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朝暮(二)

无字店 穆沧华 1918 2018-02-24 21:30:00

  一百多年前,临安还不是帝都,嵩国也不是如今繁荣昌盛的样子。彼时王与王之间争夺土地,烽烟四起,百姓们苦不堪言……

  这是人类的事,与朝暮没有干系,只是她初化人形,少了游玩的乐趣。

  她看见江岸的亭子里莺歌燕舞,好不热闹,随即化为舞女装前去与漂亮姐姐共舞。

  才跳半支舞,一群士兵走进来,领头的那人更是野蛮扫落了酒桌上的瓜果美酒。

  “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将士们保家卫国,吃水泡馍大冬天睡草席,尔等却如此淫奢!”

  此话一出,周围商贾和歌女皆惶恐下跪,朝暮看着觉得好玩,也跟着跪下。

  “大嵩律例里明确规定,将士不得滥杀百姓,官爷是要造反吗?”人群里吞过不少墨水的杜掌柜振振有词道。

  领头兵听后直接拔剑刺向杜掌柜,一剑割开他身上那件上好的茜色缎子衫,“我便是杀了你!又能怎样?”

  “官爷恼羞成怒了罢!真有本事,便将我们杀个精光好了!”杜掌柜不怕死的回道,其他商人却因无端被拉下水而汗流满面。

  朝暮不知这其中事,只觉得是将士欺负人,不由忿忿不平,站起身道,“你们打不了胜战,朝百姓撒什么气。”

  一个小女子都如此不惧强权,让商贾的胆子也跟着肥了起来,回词便接二连三的来了。

  “姑娘此言正中下怀!”

  “吾等不能护国,将自己的家护好还不许?”

  “我们吃糠咽菜,你们便能清扫外寇吗?”

  ……

  那将士心里似乎被开水烫了,剑指向朝暮,怨她煽动众人!

  “住手!小樊!”士兵后一人厉声喊道。人群皆为来人让了道,朝暮看见了一个骑马提枪的军人,他的铠甲很亮,皮肤很黄,约莫二十多岁。

  小樊愤然收剑,转身回队。

  马上之人声音嘹亮的响起,“对不住了各位!将士们路经此地看见诸位喝酒吃肉,有些情绪,还望海涵,在下冀安蕃兵校尉齐煮,在此致歉各位!”

  说完勒马转身,眼里似有悲苦。

  “慢!”杜掌柜站起身,“校尉,杜某这上好的衣服被您的属下糟蹋坏了……”

  “还你!”

  骏马上的人身形一动,长枪突然破风来,刺到杜掌柜身旁,入地而不倒,将杜掌柜的脚吓软。

  小樊回头一看,问齐煮,“齐哥,这就是我们拼死守护的人吗?那些战死沙场的兄弟知道他们是为这样的人而死吗?”

  马儿倒是甩了甩尾巴,可齐煮没有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朝暮觉得自己做错了,齐煮的眼神让她觉得难过,她虽然是一只妖,但是却被那眼神中的东西感染,她拔出地上的银枪,对那些刚松了一口气的人略带孩子气的说,“你们做错了!”

  有人回击她,“你个丫头,怎倒戈相向!真是个墙头草,是不是被那齐校尉迷了眼?”

  朝暮听后气得提着手上的枪就朝那人一挥。

  那年代常常是这样,将士们出外征战有家不能回,国土难守,这让富人更想收敛钱财把福享尽。

  可朝暮什么都不懂,夜幕降临,她握着银枪坐在枝桠上,月光很大,她依稀看见枪杆上刻了两个字:齐煮。

  她决定把枪还给齐煮。

  找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害怕齐煮看不起她,她才知道原来妖怪也会害怕被人看不起。

  她忘记自己是一只妖。

  才刚刚修成人形的她还很弱,加上没有留在狐族里学习术法,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找到齐煮。

  正是夕阳西落时分,齐煮和将士们已行了一路,就地休息,朝暮远远就看见那些将士在背对背的歇息,有的才啃了一半的馒头就睡着了。

  朝暮走上前,引得一些士兵诧异,不知这姑娘有何意。与她扯过口舌的小樊凶神恶煞的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手里的枪,“你来干什么?”

  “干你何事?”她不理会,自顾自的走到齐煮身前,递上银枪,“诺!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这两天你一直跟着我们?”齐煮皱眉问道。

  “算是吧。”

  “枪我已经用来赔衣裳了。”

  见他不接,朝暮手累,干脆像打桩那样把枪柱在地里。“那天我无心说了句不好的话,心里过意不去,便想把这枪还给你。”

  齐煮这才拔起枪提住,“天色不早了,姑娘早点回去吧。”

  朝暮笑了,连连点头,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至于另一些言辞不当之辈,我已提着你的枪把他们的裤子全勾到了河里,你大可放心。”

  这话一出,除齐煮之外在场其他人不由笑出来声。

  朝暮看他们笑,心里觉得他们这是知道自己帮他们出了气而太过高兴了。

  齐煮干咳几声,厉声喝道,那些将士才止了笑。

  “姑娘此行,未免太过出格。”他沉着嗓子道。

  “是吗?许是我家乡民风比较开放吧。”

  “不管如何,谢过姑娘了,夜深路险,姑娘还是早些归去。”看她衣服光鲜,齐煮猜她应是有钱家的小姐,便为她指路,“前面不远处有客栈。”

  朝暮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他说话的样子,诚恳,真切。从没人或妖是他这样子的。

  “我叫秦朝暮,我很喜欢你,可一定要记住我。”

  丢下这话,她便摇曳着身姿渐渐消失在众人眼前。

  小樊朝他挤眉弄眼,“齐哥,这姑娘虽然脾气怪了点,可相貌好,心地也不错,倒可以纳为大嫂啊。”

  齐煮无可奈何的摇头,不明白那长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的姑娘为何脑子有毛病。

  她的确脑子不好,因为才化为人形就敢涉足人间,人海茫茫,她就是瞧上了齐煮,狐狸眼睛产生了幻觉,偏偏就觉得他最特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