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死亡崖——之紫兰之玉

第二十七章

死亡崖——之紫兰之玉 幻庆朔君 1423 2018-02-14 08:23:02

  冥界。尘可可给兰沐渏端上了饭菜:“主上。”兰沐渏没有看她:“出去吧!”“是”可可刚出去就被冥主叫住了:“怎么样?”可可:“少主还是老样子。”冥主:“只要他不在出去就好,这么好的苗子我可不能功亏一篑!”

  “啪!”屋里传来一阵声响,冥主推开房门,看到兰沐渏趴在桌子上,桌上的饭菜都掉到了地上,冥主和可可连忙上前一看,兰沐渏的嘴角溢出鲜血,冥主:“快,宣冥医!”

  冥医在兰沐渏床前喂他服下药后对冥主说:“少主是中了绝望花之毒。”冥主:“绝望花,萧烈!”可可:“主上,还望不要轻易下定论,虽说绝望花是魔界之物,但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眼神不自主的看向一旁的兰沐雨,兰沐雨:“是啊,父亲,我觉得尘可可说的有些道理。”冥医:“绝望花之毒,除非是神界的水柔仙子在世,否则无药可解,除非……”眼神看向冥主:“冥主,老臣想借一步说话。”冥主看向兰沐雨:“你们都先下去,少主中毒之事不可向他人提起,否则杀无赦!”“是”

  冥医看他人走后,上前对冥主说:“或许,冥界圣物赤玉芝可以。”冥主:“赤玉芝?”冥医点点头:“赤玉芝乃是上古紫兰之玉碎片所凝而成,有复活之效,我想应该有用。”冥主:“那要怎么样做呢?”冥医说:“只需让少主佩戴在身边即可,但切记。万不可摘下,否则毒性则会复发。”冥主:“你下去吧!”

  魔界。云枫:“烈,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你…无碍吧?”萧烈:“无碍。咳咳咳。”云枫想要上前去,萧烈做出阻止的手势,云枫看着实在心急:“烈。你就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萧烈:“最近受了点风寒。”云枫轻笑:“你在开什么玩笑。风寒能成这样吗?”云枫看着萧烈不说,便自己猜了起来:“你不是把魔心给了白情吧!”萧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的这个反应只能说明云枫猜对了,云枫火急火燎:“真被我猜中了!你知不知道,你没了魔心你会死的!”萧烈:“我知道。”云枫:“那你为什么还给她啊!”萧烈:“换做是梦莎想你要,你也一定会给她的。”云枫:“可是白情已经不是水柔了!”萧烈:“前世和今生有什么分别,我爱的都是她,无论几生几世我只爱她一人,不管她是否爱我。”

  冥界。兰沐雨书房。兰沐雨充满怒气:“你不是说绝望花之毒无药可解吗?怎么现在兰沐渏还是活过来了!”白主:“确实无药可解,可我没想到冥主居然会拿出赤玉芝啊!”兰沐雨:“什么?_?他居然给了他赤玉芝!”白主看到兰沐雨不知情,便应和:“是啊,冥主可是给了他赤玉芝。”兰沐雨:赤玉芝是冥界圣物,冥主把赤玉芝都给了他看来是铁定把冥主之位传于他,不行,我先不能让白主看出端倪,我还要好好利用他,让他把兰沐渏给杀死。“赤玉芝倒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行了,我要去祝贺我那位哥哥了。”白主识相的离开了。

  凡界。白府。白主:“姑娘现在到哪了?”侍从:“主上,姑娘现已到达妖界。”白主大笑:“哈哈哈,看来离我的计划更进了!”

  妖界。梦依把他们带到妖宫的院子中,一位貌美的男子走过来,扶住梦依,:“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吗?怎么不听话。”梦依用娇嗔的语气说:“主上,人家是去接妹妹。”梦莎看着他二人的一举一动,心里:为什么我没有心痛呢?难道是因为时间太久了。白情小声告诉梦莎:“因为你不爱他了!”梦莎惊讶:“你怎么……”话未说完,凌风看着梦莎一改关怀的语气说道:“既然来了,你就多陪陪你姐姐”虽然不爱了,但是还是不想看见他这副嘴脸:“妖王请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照顾姐姐的!”梦依看他们火药味浓郁,嘴角扬了扬,连忙说道:“都是一家人,不用说话这么冲,来,妹妹,姐姐带你去寝宫!”

幻庆朔君

今天情人节给你们多更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