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寒镜(四)

无字店 穆沧华 2523 2018-05-15 01:19:48

  中云把明乐领到了衙门的一间装饰雅致的房内,这是知府特地命人为钟七七准备的。

  “叫我有何事?”

  中云又退下,明乐走到钟七七的旁边落座。

  钟七七拿着一本羊皮纸质的册子,兴致勃勃的看着,都未曾理会明乐的话。

  把她叫来又不说话,明乐在桌上一拍,“钟捕头!”有事说事!她还打算回牢房里睡个觉。

  合起册子往怀里一塞,钟七七站起身来,胜券在握似的对明乐说道,“我想到了一个条件,你听后说不定会协我捉捕杀人魔。”

  “你这么肯定?那我还是不听为妙。”明乐轻笑,作势要走出去。

  也就是装个样子,门外有中云守着呢,荷绿的秀履迈出三四步,清亮的声音如同鸠雀县里阙元亭说书先生那样引人入胜的响起。

  “十三年前,碧秋阁里出了一个武学天才,也因为他,让碧秋阁一度成为纵横黑白两道第一杀手阁。”

  清了清嗓子,钟七七走到三角红木圆桌上为自己倒一了杯茶,壶口流出一股氤氲茶香如雨后初晴,薄烟痴散,可惜太烫,还得再等等。

  “这个人叫沈十一,是碧秋阁阁主沈秋白的关门弟子。”

  不知怎么,明乐忽然想坐下来听完这故事,只因她心里潜意识明白这过往是她所想知道的。

  “沈十一到碧秋阁的第五年里,杀死了退隐苦芏寺的刺客李透元,成为名扬四海的第一杀手。”

  “很多人都想知道恶鬼的样子,很多人想要杀死恶鬼,也有很多人想和恶鬼喝一杯酒,不过最后,他们都死了。”

  碧秋阁放出了沈十一,江湖绿林,他用自己手上的剑杀出了一条决绝的路,身边最不乏的是鲜血和孤独。

  人为什么会有感情?你有感情吗?

  有?那一定是因为你杀的人不够多。

  桂树红线绕,袈裟灌清风,苦芏寺香烟缭绕,李透元叹息说,生死于贫僧不过镜花色相,只是佛前杀戮,施主恐怕一生难回头。

  何苦回头?恶鬼无头可回。

  一剑穿喉,热血溅到金身佛祖的眼睛上,他割了李透元的头颅,烧了苦芏寺。

  “可是时过境迁,当年冷酷无情的杀手沦为街边布衣行乞,他改名春雪,冠穆姓。”拿起茶杯吸了口沁人心脾的茶香后轻轻吹了吹,小啜一口,钟七七如预计般的看见明乐微缩的瞳孔。

  她在六扇门见过太多人了,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离开客栈时明乐望向二楼穆春雪的眼神,那是一朵半开的花被雨浇打的哀怨和爱恋,霎时她明白了明乐的软肋。

  “你不想知道沈十一怎么变成的穆春雪吗?”

  不想知道他在此之间经历过什么?不想知道恶鬼为何不再执刀染血?

  ——

  ——穆沧华《无字店》寒镜(四)

  ——

  回地牢的途中,明乐脑中都是一个人的影子,那一张冷漠皮相总是漫不经心的笑,可是瞳孔里永远扎着寒冷。

  钟七七说给她一天时间思考,若是同意,即刻出牢,杀人魔一案后,可得到记录沈十一的卷宗,若不同意,便托人让千语阁的鸽徒暴露穆春雪行踪,届时仇家上门,穆春雪倒可自保,无字店难免遭回小难。

  “进去!”

  抬头才发现已走到了牢房门口,押她回来的不是中云,是凶悍的狱卒。

  被猛的一推,明乐站稳步子后想起什么似的看向隔壁牢房,香小寒还蹲在原地,其他四位在一旁玩猜拳。

  走过去,明乐蹲下身问道,“还好吗?”

  香小寒点点头,抬眸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明乐只觉得这小公子太没男子气概,怕是从小养尊处优不注重全面发展,现在一朝陷囹圄,被几个胚子欺负毫无还手之力。

  可毕竟是被自己坑进来的,明乐只好收起鄙视,“公子看起来出身金玉门户,家里人朝衙门多砸几笔钱,约莫过几天便能出去了。”

  “我没有家人。”香小寒眼睛望向监狱高处的那一处为透气而开的圆洞,淡然说道。

  看他眼神黯淡,明乐猜想他许是双亲亡故,便识趣的闭嘴。

  “你呢?”

