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白发魔帝穿越后

第四章 学有所成

白发魔帝穿越后 梅香苦寒来 2562 2018-02-14 08:39:28

  雪嬷嬷带着皇甫紫悠走到院子里的假山旁。把手伸进一个不起眼的缝里。轻轻一按,一旁的地上瓷砖竟然自然的分开了,隐约可见下面是楼梯,至于通向何处,相必一会儿就知道了。

  雪嬷嬷带着皇甫紫悠穿过密道。映入眼帘的是参天大树,回头看她们刚才出来的地方,尽是被大大小小的灌木挡住了,如若单从外面是看不出那里有个出口。

  “接下来你要记得你走过的任何地方,不然在这里很容易迷路。”雪嬷嬷严肃的说道。

  皇甫紫悠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周围除了参天大树之外,云雾缭绕,抬头看天上的太阳也是模糊的,虽然皇甫紫悠对阵法不了解,但也隐约感觉的出,这里被高人布置了阵法,看来她的母亲也并不是,足不出户,简简单单的世家千金。

  皇甫紫悠向雪嬷嬷点点头,表示她明白。

  雪嬷嬷对皇甫紫悠说了声“跟紧我。”便在前面带路。

  皇甫紫悠紧跟着雪嬷嬷的步伐,并且时不时得四周看看,便于记路。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皇甫紫悠已经跟雪嬷嬷走出了密林,不远处这是一个庄园。周围长满了银杏树,而此时正是秋天,金黄色的银杏树围绕着木屋,甚是好看。皇甫紫悠的脚下正有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向木屋。她跟着雪嬷嬷走到庄园前,雪嬷嬷回头对她说:“小姐,请您记住下面我敲的节奏。”

  皇甫紫悠点点头。得到了她的回应,雪嬷嬷有节奏的敲了十下门。回头看向皇甫紫悠,皇甫紫悠点了点头,表示她已经记下。过了一会儿便有一个老头把门打开。

  看着皇甫紫悠他很惊讶,便问雪嬷嬷:“她是?”

  “回夏伯,她就是夫人当年诞下的小姐。”雪嬷嬷恭敬的答到。

  “这是真的吗,她真的是谢丫头的女儿。”被雪嬷嬷叫做夏伯的老头激动的说。

  “是的,夏伯。”

  皇甫紫悠心想能让雪嬷嬷如此恭敬的人,必定不是简单的人物,恭敬的向老头行了一礼,说:“以后我肯定会经常来这里,还望老爷爷多多关照。”

  夏伯眉开眼笑的说:“我姓夏,她们都叫我‘夏伯’,不过你既然是谢丫头的女儿,那就叫我夏爷爷吧!”

  皇甫紫悠甜甜的叫了一声“夏爷爷。”

  夏伯便乐呵呵的笑起来了,说:“这嘴甜的和你母亲当年有得一拼,不过可惜啊,你母亲…哎…”夏伯越说越失落,随后便转身进了木屋。

  皇甫紫悠不解得的看向雪嬷嬷,雪嬷嬷说:“我们边走边聊。”就带着皇甫紫悠进了木屋。

  雪嬷嬷说:“夏伯大概是触景伤情了吧!这会儿肯定又喝酒去了,哎……,也难怪夫人未嫁给老爷以前,除了国公府的人就夏伯对她最好,夏伯是夫人以前的授课先生,博学多识,但自己却没有子女,于是她便将夫人当做女儿来看待,夫人对他很是尊敬,遇到事时,很多时候夫人都会听取他的意见,可有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夫人未听取他的意见,就是嫁给老爷。最后夏伯和谢国公一样犟不过夫人,于是他就来到这里隐居,给夫人留下一句话说:“丫头,是对是错,你自己试后就知道,为师能做的也只能如此了,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为师说得对,在到这里来找我吧!”夏伯说完后就关上了门,不管夫人怎么敲,他都不开门,直到夫人产下你后不久,夫人抱着你,跪在门前说她后悔了,夏伯才给她开的门,从此以后夫人就经常到这里,陪他老人家下棋聊天。只是夫人心中还是放不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后来起床都困难,就没有再来过了,夏伯也为此很是伤心。但对于夫人来说,夏伯已经是她在这世上除了谢国公府的人之外,唯一相信的人了,所以夫人让我带你到这来,不仅是因为这里隐蔽,更多的是夏伯值得相信。”

