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字店

无字店

穆沧华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2-23上架
  • 15673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朝暮(一)

无字店 穆沧华 1962 2018-02-23 13:27:40

  江陵鸠雀县内————

  多少风情染了霜,白头又是谁家欢?

  初晨熹微下,船儿带着歌声从桥下游过,起涟无数,舟上没有渔夫,只有一位漂亮姑娘。

  绯衣女子赤足嬉水,那白晃晃的脚和一把莺嗓子,直叫岸边的好男儿心痒痒,吴侬软语,伊人水一方,呐呐呐,没有世人不重色相。

  丹唇染得好似晚霞,这女子长了张艳而不俗的脸,一上岸,长裙掩了雪足,叫人难免失望少了便宜看。

  这女子叫秦朝暮。

  此时秦朝暮不理会旁边男人的搭话,一扭二摆的走到一个店铺面前,抬头,匾额上唯有一“无”字。

  明乐此时正在为店里生计发愁,抬头便见一位美人朝她妩媚一笑,让同为女子的她也不由心神微漾。

  笑随心动。

  “哟,姑娘是打尖还是住店?”

  “我要喝茶。”秦朝暮眉毛一挑,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眼前女扮男装的明乐,柔若无骨的手如蛇爬般摸到明乐手上。

  正在打算珠的明乐冷不丁的起了鸡皮疙瘩,另一只手握起桌上的毛笔,用笔尾点了点秦朝暮的尖下巴,“姑娘要喝什么茶?”

  莫要以为明乐有断袖之好,她也只是礼尚往来。

  “一杯醉人茶,莫添七月雨。”

  秦朝暮答道。

  下一刻两人像有默契般的收回手,明乐领她到了一处偏僻的位置,又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想,秦朝暮该是不会喝茶的。“姑娘贵姓?”

  “秦朝暮。”

  涂了丹蔻的葱指尖尖,姿态娴雅的接过杯盏,薄饮一口,“这店就姑娘一个人?”

  “怎会?还不得累死我!只是今儿太早了,一个昨个逛花楼回来太晚现在正在楼上睡成死猪呢。”

  “是个公子喔,俊不俊?”秦朝暮突然问道。

  “一个色胚,再俊也俊不过姑娘,还有另一个呢,老实人,在后

  院忙着给菜浇水。”

  “想必是个老汉。”

  “不,是个姑娘家,不过活了两百年,你也知道魅这东西是很难变老的。”明乐笑着打量朝暮的脸,“就和你一样。”

  “可不一样。”朝暮纤指抚了抚自己美艳的脸盘。

  这不老容颜,不知多少凡人求断了腿。明乐心里也怨老天不公,当年衣泽怀她怀了一百年,她出生后的三天内更是金乌不落,人间出奇明恍,可是真见了鬼了,她竟然是凡胎!没有从衣泽身上得到半点仙气,就连衣泽故交谢晓尘也不由大感失望,从她一岁起就嫌弃道,你个女娃娃,让你娘亲吃了这么多苦头,竟还是随了你那凡人爹,不中用呐!

  唉,所幸后来衣泽授她武艺与玄术,一招“洗心换骨“施展起来也算是略显神威。

  咳咳,回过神,明乐又把笑容调得更真诚,毕竟这妖怪的钱可比凡人的钱来的快多了。

  “他们虽然性格迥异,但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狐妖姐姐莫再和我探底细,快说明来意,我也好做生意。”

  这时楼上有动静了,谁开了门又关了,接着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朝暮望去,楼梯上的男子锦衣绣靴,美玉挂腰,宝钗冠发,再看那脸,皮肤和姑娘一样白皙,加上一双桃花眼不由让五官有点女气,瞧着像个养尊处优的主。手上轻摇水墨扇,朝朝暮礼节性的一笑,“今天来了个漂亮姐姐,让寒地添了艳色——哎呦——”

  只见刚刚还隽秀可人的男子才说完话便因踩空了一阶,连人带扇的从楼上摔了下来,惹得朝暮掩面而笑,明乐自觉丢人,感叹他帅不过三秒!