  “啊?”

  “姑娘的家人该会很牵挂吧?”温暖如阳光般的目光望向她,低音问道。

  我啊?少嫌那估计会想办法把她弄出去,可那是朋友,要说起家人,那真就有些伤情了。

  年少时她跟随衣泽游历四方,仰仗着衣泽的光辉,妖怪们都要尊称她一声小大人,再后来年岁稍大,衣泽便将她扔在跳云山,独自过活,偶尔来望,却从不带她走。

  七年后,衣泽尺素传来,命她前往江陵鸠雀县掌管无字店。

  明明有娘,却过得与小黄花菜似的,明乐思及苦笑,“我的家人不说也罢。”

  地牢昏暗,思绪沉浮。

  记忆里那些粉黛缭绕,瑰如明花的片段又出现了,香小寒闭上了眼睛,终于奢靡褪去,满地彼岸花开,白骨森森。

  夜很快来临,阴蒙的天一点点垂向黑幕。

  地牢里颤颤微微的点起了烛火,香小寒睡着了。

  梦里铜镜又印新妆,母亲拿着桃木梳为他束发,丹红的指甲很惹眼,“小寒啊,秋天要来了。”

  秋天,这是一个落叶与悲伤的季节,香小寒最讨厌的季节。

  黑如堆漆的房间里,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声音很清楚的响在耳边,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哭了。

  像个女人那样的哭闹。

  求你们了,我求你们了,别打我娘。

  我再也不逃了。

  恳求有用吗?人心这样险恶,恶人之所以是恶人,那是因为他们不懂怜悯别人的忧苦。

  ——

  ——

  ——

  “求你们了……娘……”

  蹲在旁边的明乐没有入睡,听见香小寒的梦呓,他似乎做了什么噩梦。

  明乐走过去,伸手穿过铁栏杆想把他从噩梦中唤醒,结果手才碰到脸就被握住。

  “别走……”借着微弱的烛光,明乐看见他额头出了一层冷汗,眉头紧锁,纵使明乐看不起他,可却很可怜他。

  有人不知不觉的走到牢房前,明乐听到开门的声音才发现有人靠近。

  颀长的身影,被微光剪映得近乎冷酷的轮廓,这是穆春雪。

  “你怎么来了?”明乐问道,那人拿手指转着牢房钥匙的得意模样让她心中的点点喜悦晕染开来。

  便是这一刻,明乐觉得自己一定要知道在他的过往。

  “带你走。”钥匙在空中一抛最后落入手心,穆春雪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被香小寒紧握的手,“你就不能有点品味?”

  仿佛被捉奸一样,明乐赶紧收回手,站起身来,“我……我不走。”

  空气凝固了片刻,明乐解释,“杀人魔可能是妖,我要帮钟七七捉住他,明天她就会放我出去,衡州不宜久留,你们先回无字店等我。”

  人家一反往常,如此有良心的前来劫狱,只为带她走,所以明乐说话时又虚又慌,生怕他一个不开心自己就挨揍。

  穆春雪垂下双手,到她身前,拎起明乐的衣领,二话不说的准备往门口走。

  此刻明乐的反应异常敏捷,当即抱住旁边的铁门栏杆,抵死反抗,“我……我真的不走。”

  那人却没有理会她,手上更加用力,随后明乐墨绿的斜领袍子带着白色里衣“哗“的一声被扯到肩上。

  一眼看去,脖颈下两笔锁骨纤细柔美,绿袍边缘莹润秀巧的肩头在微暗的光线里犹如朦胧皎洁的水中弯月,穆春雪微愣了神,松开手,别过身去。

  “你耍流氓!”明乐满脸通红的说道,颤着手将衣服整理好合上,好一会又说,“你信我,定然能护自己周全,你便是带我走出这地牢,我也有本事再进来。”

  何况杀人魔一案已死人无数,她行一回侠义又如何。

  寒目往她身上淡淡一瞥,毫不见方才之尴尬,穆春雪语气微愠,“你执意如此,那便随你,若是他日暴尸荒野,我只当你是蠢死的。”

  走出牢房后扎扎实实的又把牢房给锁上了,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牢房暗廊。

  站在原地明乐有些罔知所措,这就走了……未免太没原则了吧,也该与她驳论几番再离去才对。

  牢中寂静,几缕月光从高窗上洒进来,被点了睡穴的牢头呼噜天大,几个蚊子发出嗡嗡的声音,一切就好像穆春雪并未来过。

  只有躺在草席上入睡的明乐嘴角轻轻勾起,梦里一片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