  说着雪嬷嬷已经带着皇甫紫悠走到了一栋单独的阁楼前,雪嬷嬷推开阁楼的门,对皇甫紫悠说:“小姐,你以后就在这里学习,我和夏伯都会教你各种技能,这楼上有单独的房间,短期内你都可以住在这里,你所需要的东西,昨日我已经为你添置全了,你再看看有什么需要,就给老奴说,老奴尽快为你办好。”

  皇甫紫悠在阁楼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转了一圈,发现雪嬷嬷真是心细,她没想到的她雪嬷嬷都为她想到了。

  阁楼分为四层,一楼布置的很宽敞,用于让她学习礼仪以及练武用,二楼与三楼是书房,里面的书架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书籍,里面有许多还是孤本,当然这是皇甫紫悠后来才知道的,墙上也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字画,在三楼靠窗的位置有还一个书桌,上面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四楼是她的闺房,衣柜里有各式各样的衣服,化妆台上有多种多样的首饰盒和化妆品,雪嬷嬷说,母亲告诉她,她既然是世家千金,吃穿用度自然也不能差,并且里面还有许多乐器,总之,这阁楼里一应俱全。

  皇甫紫悠没有再让雪嬷嬷添置东西,毕竟她也只能短时间的住在这里,不然定会让丞相府里的那些不能见她好的人发觉,她倒是不怕,可母亲还重病在床,她不得不为母亲考虑周全一些。

  从此以后皇甫紫悠就在这个庄园里努力奋斗,在这里她除了跟雪嬷嬷和夏伯学习各种技能,就是拿着谢丽淑交给她的谢氏武功秘籍钻研,偶尔回去看见谢丽淑,陪她聊会天,渐渐的谢丽淑在她的开导下,也放下了过去,身体也慢慢的在恢复。

  在这期间,皇甫致的小妾们有时也会再来骚扰她们,但她们都不予理睬,后来她们也没什么兴趣了,也就很少在进母亲的院子。

  ……

  五年后,皇甫紫悠已经满了十岁,此时她正躺在银杏树的一根细枝上,手里拿着个玉箫,悠闲地吹着曲子,若是五年前,她可是轻踩一下她现在躺着的银杏树枝都会断的,而如今的她,武功卓绝,即使树枝再细她也能平稳的躺在上面。

  树下谢丽淑正和夏伯再下棋,夏伯眉头紧锁,而谢丽淑却悠然自得的品着茶,谢丽淑慢悠悠地说:“夏伯,快下吧,你都想了一个时辰了,你若在不下,就当你输了。”

  “死丫头,急什么急嘛,你的棋还是我教的呢,骄傲什么嘛。”

  “我下不赢你,我请个人一定能下赢你,于是夏伯走到皇甫紫悠所在的银杏树下,说:“小悠悠,你下来帮夏爷爷下一局呗,杀杀你母亲的锐气。只要你赢了,夏爷爷给你一个宝贝。”

  皇甫紫悠看了一眼夏伯说:“夏爷爷,你有什么宝贝是我不知道的,上次你就骗我,这次我可不会在上当了,你呀,还是认输吧!”

  夏伯看皇甫紫悠不信他,着急的说:“真的,夏爷爷真的没骗你,若是我骗你,你以后就不再给我做饭吃,行不?”

  皇甫紫悠心想,“这老头有多爱吃自己做的美食,自己还是清楚的,有一次为了吃她做的一顿饭,将自己从不外传的必杀绝技都教给了她。他现在竟然用这个打赌,看来是真的有好宝贝。”于是皇甫紫悠从树上轻轻一跃,来到夏伯面前,说:“你说的是真的?”

  夏伯看她动摇了,连忙点头。

  皇甫紫悠看他一脸真诚,于是说:“你若是敢骗我…哼哼…以后都别想吃我做的饭。”

  说罢便走到棋桌前和谢丽淑下起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