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迷罪的甜典

第一章,我们是谁

迷罪的甜典 西蒙落雨 2159 2018-03-14 12:09:09

  一家四口人正在吃饭,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想着陆鸣的事,为他现在的去向担忧。但是别人是用心想,甚至焦虑地心急上火,指的那是妈妈贺春兰,而哥哥陆琪不一样,正在跟弟弟陆鸣逗气,互相揭勾对方的短儿,陆琪揭勾陆鸣:“你,还有好几个二流子,把街鼻老奶奶家的小拐子围起来,小拐子跑不出去,打的他趴在地上起不来,你拿着杠子压在小拐子的肚子上,说这是压杠子灌凉水,打的他拉了屎还让人家吃了!”

  “你呢?你呢…”陆鸣干着急,就是说不出来。

  “我怎么了?你说你说…”陆琪在不一不饶地追问。,

  正在吃饭的时候,揭勾弟弟的坏趟儿,尤其那个屎字一出口,一下恶心的妈妈哇哇地吐了一地,喷的桌儿上哪儿都是,还摔了一个大碗,气的贺春兰不敢打儿子,却张手打自己的嘴巴,说我怎么这么没出息!这个时候说没出息,指的又是谁呢?难道是她自己?

  气的陆功勋饭也不吃了,一把拽着陆琪的胳膊拉到门外质问:“什么时候发生的?为什么不跟我说?”把陆琪弄的一时张口结舌。他说怕引起大事来,那个压杠子灌凉水…

  陆功勋埋怨道:“他是你弟弟,他坏成这个样你也是有责任的!”

  陆琪在想,爸爸说的对,我是哥哥。

  胆怯的陆鸣知道自己要挨打,这个打可能是史无前列的,更明白自己干的那些事是引的妈妈呕吐,为了少挨爸爸的鞋底子,就低着头主动拿起拿起桌上的碗筷到厨房里去刷。但是贺春兰舍不得儿子干家务活儿,自己把桌上的呕吐物收拾擦干净,又把地上的脏物打扫完之后,白厨房走去,接过陆鸣的个碗筷自己刷起来。嘱咐儿子要听爸爸的,他怎么做都队。

  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还爸爸陆功勋:让他去报名参军。听到参军,大儿子陆琪也向爸爸要求迎爭入伍。但是陆功勋不同意,他说:你不能去,好好在学校念书,你是很有发展前途的。现在的问题是小鸣子。那里正在征召新兵入伍,我是那里的首长,明天就让他跟我去那个村的乡政府报名。但是贺春兰怀疑,他还不够年龄,这么点的孩子就让他去摔打,身体受的了吗?陆功勋瞧了老婆一眼:为什么你老担心这个那个的?你还把他当成孩子?男人到一空年领不去摔打,能学的好吗?正在门外偷听的陆鸣立即进屋,看到陆功勋瞪着眼瞧他,心里就发怵,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但是他在想当兵的事,为什么在农村会撞上那个女人?如果不是爸爸的出现,他也要报名的

  “既然爸爸说了,就能做到,弟弟你一定要去。”陆琪紧接话茬。陆鸣问干什么去?还是那个劳教所?先说下,我可不能去哪儿受管制,那不是人待的地方!陆琪说要让你去当兵,是义务兵。

  “是义务兵?”陆鸣高兴地跳起来!但是陆功勋很严厉:对你而言那可是个死亡之海!

  死亡?陆鸣在疑惑中停在妈妈跟前,似乎让妈妈给他做主。但是他问:死亡之海?大海里是要淹死人的!哦,我不怕,我会游泳。噢,爸,您说的是海军?

  陆功勋问:怕死吗?是死是活要看你的能耐,当然也要看你的门道,一句话是要用你的脑子。怎样吃下这个苦果。而且这个苦果胜似黄莲,比黄莲更苦不堪言!

  但是陆鸣心里根本就没有苦的想法,他想太好了!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高兴地跳起来,抱住妈妈:“妈!你生了个当兵的儿子!是海军,听说我在您的肚子里就是游泳健将!”一句话把妈妈和哥哥逗的哈哈大笑!但是当爸爸的怎么也到起来。心里骂了他一句,没出息的东西。

  还是那家农村的乡政府,大街上集结了很多男女,走在前边的人敲锣打鼓,后边就是陆鸣、白克等人,穿着军装骑着高头大马在街上游行,道路两边挤满了人,是欢送也是看热闹。几名军人在陆功勋的带领下走在前边,骑在马上的陆鸣可得了意。他耀武扬威在张扬,在显示,后边的白克也英姿洒爽,但更像个平常人,再往后的骑马人是当地的农民,这七个人牵挂的是他们的父母。而陆鸣心里想到被他撞的那位姑娘,想起来就有点后悔,脸上显出有些内纠,怕碰上这个姑娘,心想那天为什么把她撞成那样?而且撞的又是前胸,是毛手毛脚吗?是,当时看到爸爸陆功勋就吓不知所措,想的就是逃跑,不能让爸爸逮着,现在想起来实在不该,今天可别碰上这个姑娘,万一她也来欢送,那有多么尴尬,哪怕递个眼神。他扭头向后看了白克一眼,他也在为他担心。

  贺春兰站在人群中,看到儿子有了出头之日,担着的心才放下来。但是她在念叨:他还小呢。

  有些人看到陆鸣和白克,在议论纷纷,有人说一定是布谷鸟迁居了。显然指的是陆鸣和白克。这时被陆鸣撞的那位姑娘也跑着参加到欢迎的男女中,看到骑在马上的那个小伙子陆鸣,不由地害羞地扭头,右手不由自主地摸着胸乳,她为什么要扭头呢?是害羞还是害怕?这时骑在马上的陆鸣看到那位姑娘,心里在向她道对不起。他太冒失了,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再次会见到这位姑娘。但不是撞而是握手。他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但是没想到去的不是海军,而是新疆的阿勒泰兵营,是守卫边境的边防兵。但是他并不扫兴,说的更深点儿,那是他朝思梦想梦寐以求的,没想到今天会变成了现实。

  远望山峦起伏,近看山脚下一座座营房,空中片片白云在云游,给地上的兵营带来了片片黑暗,远处传来战士的操练声。

  练兵场。入伍的新兵在操练,队列占满了若大的操场,操练声此起彼伏,中间的队列中陆鸣、白克汗流浃背,满脸的厌恶和无奈。

  陆鸣擦着脸上滚的汗水心里想,我愿意当兵,小时候几乎看着爸爸的大檐帽长大的。我梦想带上爸爸的大檐帽向士兵招手。其实分配到新疆正是我很早就有的愿望,当海军也不过是一时的想法,是爸爸那句话引起的,也可为奇想。无论爸爸想什么,或出于什么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