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恋之不知求己更求谁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夜深惊梦

悠月恋之不知求己更求谁 我不是浮萍 2460 2018-08-11 00:39:00

  是夜,胡悠悠怀着坐立不安的心情睡下了。

  忽闻一声怒吼:“妖女,毁我清白,拿命来!”

  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戴着银白色鬼面具,两眼猩红的墨羽手持长剑出现在她面前,剑尖直刺心脏。

  “啊!”

  胡悠悠一声尖叫。

  猛地睁开眼睛,只见一堵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石墙充盈着整个视野,哪有半点墨羽的影子?

  “原来是做梦,吓死宝宝了!”

  胡悠悠惊出了一身冷汗,捏了个静心诀,依旧觉得惊魂未定。

  “啊!”

  一翻身,胡悠悠不禁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尖叫。两颗黄澄澄的眼珠突然映入她的眼帘,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嘘,安静点,胡悠悠你老是这样大呼小叫的,会打扰别人休息的。”五爪金龙眨了眨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龙龙?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胡悠悠一骨碌坐了起来,连连后退,缩到了床脚,拉开了与五爪金龙的距离。心道:这丫的难道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吗?半夜居然还跑到别人床上,还有没有半点羞耻心了?

  “我怎么不能在这?”五爪金龙一手支着脑袋,幽幽地回答。

  “不对,我明明设置了禁入结界,你怎么进来的?”胡悠悠感应到自己设下的结界完好无损,不禁疑惑道。心道:难道我还在做梦吗?

  “你觉得你的禁入结界对我有效吗?”五爪金龙缓缓坐起身来,微微勾了勾嘴角,嘚瑟道。

  “就算没效,你也不能擅自闯进来吧?”胡悠悠见他的腿挪开了,立马翻身下床,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本龙特意来看看你‘闭关’的情况怎么样,结果却发现你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叫都叫不醒,看得我都觉得困了,就借你的床睡一觉啰。”五爪金龙“扼腕叹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呃……”一看五爪金龙这浮夸的表演,胡悠悠顿时无语至极,心道:竟然说出这种瞎话,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有什么关系嘛!你把我当成那小子不就行了?你们以前不经常一起睡吗?”五爪金龙不以为意。

  “不行!”胡悠悠果断拒绝,随即道:“你是你,月明是月明。你要真想睡这,我把床让给你就是。”

  言毕,转身就往外走。

  “呵。”五爪金龙轻笑一声,一骨碌“滚”到了靠墙的一边侧躺着,随即朝胡悠悠招了招手。

  胡悠悠只觉身体一轻,眼前天旋地转,待镇定下来,睁眼一看,自己已经侧躺在了石床上,身上压着一条胳膊,身后颀长温热的身子紧挨着自己,脖颈扫过丝丝温凉的气息,酥酥痒痒的,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不由尖叫道:

  “啊!你干嘛!再乱来我可要还手了!”

  “你觉得有可能吗?”

  身后充满了调侃与不屑的声音传来,胡悠悠顿时爆发了,大骂道:“破龙!死龙!混蛋龙!大色狼!可恶的流氓!”

  “骂我没用的,除非你的实力比我强,否则休想挣脱。”五爪金龙乐不可支地回答。

  感受到来自五爪金龙的一万点暴击,胡悠悠顿时泪流满面,哽咽道:“呜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仗着自己的神力欺负我有意思吗?”

  “……”五爪金龙顿时安静下来。心道:那小子明明没有苏醒过来,为什么我一看到她哭就会觉得心痛难忍呢?

