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白狐圣坛

第二章 妖皇

白狐圣坛 黑暗系精灵 6791 2018-02-14 08:00:00

  第二天,她再醒来时,已经是晴空万里了。

  天空中,无一丝云朵。

  今天的阳光很好,神清气爽。她伸了个狐狸式懒腰,抱着被子团成一堆。

  “emnnnnn...真舒服。”蹭了蹭软乎乎的枕头,跟你在家一样,就是舍不得起床,不愿意离开暖哄哄的被窝。

  眼瞅着这懒狐狸又要睡过去,却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那人来到她的床前,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漂亮的白色狐耳。

  耳朵上有许多敏感神经,受到刺激后条件反射一缩,让人忍不住的想去逗弄,可爱极了。

  清梦受到打扰,狐狸蹙蹙眉,打开那只烦人的手,扭个身用被子蒙住头护住耳朵继续睡,可是尾巴又暴露在了空气中,那只手对她漂亮的尾巴又是抚摸又是搅弄,搞得她心烦意乱。

  -_-。

  md,再摸下去,她都要有反应了......

  靠!算了,起床!

  终于忍受不了了,一骨碌翻身坐起来。适应了下光线,慢慢的眯开眼睛。

  ......

  映入眼帘的,是背对着明媚阳光的俊美男人,艳红色的瞳眸温柔的看着她,嘴角好看的轻笑着,因为光线的晕散使得整个人看起来那么不真实。

  如果说狐狸她自己美起来就是一朵彼岸花,那么这个男人就是盛开在月夜下的洛丽玛丝玫瑰。

  黑暗而又优雅,带着恶魔的气息,守护着最有趣的灵魂。

  男人黑色的西装衬的他身形修长,漂亮狭长的红色瞳孔里带着漩涡一般的迷离,仿佛随时会把人吸进去。本属于男人的气质与魅力尽显其中。

  和皇甫诺涵一样,是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外貌,但又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

  只是无法描述。

  ......

  大早上就有美男供自己养眼,狐狸心情一下就变得很好,扑上去就赏了人家个早安吻“上午好啊,亚伦~”

  漂亮的大狐狸尾巴一摆一摆的,毫不遮掩的显示着自家主人偷到香后心中有多乐呵。

  〃∀〃。

  Ennnnn...好喜欢亚伦,好喜欢好喜欢,我蹭蹭蹭,我嗅嗅嗅......

  嗯,香。

  “您起的有点晚,身体好点了吗?”亚伦好听磁性的声音差点勾走狐狸的魂......哇,好温柔啊。

  亚伦的声音真的是听多少遍都不嫌多。

  “嗯,小伤而已。走吧,我想找踏月商量点事。”说着很自然的拉起了他的手,拖着就往前走。

  亚伦看着自己被拉起的手,嘴角不易发觉的挑起。

  “好。”

  狐狸背对着亚伦,内心各种开花花:哇啊......好温柔啊啊啊。

  ------

  ......

  奢华典雅的走廊内,她扭头淡淡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路过的妖仆敬仰的向她倩腰行礼以示尊敬,她点头回应,以示礼貌。

  阳光撒在窗外的苏玛尔河面上,金灿灿的水面像是镀了一层金箔,光线反照在廊腰缦回的厅廊壁画上,波光粼粼的,为廊壁增添了一层夺目的色彩。

  衣紫腰金的游鱼戏水在设计巧妙的天花板中,就像苏玛尔河一样,厅廊延伸到哪里鱼便能游到哪里。就像在海底看海那样,抬头望去仿若仙境一般,不可思议。

  形状典雅的扇窗边框上,雕刻着苏格兰风格的玫瑰与花茎。体现在细节之中的低调奢华也透露着精致。

  ......

  亚伦一如既往跟在狐狸身后,两人手牵着手,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对感情很好的恋人那样。

  他很高,足足高出她一个头,就像一座靠山。而她,刚刚好达到他的肩膀。

  两人所过之处,处处充斥着高贵奢华却又不失气质的装修风格与装饰格调。

  正如拥有精致内在的人往往也会在意是否拥有一具美丽的外表,虽然也不一定,但追求完美的建筑师一定是这样的。

  ......

