混蛋竟然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看那勾起的嘴角,心里定不知有多乐呵。

  谢晓尘可并未就见好就收,夹了宫爆鸡丁后又将其他几个菜夹了个遍,不一会穆春雪的碗里就堆起一座小山丘。

  看得少嫌倒也跟着一起乐呵,薄川就看不明白了,心想自己炒的菜真的那么好吃?

  分明是颇有凉意的晚上,谢晓尘拿出一条手绢朝穆春雪额头拭去,“穆公子吃慢些,我看你汗都出来了。”

  穆春雪不想参与这些女人的战争,何况谢晓尘身上那香味他也闻着不舒服,眉头一皱正想扭头避过她的手。

  “姨娘对姨夫可真好啊!”

  这话从明乐口中传来,所有人都愣了神,少嫌最先噗的笑出声,心想上午明乐还说他吃醋,应当该她自己才是。

  笑着笑着少嫌就感觉对面传来银刃似的寒光,遂合拢了嘴忍住笑意。

  “你再说一次试试?”穆春雪冷言而道。

  “小姨父小姨父!”谁还不敢了?站起身来,明乐把筷子一拍,在穆春雪脸色尚未更黑时转身气呼呼的走进夜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