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妖花绝泪

背叛

妖花绝泪 鬼零零 2468 2018-02-14 09:56:39

  花汐舞问殊玥“是谁让你杀三长老的”殊玥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份委托书,委托金和地址等信息都是凭空出现的,”花汐舞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什么样的人能知道妖族所在的地方。

  一阵白光后俩人被传送出去,一出去就看见花清尘正在等待他们,花清尘上前握住花汐舞的手“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你都已经走了半个月了”花汐舞感觉只是两天的事情没想到过去这么久,应该是传承时耽误了时间,花汐舞踮起脚尖摸了摸花清尘的头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你放心,我不是好好的嘛”

  花汐舞兴奋的给花清尘介绍自己的新侍女殊玥,却没注意到摸头时花清尘眼底异样的神色。

  花汐舞知道弟弟对于空间之力也是有一定造诣的,她想给弟弟一个惊喜,就先没将空间禁锢给他。

  花汐舞和殊玥走到了灵素楼,这是花汐舞的寝宫,殊玥找了个偏房住下了,刚歇息,就远远听见一个人喊道:“族长,族长”花汐舞应声出去,是一名妖族子弟。

  花汐舞问:“怎么了,有事吗”

  小厮回答道:“众长老让您去大厅商议族长仪式”

  花汐舞到了大厅后,十位长老都坐在上面,中间留了个空位给花汐舞,等花汐舞坐下后,二长老先问:“族长,这仪式还按原先的来行吗?”花汐舞也不讲究那么多回答道:“怎么办都行,你们决定就好”花汐舞说完就转身离开,让八长老不禁摇了摇头说:“你看看,哪有族长的担当,这种荣誉的事情,怎么能这么轻易决定”大长老说:“行了老八,族长是返祖奇才啊,不能忤逆。”

  花汐舞到没想那么多,蹦蹦跳跳地去了弟弟花清尘的灵潇阁,大老远就看见花清尘正在修建盆栽。花清尘一看见花汐舞就停下手中的事,忙倒了杯茶,花汐舞笑眯眯地喝了进去说:“马上就是族长仪式了,到时候我送你一件礼物”

  花清尘“多谢族长的好意”

  花汐舞无奈地说“我们是姐弟,你从五岁起就这么叫我族长,不叫我姐姐”花清尘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不情愿说:“族长就是族长”花汐舞也不勉强回了自己的灵素楼,殊玥已经打理好了床铺。

  花汐舞就开始巩固自己的妖幻之境和火灵芝的灵力,两个月转眼及逝,等花汐舞再睁眼时,还剩一周就是族长仪式了,殊玥也恢复得差不多。

  花汐舞算了算,今晚就是月圆之夜,每到月圆之夜,她就会显出魔族特征,她的妖力就会尽被压制,她平时修炼的都是妖力,不敢太过于修炼魔力,但每个月圆之夜,魔力盛行,是修炼魔力的不二之选。

  她的情况告诉了侍女殊玥,有契约在花汐舞倒不担心她会说出去,殊玥也没想到花汐舞的身份这么特殊,点了点头。

  花汐舞去了一个山洞,这个山洞是小时候她和弟弟花清尘探险时发现的山洞,一直以来花汐舞都是在这里渡过月圆之夜的。

  月亮已经完全出现了,花汐舞妖力最微弱魔力最强的时候,这时听见外面一阵声音向她而去,不久这个山洞就被包围,花汐舞惊觉不妙,无奈她妖力压制,空间之力也使不出,一直以来她都能穿越时空,所以一切法器她都留给弟弟花清尘,此时她却被困。

  只见八长老领着其他几位长老进来,看见她魔族的样子,几位长老都是一惊,八长老阴笑道:“我早就说她是一个妖族和魔族的混种”花汐舞心里那个气啊,大声骂道:“老杂种”八长老气的一道灵力挥过去,花汐舞只能用魔力抵御,这一手摆明证实她的身份。

  花汐舞正想办法时就听见八长老说:“花汐舞,你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并知道你的事吧”花汐舞不语,这件事只有她和殊玥知道,她怎么知道这个老杂毛怎么知道的。

  花汐舞就看见弟弟花清尘从几位长老间走出,花汐舞立马将花清尘拽到身后说:“弟弟别怕。你们一群老杂种,有本事冲我来,别对我弟弟下手,他只是个妖族”

  八长老突然哈哈大笑:“花汐舞你可看好了,就是你的弟弟检举你的”花汐舞惊愕地看向花清尘,她知道那只是八长老一面之词,只要花清尘不承认,她绝对相信她弟弟,没想到花清尘对她点了点头,花汐舞拽着他的手不自觉地放了下去,她没有哭而是眼神中透着一种悲凉,说“我们是世界上彼此唯一的亲人啊”

  花清尘冷笑说:“因为你,我的好姐姐,没有人会注意我,死了都不一定有人知道,凭什么我天生就得伺候你啊,凭什么你天生就比我好那么对”

  花汐舞摇了摇头说:“我一直处处关心,你是我弟弟啊,何来伺候”花清尘突然大声说:“我不是你弟弟,你别把我当你弟弟”

  花汐舞冷笑一声,她这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弟弟不要她这个姐姐了,真好笑,问道:“你是怎能知道的”

  花清尘恢复了一贯的淡漠说:“一次我来到这个山洞,想着和你当年探险时的情景,正巧看见你也过来,慌忙下我躲了起来,这才看见”

  花汐舞崩溃极了,大声笑道:“哈哈哈,我弟弟,我的亲弟弟啊,我最宝贵的人啊,我的命啊,居然是伤我最深的人”

  大长老其实对花汐舞还是蛮赞赏的,但眼下欣赏也没有妖族安危重要说:“花汐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花汐舞此时心如死灰,她动用全身魔力,头发挥舞,魔纹暴涨,趁他们不注意冲向他们所在的山口,“孽畜,哪里走”花汐舞虽出其不意,但几位长老也是上百年的高手,才十五的花汐舞虽得到传承,那只是妖力,魔力她虽有先天优势也不敌百年的老怪物啊。

  几位长老用妖力编织了一张大网,就在这时,殊玥从外面趁其不备刺伤了大长老,她毕竟曾经是杀手,身手敏捷,一个闪身就将花汐舞劫走了。

  花汐舞身体本来就虚弱,刚才妄想突袭,身体几乎要虚脱了,殊玥问:“主人,怎么样了”花汐舞回答说:“还行,能撑住,你怎么找来了”殊玥说:“我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听见他们要去山洞,就知道事情不妙,好在你还没说我是你的侍女,也没几个人知道,我才能趁乱逃出来,现在怎么办,没有天宝船我们怎么离开妖界”

  花汐舞拿出上古十二大神器之一的紫金壶,它能穿过屏障,两人躲进紫金壶,外面追兵已经到了,紫金壶瞬间透过屏障,飞走好几十里,花汐舞收回紫金壶。

  殊玥不解地问道:“主人,你既然有紫金壶,刚才为什么不跑呢”花汐舞叹气说:“十二大上古神器有六件在我手里,这要让妖族其他人知道,我的神器肯定也会因保护为名收走,不到万不得已就不使,刚才你要不来我也就早使了,他们肯定看见了,现在他们不仅要追查我,还要夺我的紫金壶”

  殊玥感到危险说:“那主人你现在怎么办”花汐舞有气无力地说:“就在这里将就一夜,等明天我恢复再说吧”殊玥点点头让花汐舞枕在她的双腿上,能让花汐舞更舒服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