  瑰丽的外表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堡,气质挺拔。它原本就坐落在海拔不低的西特兰山几个山尖之间,再加上建筑是很有特色的哥特式建筑风格。华丽的外貌造型,更加凸显出其主人身份的威严与高贵。

  只是很意外的,这种本令人窒息的高度却并没有给人以丝毫的束缚感,只是莫名的感到了由衷的敬畏。

  城堡以白金色作为城墙与城门的主色;以藏青做为三角屋瓦与各式各样华丽窗框描边的辅色。整体看上去色彩极为协调,视觉感极为舒服。

  虽然它看起来在结构上十分复杂,但造型却非常唯美且又不失庄严肃穆。大朵绯红色的云丝缓缓飘过,照的砖瓦霞粉绯红,远远看上去竟显得有一丝出奇的柔和。

  ......

  威严挺拔的城堡是整个妖界政治与权利的象征。

  同时也是,皇甫诺涵的家。

  她,青丘皇甫,是这里的皇,不可一世的王------倾世妖皇。

  ------

  分部在城堡的四周,有许多散落在山腰间,密密麻麻而又星罗棋布,具有典雅别致的风格建筑的房子。

  那里是妖界的妖民所居住的地方。在那里,什么类型的妖怪都有。大家和睦相处着,同时一起工作着、娱乐着。

  一个长着触角的妖怪小孩因为跑的太快,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旁边长着蛇尾的妖怪阿姨看到了,敢忙过去把他扶了起来,用蛇爪子拍拍他身上的灰,不知从哪变出来一块儿糖,孩子看到了便破涕为笑。

  母亲赶来,充满歉意的道着谢。原来是牛妖啊,蛇精笑着摇摇头,有着蛇斑的脸上,带着友善干净的笑容,就像太阳那样......

  坐在树荫下的妖怪大叔们聊着昨晚的事情。

  几个未成年才刚刚初具人形的妖怪小孩子们,聚堆在一起玩起了捉迷藏,还有远处几座别致的房子,缓缓升起的白色炊烟与食物的香气......

  这是一片祥和宁静的土地,安居乐业,让人不忍去破坏。

  皇甫诺涵在楼梯间的拐角处随意便看到了窗外多变的世界,一幕幕又一幕幕。

  站了一会儿,抬脚,离开。

  亚伦看到,狐狸的脸上,有着自豪,就是那种努力保护好了什么东西的骄傲。

  红眸,掠过复杂。

  ------

  踏月在狐狸来找她的前十几分钟里,都在忙着研究自己面前放着的一堆漂浮的蓝色能量体。

  这是狐狸,昨天废了九死一生的力气才带回来的。

  水晶早就被她捏碎了。留下的,是以能量体所呈现出的信息。

  ......

  “小月月,我来了,一天不见想我没?”叫喊声隔着门都那么大声。不用猜,除了狐狸那嗲神经,其他人不这样。

  踏月双手撑着桌面,眉头紧锁,白皙姣好的面容因心事绷得很紧,整个人略显得冷酷。修长的白色大衣衬的她身形修长。

  青蓝色的瞳眸里微有担忧,神色紧张。

  攸的听到狐狸在叫她,这才将紧锁的眉头放松了些,浅带笑意淡淡回应道“赶紧进来,我有事给你说。”

  狐狸推门就进,笑的没心没肺。看得出来,她心情好的不得了。

  “赏你个早安吻,还不快谢谢朕,要知道,为了找你,我......”

  “不用解释,旋梯太多,楼层复杂,门都一样,眼睛太瞎......艾玛我说你换个理由成吗?屡次迟到都只会敷衍我就不说你了?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能给迷了路。你告诉我,不是亚伦的话你是不是中午才能找到我。”

  某人点点头。*^_^*

  “挖槽,你猪吗?”→_→踏月翻了个白眼。

  “嘻嘻......反正我不是故意迟到的。没办法,谁叫我家大业大呢,反正不是我的错,哼!”