  看到五爪金龙的爪子突然紧紧地握成了拳,指隙间渗出了丝丝略带金色的血液,胡悠悠心头一紧,止了眼泪,忙问道:

  “喂,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你睡吧。本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五爪金龙松开手,掌心的血液瞬间消失,手掌上看不出任何伤痕。

  见五爪金龙松开自己,闪身至一旁的石凳上自顾自地发起呆来,胡悠悠一跃而起,微笑道:

  “龙龙,我打算明天回千门宗一趟。”心道:悠扬姐他们大概还只有筑基期修为的样子,不可能到这来,趁着还有时间,不如去看看他们。

  “为什么?”五爪金龙回过神来,不解道。

  “我记得师父说过千门宗离这不远,我想用两天的时间回去看看悠扬姐他们。”胡悠悠笑着回答。

  “那本龙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一趟吧。”五爪金龙看似一脸为难,眼里却放射出闪亮的金光来。

  “龙龙,你怎么可以玩忽职守呢?我自己去就行,你得在这好好看着末域那边的情况。”胡悠悠义正辞严,心道:这龙龙最近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必须远离他才行。

  “可是……”五爪金龙正要开口,胡悠悠打断了他,继续道:

  “再说,你要以什么身份陪我去呢?悠扬姐他们只认得千门宗亲传弟子李月明,可不认得什么圣主。”

  “那我变成那臭小子的模样假装一下他不就好了?”五爪金龙理所当然地回答。

  “No!”胡悠悠摇了摇头,鄙夷道:“月明的气质你模仿不来的,就别去凑热闹了好吗?”

  “胡悠悠!”五爪金龙一声怒吼,心道:这家伙现在居然连掩饰都不掩饰一下,直接说出来……太不把本龙当回事了吧!

  “怎么了?”胡悠悠微微一愣,心道:龙龙还真是喜怒无常,莫名其妙呢。

  “你这个家伙太伤本龙自尊了!”五爪金龙暴跳如雷。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胡悠悠淡淡地回答。

  “我不管,我不管!本龙一定要惩罚你!”五爪金龙气鼓鼓地说着,撅起了嘴。

  “惩罚我?什么惩罚呢?”胡悠悠淡定地回答。心道:这家伙根本就是想找借口出去玩吧?

  “栗子糕,绿豆饼,驴打滚,荷花酥……”五爪金龙一边嘀咕着,一边倒着手指头,当做没有听到胡悠悠心中所想,转念一想,大声道:“反正所有你吃过的好吃的都得给本龙弄一份回来!”

  “好好好,我尽量。”胡悠悠陪着笑回答,心道:龙龙还真是小孩子气呢。想了想,又道:“不过,我好像没有钱诶。”

  “你!”五爪金龙顿时气结。

  “没办法”胡悠悠无奈地摆了摆手,继续道:“以前都是月明付钱的,我自己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你呢,你有钱吗?”

  “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五爪金龙噬之以鼻。

  “对了!月明的钱袋不是在你这吗?拿出来看看还有钱没。”胡悠悠一拍脑袋,灵光一闪,忙道。

  五爪金龙从腰间摸出了一个锦囊,打开瞄了一眼,只见其中空空如也,黯然销魂地嘟囔道:“没了没了……”

  “没钱就没办法,这可就不能怪我了。”胡悠悠按耐住了心中的笑意,幸灾乐祸地说道。

  “算了,路上注意安全。”五爪金龙把锦囊收了起来,生无可恋地说道。

  “嗯。”胡悠悠感激涕零地点点头,随即道:“龙龙,你也去休息吧。想睡就睡一觉,别太勉强自己了。”

  “啵!”

  “啊!”

  胡悠悠还没反应过来,一点凉凉的,软软的,柔柔的触感从额头上传来,不由得一声惊呼。

  “怦怦怦!”

  一时间,心如小鹿乱撞,面红耳赤,浑身发烫,大脑一片空白。

  “悠悠,其实我也喜欢你。”

  五爪金龙淡淡一笑,丢下这么一句,便瞬间消失了。

  

我不是浮萍

千万别问我为什么五爪金龙会喜欢胡悠悠,其实这只是个套路,你懂的( ̄∀ ̄)为了刺激李月明,龙龙已经尽力了,他实在不想醒来,也没办法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