  大字躺在地上的男子,抬头尴尬一笑,捡起扇子,起身后又摸了摸头发,自壮声势的甩开折扇,气宇轩昂的走到秦朝暮面前,“在下曲少嫌,无字店二掌柜,姑娘有些面熟,可是在哪处见过?”

  朝暮笑而不语。

  “秦姑娘是客人!”明乐起身揪住他的耳朵,用力一扯,少嫌疼得惨叫。明乐又道,“喝茶的客人。”

  一听是来喝茶的,少嫌马上老实起来,想他人生在世,泡妞诚可贵,金钱价更高,何况来者为妖。

  “见笑了。”明乐松开手,略带歉意的一笑。“秦姑娘有何事?还请说来。”

  “没得别个事,就想借赤桑枝一物。”

  这时后院的薄川浇完了所有的菜和草木,走到大堂,朝明乐恬静一笑,在桌上点了一盏香炉后安安静静的坐在账台,是她一贯的风格,谁也没有打扰。

  香烟袅袅,驱了些一夜关店来的闷气。

  九百年前,河伯赤桑爱妻阿蓉死去,他化身大树,凝聚阿蓉芳魂,赤桑树成精的那天,阿蓉的确复活了,但她发现赤桑已死,不由心灰意冷,随后入了佛门,削下的烦恼丝变成了赤桑枝。

  “传说赤桑枝可造人骨血,所造皮相与生前无异。”朝暮一晃神,耳边好似响起了边关的号角,有人雄姿英发,银枪威武。

  “不知姑娘要造谁人身躯?”少嫌颇好奇的问道。

  “一个故人罢了。”朝暮手心向上,一张一合间掌中闪现玄光,“他死后,我强留了他的魂魄,我去了许多地方,终得贵地有赤桑枝一说。”

  “且不说赤桑枝复活血肉一说有待考实,此举有悖天理,乱了阴间六道轮回。”明乐见朝暮眼神渐冷,轻声说道,“秦姑娘,家母曾叮嘱赤桑枝只可售汁液以供疗伤,所以还请姑娘莫要为难于我。”

  “衣泽大人既订下如此规矩,不就说明赤桑枝可复血肉是确有其事吗?”

  明乐和少嫌皆未再答,他们已是在默然逐客,赚不到银子,浪费口水作甚。

  眼见两人无动于衷,朝暮咤然。

  “你们想要什么和我说便是,只要能让我那故人复生,做什么我都愿意。”

  “秦姑娘真情实意,我等皆明,可天道更要遵。”明乐无可奈何的说道,这困于情的妖怪,拗起来真是说不听。

  少嫌已见过不少这样不听劝的妖怪,多说无益,起身走向薄川,打算练练自己那狗爬字。

  “河伯可以,为何我就不可?那赤桑枝于你们毫无用处,不如予我,到时出甚因果报应,皆由我承担——”

  门口进来了两位客人,明乐觉得正是逐客好时机,“秦姑娘,来客了,我要忙去了,姑娘请自便。”

  害怕再多说,反让朝暮生出希望,明乐赶紧离开,走去给客人倒茶,“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客人眼珠子看向挂的菜牌,“来一盘清炒莴笋,盐焗鸡腿……”

  明乐让薄川一一记下,眼尖的瞥到朝暮已离去。

  唉,自上古时期,人妖恋便屡见不鲜,想她那得道成仙的娘,还有这朝暮,不都是着了道的吗?情跨越了种族,缠上谁,管你是妖是仙,逃不掉的。

  走出店后,外面大街小巷开始热闹了,那些想向她一求芳名的男人自讨没趣,也散开了。朝暮依旧唱着她的曲,上舟,自渡。

  这舟被朝暮作了法,才一盏茶的功夫,小舟已驶入深山之处。

  朝暮上了岸,一挥袖后,刚刚那竹筏小舟已不见,莫说舟了,河也不见了。

  前面有一雅致木屋,朝暮走向前去,推门而入,里面挂着一套男人的铠甲。

  她摸着那染血的甲片,眼睛却痴痴看着手心的一团玄光,“将军,奴家此心不轻移。”

  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秦姑娘,放下吧。”

  玄光微弱的闪现,朝暮惊诧的对着那光,好久没听见他的声音了,可,“怎可放下,齐煮。”

  爱已成执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