  狐狸一脸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表情,看得踏月心情不好都难了。

  “唉~”踏月叹气道:“狐狸呀,你这两天也长点心吧,我觉得咱们过不了几天清闲日子了。”

  诺涵一讶:“嗯?为啥?”

  她突然一紧张。

  O_o。

  “难道是老妖婆回来了?”

  “哎呀去你的,不是她!”踏月差点一拳盖上去,“你过来瞧。”

  ......

  踏月将器皿内一团气体一样的蓝色雾气小心翼翼的拿出,在法术的操控下雾的表面有许多电流漫过,就好像是在启动某种开关。

  下一秒,雾气推出一圈气浪,房间内立刻就像是在播放3D版的电影一般,蓝色的雾气快速扩散到整个房间,同时遮挡了窗扇以及外面的光线。

  四周渐暗下来。

  那些气体放佛有生命一般,具化成各种各样的事物与实体。直接将整个房间三维化,敞亮精雅的研究室变成了巨大而又空旷阴冷的像地牢一样的地方,同时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这东西可以重现当时的场景,它的信息是呈具现化来表现的,所以你看到的一切都不真的,只是过去的某个时间里某个地方某个人所看到的事情,至于这个人是谁,我已经让人去查了。这东西里的内容,你有必要看一下。”

  踏月淡淡道:“我......已经看过了,不想再看一遍了。顺便一提,注意着点脚下,别随便乱走动。嗯......还有就是...这些场面可能会有不适应,不过我想你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踏月微微蹙眉,不再多说,扭头便大步离开了。

  “哦!对了,看完来商议室,会有惊喜等着你哦。”

  ......

  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亚伦,轻启薄唇,似是想说什么非常想说的,但最后却变为一句:“我去准备午饭,诺涵。”

  转身,离开。

  “磅!”

  门被关上了,隔绝了与外界最后的连接。

  ------

  ......

  狐狸看着眼前的情景,有点不明所以。

  倏的,莫名感到后背一凉,一扭头,猛的撞入眼里的,是只面目十分狰狞的巨型狼兽,呲牙咧嘴,目露凶光。其体型的巨大多少使她有些惊讶。

  好近......

  对于危险事物的距离太近使得她下意识的往后跳开。

  一抬眼,这才注意到巨兽的四肢,脚腕处都绑有巨大的枷锁,盘根错节的铁链随意拖拉在四周。兽脸上的一道道疤痕更凸显得其穷凶极恶。

  只是一头被夺去自由的牢中困兽。

  皇甫诺涵对此并不关心,她瞅了它一眼,便不再理会。

  ......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环顾四周后,因为光线太暗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有一点,她感到好奇。

  她是妖,就算身边再怎么一片漆黑,也能把所有的事物看的一清二楚,可是现在,除了几米之内的视野以外,能看到的就只有不远处的那只凶神恶煞的怪兽。

  想来想去想不通就不再想。她刚要往相反的方向走,结果一扭身膝盖便磕在了一个很尖锐的东西上,这才攸的想起踏月刚刚说的话,不要随意乱走动。

  磕到自己的东西能摸到却看不到。

  狐狸心中了然。

  真神奇......

  “哐啷空嗵----”

  空旷的实验室内,传来了巨大的噪音。一堆好似巨型机械运作发出的砰哐作响声之后,黑咕隆咚的“天”裂开了有规律的缝隙,刺眼的光线照射了下来,随着头顶上的巨型圆门像切分蛋糕似的开启,照射进来的第一缕光,慢慢扩散直至照亮了整个地下牢笼......

