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无题

无字店 穆沧华 1535 2018-03-17 13:24:30

  明乐昏昏沉沉的睡了很长一觉,后背的伤口胀痛,在这异常压抑中她看见曾经在跳云山的时光。

  在一场浓白的雾中,她只看见娘亲的身影,衣泽一身素色灰袍,扔了把木剑给她,然后一招一式的在她面前演示,让她跟着学。

  明乐,你和我不一样,凡人总有一死,学些防身的功夫才不容易吃亏。

  她捡起木剑,笨拙模仿,忽然就哭了。

  你不能保护我吗?

  不能。

  雾散了,眼中一片山青水秀,明乐已看不见衣泽的踪影,她四处去寻,手被荆棘划开了,鲜红的血流了下来,然后山中起火了,她却挪不动脚了。

  ——

  ——

  睫毛颤动了几下,她从梦中醒来,小窗外一片薄月隐约照出身边景象,是在马车里。

  周围只有她一个人,心里一惊,拉开帘子往外一看,穆春雪坐在车头双手环胸,背影肃穆。

  寒目往后一扫,嘲道。

  “你看,我没有乘机逼你解了奴契,还给你疗伤,多有良心。”

  明乐耳朵好使,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这是又在说她卑鄙无耻,以德报怨啊。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行不行啊?”坐在帘子旁明乐脸色苍白,喉咙沙哑的回话。

  听到明乐说这话,穆春雪故作惊得好似要从马车上掉下去,“你要是准备个几万两黄金的嫁妆,我倒还能接受。”

  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臭乞丐!一脚朝他屁股踢去,结果腿才伸展就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发出嘶嘶叫痛的声音。

  “活该。”夜色里传来穆春雪爽朗的笑声,看着他的背影,明乐能想象出他淫荡的笑容。

  背上的伤口像是发脾气了一样,她只得又趴回去。

  轿外传来了箫声,明乐拉开帘子,“你还会吹箫?”

  穆春雪没有回答她,她也只好安静的听这夜幕箫声,偶尔有微风游进来,背上痛楚似乎也减轻了。

  箫声本就空灵幽然,萦绕在她耳际的则更是如此,却少了哀怨多了悲凉。

  明乐想,他心里一定有着伤心事,或许是一个伤心人,江湖游侠,从来不乏往事。

  他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武功盖世,长得不差,也许曾经红颜无数,谁知道呢?

  “这个曲子太悲了,整得要将我入土为安似的。”她冲那背影说道。

  于是箫声少了刚刚的悲凉,显得婉转悠扬,旋律秀美。

  夜幕边缘亮起如轻纱般的微光,箫声萦绕于车间,明乐闭上眼睛等待天亮。

  ——

  ——

  ——

  “薄川,我刚刚买的桃酥,你吃不吃?”

  无字店内夏流拿着一包香甜的零嘴,问正在打酒的薄川。

  薄川摇了摇头,把装好的酒壶送去客人桌上,少嫌走过去拿扇子敲了敲他的脑袋,“你说这明乐姐为何还不回来?”

  说完还伸手抓了一块桃酥往嘴里送。

  “她不就是去帮一个有钱人送东西到仇家那去吗?”

  “可那仇家好像挺厉害的,她该不会死了吧。”

  “她死了,你不就可以独占无字店了吗?到时记得给我分几股。”

  “你!”少嫌拿着扇子指着他,面容激动,“你说得对。”

  “就凭你这句话,这个月别想从我这拿分红!”

  少嫌正在想说她福大命大,结果被明乐扔来的行李砸到撞墙。

  夏流走上去,朝明乐笑嘻嘻,“我们说笑呢,你没事就好。”不然以后就不好来蹭饭了。

  捡起行李,少嫌摸了摸脸,义正言辞道,“只要我们明乐姐没事,不拿分红算什么!”

  “算你会说人话!”

  “那我那分红记着按时给。”

  “滚!”想到了什么,明乐又问,“灵雾呢?”

  “十日前走了,说酬金去晓尘姐姐那拿。”

  十日前正是他们将东西交给皇上的时候,想来她是施了什么追物之术,幸而没有携货而逃。

  这时少嫌看见了站在一旁悠闲喝茶的穆春雪,“大哥,有些时日不见了。”

  “听说是你出的招?”穆春雪伸出左手,露出上面的赤色图腾。

  少嫌顿时一愣,随后往明乐看去,“你出卖我!”

  明乐当时在马车里也是一时顺口就说了,毕竟锅也不能她一人承担。她尬尴的把头转向旁边默不作声的薄川,“额……我先上楼了,薄川你帮我烧点洗澡水。”

  “嗯。”薄川点点头,往后院走去。

  夏流屁颠的跟上去,“薄川,我来帮你!”

  自觉大事不好的少嫌打算拉住他,结果才追上去两步,衣襟便被人扯住了衣襟。

  夏流,你算什么兄嘚……别留我一人。

  他转头看向穆春雪,桃花眼还眯了个电花,“大哥,有话好好说……”

  客人都看着呢……

  “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