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请教会我什么是爱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三) (完)

请教会我什么是爱 礿七 1976 2018-02-13 20:53:31

  她很少会后悔,即使做了错事又如何?她父亲是上古神长子,这天下谁都要礼让她三分。

  可她想或许就是因为她这么跋扈,上天才会这么惩罚她吧。

  那日,龙母因诞下龙子上门拜访。她在一旁听父亲于其交谈,兴致缺缺。就跑去了父亲的书房,见一奇特的壶就拿来把玩。

  玉壶形状别致,花纹精美。她在手里摆弄着,好不欢喜。

  “央央,”

  温和的女声陡然转而尖锐,“央央,快放下它!”

  她转过头就见是龙母,手上玉壶突然光芒四射。然后她便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见到了就是父亲怒不可遏的脸,母亲在一旁微微哭泣。

  “你知不知道,要不是龙母,你现在早就去阴曹地府报道了!”父亲气的这着她的手都有点颤抖。

  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龙母为了保护她,被吸进了上古神器之一的炼妖壶中,生死未明。

  她自那以后一直自愧不如,悄悄潜入龙宫,装成侍女在龙宫整整守候了他七年。

  三百年后,她第一次在一场宴会上见到了长大成人的他,剑眉星目,英俊沉稳,让她的心不由得快速一跳。

  她想他若是能成为她的丈夫,也是极好的。

  可年少的无知终要付出代价的。

  诛仙台上,她头发散乱地跪在地上,身前的神官念着对于她的判决。

  “偷盗神器,诛杀同僚,最该当死,念其父之功德,死罪可逃,活罪难眠。上销魂钉,压泰山下五百年,悔其过错。”

  神官读完后将诏书往身后一放,对她说道,“你可有疑议?”

  她敛眸不语。她比谁都明白是谁想要报复她。

  她想,萧烨,如果那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便让你如愿可好?

  神官见她不答,抬手示意可以行刑。

  她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低头便看到了面前深不见底的漩涡。然后在一阵惊叫下跳了下去,她闭上眼睛,弯起嘴角,萧烨,如今你母亲的命我还给你了。你是不是可以爱爱我了?

  她的一生她所做的从未后悔过,可这一刻她终究还是泣不成声。她躲在门后,捂着嘴巴听着萧烨的一句句真心。

  他说,我是错了,可我错的只是报复她的行为,我知道错了。至于你问我爱不爱她,那恐怕是上神多想了。我于她只是愧疚。

  她捂着嘴脱力地从门上滑落,原来只是愧疚阿。

  一时间泪流满面。

  苏礿在门外再次挑眉问道,“你可是想清楚你说的话了?”

  “我很清楚我说了什么,爱和不爱没有谁会分不清。”

  她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也不作答。

  气氛安静了下来,两人神色都在等待些什么似的。

  半晌,门打开了,柏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她如释负重地松开了眉头,也不鸟后边的萧烨抬脚就想进去。

  “上神。”萧烨叫住了她,满脸嘲弄,一双漆黑的眼眸厌恨地看着她,“您可是满意了?”

  她呵了一声,转过身,健步如飞地来到他面前,一只手狠狠拉过他的衣襟,眼里燃气熊熊的怒火,“满意?本神不要太满意,本神看你这幅失神落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毕竟她以前照顾你整整七年,七年来就没睡过几个安慰觉。你大了以后,身体但凡有一点不舒服,她自己在房间里就寝室难安。几百年前你打仗受伤,她为了能让你伤口快点好,不惜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也要帮你弄到血灵芝。你呢?阿?你做了什么?除了日日夜夜变着法伤她的心,报复她,眼睁睁地看着她跳下诛仙台以外你有做过人事,说过人话么?满意?其实本神真不是那么满意,但是毕竟对于你这种恩将仇报的货也不能要求太高不是么?”

  萧烨紧抿着唇听着,额头青筋慢慢暴起,最后又颓然地平复。

  她松开他的衣襟,又好整以暇地帮他抚平,眼睛却死死盯着萧烨,“别忘记你的承诺,从此以后你永不再见她。”

  “我,自然会遵守承诺。“他颓然地松开手,摇摇晃晃地从她面前走过。她在后面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小姐,二皇子怕不是会信守承诺的人。”柏生在一旁皱眉出声。

  她嫣然一笑,又想起那日男子再次找到她的决绝之色,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毕生所爱,甚至他的漫长的一生有可能都只能在苦痛中,但他都不介意,他只要央央活下去,不爱他,忘记他都没有关系,他可以等,他可以忍。

  他求她帮他演一出戏,让央央知道他不爱她,这般央央便可以放下执念。

  她的视线停留在他因为恳求而有点羞红的脸上,不悦地翘着二郎腿,就这么放过他,她实在是于心不忍。

  她眼珠子转了转,拿着扇子掩面一笑,“本神帮是可以的,但希望二皇子日后不要再扰了我家央央的清净。”

  她说完,想了想,又加道,“永远。”

  萧烨愣了愣,眸色慢慢沉了一下,拱手欠身,“可以。”

  夜色越发的沉了,一向漆黑无比的星空中竟不知何时有颗星星闪烁着,明亮显眼。

  她抬头注视着天空,目光柔和,“你以前有看到过这颗星星么?”

  柏生摇头。

  她柔声,“其实那一直都存在的,就像是萧烨对碧央的爱一直存在,从未消失过,只是他从未发觉过。”

  “或许,”她伸手想要抓住天空上的星星,“我该给他一次机会。”

  “算了,不能助长恶势力,柏生你代我好好看着他。“她收回手,又一副深痛恶绝的模样。

  柏生默默点头,内心汗颜。主子精分,怎么办,在线等,急。

  房子的门被柏生轻轻关上,远处一双桃花眼难掩眸中兴致,微微上挑,嘴里喃喃自语道,“苏礿。我们还会再见的。”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