  最后整个范围都看清了。

  皇甫诺涵看着这眼前的这一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眼前的景象完全超了出她的想象。

  有着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下牢笼里,有着不止一只变异的巨型狼兽。一个个看到光亮后,就好像条件反射的意识到了什么,全都站了起来,困住它们的锁链也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不管是地上、墙上亦或是这些野兽的身上,处处都是血迹斑斑,血液四溅。那些野兽褐红色的、暗红色的,血液糊的满嘴满身都是。随地可见的尸骨遗骸与残肢断臂,零星的一旁还滚落着一只眼珠子,那只干燥的眼睛里,有着临死前的恐怖与绝望......

  “嗷呜---”

  十几只巨兽慢悠悠的向牢笼的圆中心靠拢,抬着脑袋,穿过笼洞看向洞外的天花板。

  皇甫诺涵一惊,急忙躲开这些踩下来的大爪子,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只的后腿。只是很奇怪,她的身体穿过了狼腿,带出了一缕蓝雾又很快恢复。

  这只是影象。

  记录了那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一切,这里所有的所有,她只能看到,是碰不到的。

  狐狸小心翼翼的移动到牢笼边缘,认真的看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

  十几只巨大的狼兽站在洞口下,抬着头,像是在期待着什么,绿莹莹的狼眼里充斥着野性的贪婪,不时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舔嘴角。

  活脱脱演绎着一残忍刽子手的形象。

  而地牢洞外,似乎传来人类的对话声,好像是在说什么感到抱歉之类的话。

  下一秒,一个巨大的铁制器皿倾然倒下,里面涌出了一大堆血肉模糊的东西。

  肉块砸落地面发出的声响让人莫名想吐。皇甫诺涵这下看清了,那些血淋淋的不是别的,是人。

  是死人。

  狼兽们兴奋的尖啸一声,残忍的扑到死人堆里,大咬大嚼疯狂撕碎吞噬着那些死人。

  一个咬着头一个咬着腿,亦或各咬住半个死人身子,一甩狼脑......那些个人便被活生生扯成两半。

  你争我抢,又是拉又是扯......

  一时间,血肉横飞,鲜血四溅。

  一颗脑袋不知怎么的被撕飞,正好向狐狸所在的方向滚了过来,倏的对上了她那因眼前情景而震惊的双眼!

  恐怖、窒息!

  令人呕吐。

  她只觉得呼吸非常困难,不,不对,妖怪不会呼吸。

  ......

  缓缓低下头,不想再看眼前的一切。

  如果可以的话,多希望连耳边那令人作呕的“咔吧咔吧”咀嚼声与难听的“唏哩呼噜”吞咽声都听不到。

  如果可以的话。

  可是,妖的耳朵,很灵。

  哪怕捂上,也能听的真切。

  就好像。

  仿佛回到了过去......

  那些看惯了的生死,过惯了血腥日子。过去的那每一天,每一年,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里,都在刀尖舔血,和死神玩游戏

  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死的万劫不复。

  每天都是如此。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每天都会杀了很多很多的人,其中不范无辜的男女老少,甚至也包括孩子。

  每一次战争的胜利,连带着阴暗了每一块土地的一切。

  烧杀掠夺,所到之处战火廖天,寸草不生......每每夜里被亡灵怨毒的诅咒和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所带来的悔恨与愧疚折磨的睡不着,一闭上眼就会看到那些死在自己手上的被迫害的无辜之人血液在身边流动和哭泣......

  每天都是这种日子!

  每天都是,这样的鬼日子。整整,过了三千年!!

  整整......三千年。

  就宛如耳边疯狂吞噬的那群野兽那样。

  无数的杀戮,无数的死亡,无数的掠夺,无数的黑暗与肮脏......名为过往的曾经,与那不堪的回忆,追随了她灵魂上千年。

  印刻在灵魂之上的颜色,永远都不会褪色。

  这,便是她永远摆脱不掉的痛苦与愧疚。

  好难受...好难受...

  对不起......

  我不想那样的。

  ......

  倏的,耳边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安静的能听到水声。

  不,也许是血水滴落的声音。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已经什么都结束了。

  那些凶残的巨型狼兽,不知受了什么控制,竟乖乖回到了它们自己的位置上,然后重新被枷锁禁锢了自由。

  而它们自己,竟毫不自知,甚至躺卧下来舔食起爪子上的血迹......

