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青葵盛夏

第四十四章

青葵盛夏 空城旧意 2148 2019-01-12 03:00:00

  我微眯着眼看着她:“你想怎么比?”

  “把刚刚学的那支舞跳一遍,再让慕晨评价谁跳的好。”

  他摊摊手:“这还用评价吗?当然是我家宝宝跳的好啊。就算只站在原地转个圈儿,我也会觉得是她跳的好。”

  安慕晨护短,随时随地,不论什么事,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需要理由。

  “哼!不公平,为什么?”

  “我偏袒我女朋友还需要理由?你要是在大街上被人欺负我肯定帮你,毕竟咱认识。”

  女生也没再纠缠,甩头走了。

  安慕晨倚着压腿的横杠,带笑看着跟舞蹈班学员玩得不亦乐乎的我。

  上午就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他又带我去武术班,他可以一脚把吊着的沙袋踢出去老远。我使出吃奶的劲也只让沙袋晃了晃。

  他拉着我的脚,笑着拍拍我的脸:“别踢了,小猪蹄都踢红了。”

  “哼,为什么我踢不了那么远?”

  他轻轻揉着我的脚背:“你是女孩子,力气小是正常的。你也不需要那么大力气,出力气的事,有我。”

  吃午饭,他把我带到一个很高档的酒店吃饭,大厅的尽头还有人弹钢琴,拉小提琴。

  随便点一个菜就上千块,我看着他点菜,想把菜单抢下来,他笑着阻止:“放心,一顿饭我付得起。”

  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就算现在正是不冷不热的天气,也还是开着空调维持最舒适的恒温。

  乐师演奏的轻音乐很宁神,加上优美的装横,有一种浪漫的气息,在这里吃饭简直是一种享受。

  菜真的很好吃,也算没愧对他的价格。

  本着都是钱的心态,我发誓要把菜都吃完,玩了一上午,本来就饿了。

  吃得差不多,他突然问:“最近没在你身边,学习怎么样?”

  我筷子顿了一下:“挺好啊,和以前一样。”

  “真的吗?你最近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应付学习。”

  其实他知道为什么,但他不能问出来,答案伤他也伤我。

  前一刻的美味佳肴,这一刻在嘴里如嚼蜡一样。

  “高三学习紧张,我一下没适应好……”

  他眉头微微一皱,将筷子一把插到碗里:“说实话,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

  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和我说过话,平时勾人的丹凤眼微眯着,审视着我。

  我心里泛着委屈,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我不想学习,学习一点趣味都没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做同一件事。我不喜欢……”

  他拿出钱包,去前台结了账,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的拉着我走出餐厅。

  我使劲甩着他的手:“放开,放开我!”他力气比我大那么多,如果他自己不想松开,我根本不可能甩开他的手。

  我附下身咬了他一口,他回过头看我一眼,接着往前走,任我在后面挣扎。

  他带着我绕进了这家豪华酒店后面的巷子,酒店的剩饭剩菜回收处。

  这个时候的晌午还有些热,整个小巷都弥漫着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油渍味。一桶桶剩饭倒进回收车里的时候,更是臭不可闻。

  开回收车的干瘦男子带着一个发黑的棉口罩,将洒出来的剩饭铲到旁边的桶里。

  安慕晨将我拉到身前,指着那一桶桶剩饭:“是不是很难闻?”

  我向后退了一下,点头。

  他推着我的背,不让我后退,看向那个男人:“那他呢,他就不觉得臭吗?他就觉得这里的气味很好闻?他每次开车经过人家门前,会受到多少唾沫和白眼。

  你以为他想干这些吗?前面舒服雅致吧,谁不想在前面点一桌大餐,吹着空调享受?但他有什么办法,他要养家糊口。

  他要努力给妻子安逸平静的生活。他要给孩子报特长班,你知道特长班每年要花多少钱吗?

  父母卧病在床,而没钱治疗的痛苦你能理解吗?

  你现在有叔叔阿姨宠着你,惯着你,爱着你,他们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你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他们总有一天会老,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是想坐吃山空在家啃老,还是想嫁个有钱人当个花瓶?

  我尊敬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他们肯为家人忍受着一切。肯踏踏实实做事。

  我尊重他们,但我并不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我也不想让你没有过上优越生活的资本。

  你什么都有,时间,机会,物质,你现在应该努力,不是在学校混日子。

  你对得起叔叔阿姨,对的起我两年的辅导吗?”

  说到后面,他几乎是吼出来的,眼睛泛着红。

  我转身扑倒他怀里哭:“慕……小晨,我没有想放弃学习,我想你啊,没有你在,我对学习提不起兴趣。

  都怪你,把我惯坏了……”

  他用力回抱着我,声音轻轻的安慰:“宝宝乖,你想我,就更要努力学习啊,考到同一所大学,我们就可以经常在一起啦。

  现在不努力,以后还有四年,这么短时间都受不了,以后四年怎么办?

  想远一点,我们以后会有一个小家,我们也会有可爱的孩子,如果有一天我出什么事,不能动了,要你养我。或者……永远离开了你和孩子们,那你该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的家怎么办?

  这是我永远都不想发生的事,但万一发生了,我得给你留好退路,而你最好的退路,就是你自己。”

  我死死抱住他:“慕……慕……小晨”

  他吻着我头顶:“乖啊,不哭,不哭,接下来加油好不好?”

  回到学校后,我将所有作业翻出来,趴在上面大哭一场。同学们看着都很急,但谁都安慰不好。

  哭完后,我打开作业做了起来,从这开始,我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很少和同学嬉闹,也不会再争强好胜的,别人说我坏话我就一定要怼回去,别人激我就气冲冲的上去准备打架。

  除了摄影棚必去,假期我就在叶欣家、我家写作业。

  每天的日常,就是拉着学霸同桌讨论一个题的各种解法。连手机,mp3里的音乐都换成了单词和公式。吃饭加上厕所二十分钟,连带着郑开阳、叶欣、陆章吃饭都不安生。

  没一个月,我的名次就回了原位。

  郑开阳看着我写作业,忍不住提醒:“小猪啊,吃饭啦。”我点头:“好,这个题……算了,明天慕小晨放假了,我去问他。”

  他盯着我的侧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