  就好像早已习以为常似的。

  空气中,掠过一丝淡淡的讽刺。

  眼前的情景,异常刺眼,除了该有的血腥味闻不到以外,整个地下牢笼宛如血色地狱,残骸破碎,血流成河,活生生的食人巨兽舔食着地上的血迹......

  新的血液,新的尸骸,新的残肢断臂,重新装饰了这里......只是不变的,依旧是那压抑的气氛。

  ......

  皇甫诺涵后背靠着不知什么东西,轻喘着气。

  说实话,这要换普通人,刚眼前那场景,早就给吓进精神病院了。更别说亲眼目睹血腥地狱和狼食人的残忍场景了。

  可冷血如她,也稍微有些受不了。说到底,心理素质这东西,还是得分层次历练啊。

  “啧!”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下一秒,眼前的一切全部化为蓝色烟雾,缥缈滚滚,什么都消失了。巨兽、巨牢、血肉模糊的人类碎尸,统统化为了蓝色雾霭,包裹着她的四周,那种3D电影般的既视感又出现了。

  这次,蓝雾具现化成一间实验室的模样,她的周边一下出现了很多人,穿着半透明色的病毒隔离衣,来去匆匆,没有人注意到她,又或者说,根本看不到她。

  诺涵伸出手随意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的身体。

  突然,她看到不远处隔着玻璃的实验台上,有一个男人平静的躺在那里,周边各种各样的数据仪器,不同颜色冰冷的管子插在头和身体部位,“滴、滴”的声响莫名紧张了空气。

  狐狸走近一看,这才注意到一大堆复杂的仪器旁,有一小管深绿色的液体,正在以极慢的速度缓缓注入到男子的身体内。

  男人虽然紧闭着眼睛,但微蹙的眉告诉她,他在承受痛苦,哪怕昏迷都无法掩盖的剧痛。

  突然,男人睁开双眼,身躯一震,连带着周围的仪器也随之摇晃。

  皇甫诺涵吓了一跳。

  原本她正认真看着仪器数据的眼睛倏的对上了男子的绿色双眼。

  下一秒,绿色的瞳孔一瞬消失,变回了人类正常的黑色瞳孔。

  男人狂暴的挣扎起来,状若癫狂。奈何手脚都被实验台上用来控制不听话实验体的绑锁禁锢,无可奈何。

  狐狸眼中掠过一丝慌乱。

  靠,踏月,你不说都是幻像嘛!

  是幻象,是记录,而且也确实如此。

  谁都看不见她,碰不到她,可刚才那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这男人是在看她。

  她看着剧烈挣扎的男子,微微蹙眉。

  应该是巧合吧。只是刚巧......以为是在看她,对吧?

  仿佛是在证明她的错觉,男子剧烈的挣扎着,没看她一眼,也没向她求救。

  这里的实验人员,也注意到实验体的苏醒与发狂,立刻赶了过来。

  皇甫诺涵就这样隔着玻璃,看着这些穿着隔离衣的人,将冰冷的针头,注射进那男人的脖颈静脉中。

  男人身体逐渐发生的变化,那些人记录着实验中所发生的一切......最后,她看向了他,昏迷前的眼中,透着绝望。

  脑海中一下闪过了地牢中,那颗血腥中被撕飞的脑袋。就那样向她滚过来,对上眼睛的,也是这样的眼神。

  只是,和那不一样的是,这个男人的眼中,多了一份坚韧。

  罕见的坚韧、隐忍,以及...绝望。

  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初见耶稣时,那小子眼中的神色,倒是有几分相似。

  一时间心中有点不是滋味。

  “那些人类,竟然连同类都不放过吗?真是有够丧心病狂的啊,还挺像当年的我们几个......”

  她看着他,道“真是个可怜虫,愿你是个成功的实验体,因为那样,也总比最后死了喂狼的强......”

  别说她碰不到周遭的一切,就是可以,她也不会帮这个男人。

  对于不重要之人袖手旁观,是她这么多年来的处事态度。

  不想多管闲事。

  人类的事,他们从不插手,再怎么残忍,也与他们无关。

  不闻不问,才是第二界面所有身为界主的王,该做的。

  她也是如此。

  只是她还是不明白,踏月让她看这些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她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场景了。

  这么想着,便略歪着头,细细的回忆。狐狸桃花般好看的水眸微微眯着,白皙红润的脸上,带有一丝紧张的神色。

  突然倏的想到什么,抬起头透过玻璃看到实验室内忙碌着的人类身后的百叶窗,穿过百叶窗的缝隙,焦距拉远,远处清晰的公司名便映入眼帘。

  ETERNITY国际......

  狐狸神色掠过紧张。

  这个不是......

  她摇摇头,甩掉不好的想法。

  “难道说,是这公司有什么问题,让踏月预感到了什么吗?!”

  她还来不及往下去想,实验室里便传来痛苦的惨叫声!

  狐狸一惊!

  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挣脱了束缚,得到了自由的他却已经发疯,抓住了其中一个穿着隔离服的家伙的头,照着一旁的玻璃就......

  “呯!!”

  血淋淋的场景反射照影在她眼前的玻璃墙面上。

  那躺在地上的家伙,属于脑部的地方瘪了下去,脑浆永远留在了隔离衣里,流不出来了。

  可见其力度的可怕程度。

  皇甫诺涵:“......”

  就好像被空气中的血腥因子刺激到了一般,男人眸光变绿,大开杀戒,抓住一个便撕成两半或拧下脑袋,杀戮的简单残暴。

  到处鲜血四溅。

  一时间,偌大的实验场所已经惨死了十几人,保安部已经派来了警卫。

  五十几个警卫,具着手枪,一声令下,“乒乒乓乓”的子弹声仿佛要穿破耳膜。可这男人似乎是被强化了,铁打的身躯异常坚韧。

  狐狸微有惊讶,最近能让她惊讶的事还真挺多。

  这男人似乎知道如此,脸色淡定,慢慢扭过头冷冷道:“I hope to meet you soon.(希望还会见面。)”

  这是在对她说!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我擦!有毒吧!”狐狸没忍住爆粗口!

  男人在警卫和实验人员不可置信的表情下,强行冲破了警卫的包围圈并撞碎了落地窗跳了出去......绿色的瞳眸在空中划过一道刀光。

  这不是高楼大厦么?

  死不了吧,应该?

  狐狸想。

  ......

  这要是给换成正常人,这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可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种种场景的血腥与阴暗,估计今生今世都难忘了。怕是这辈子都受不了什么精神刺激。

  绝对发狂疯掉。

  但皇甫诺涵呐~,不是普通人。啊!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连人都算不上。

  活了不止三千年的青丘妖狐,倾世妖仙。

  这种场景,何有畏惧之说?过目便忘,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的。

  心态好的很。

  ......

  只是,多多少少,会有些在意。

  (M) ETERNITY国际。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能让踏月都在意起来的,一定是个处理起来相当棘手的麻烦......不过要说这什么公司企业等等什么的这方面呢,似乎洛瑾轩那小子是挺懂的,回头问问他好了。

  她想。

  “不好!快跑!这座大楼要爆炸了!!”警卫惊叫道。

  一瞬间,刺耳的尖叫声粉碎了空气。

  皇甫诺涵:“什么!那小子......”

  !!

  下一秒,爆炸声震耳欲聋!

  “轰------!!!”

  ......

  突然一静。

  狐狸的周遭倏的破散,全部化作蓝色雾霭。雾气退散,阳光一缕一缕撒进来,直至照亮了整个房间。

  蓝雾如同漩涡般汇聚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蓝色雾球,落入在器皿内。

  ......

  结束了。

  播放,又或者说,录制,结束了。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君子兰开的花微微摇动,鱼缸里的鱼,摆着尾,吐着泡泡。房间内,一切如旧。

  安静、美好。

  ......

  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