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那年葱葱冒满晨

第五章 震葱引亏损,员工齐唱freestyle 2

那年葱葱冒满晨 咕叽骨姬 1007 2018-02-14 09:54:44

  话说到葱式集团写字楼在没有地震的情况下发生3.8级大地震,何会计拨着算盘,口中咕哝:“3.14159265358979323846,哎后面啥来着……”

  正在这时,公司一块碎裂的门板处响起大骂:“你!那个谁!我说那个谁来着?!何会计!你算毛线!给我滚过来!”葱葱气得毛都炸了。

  何会计一脸懵:“啊?啥?滚?哦。”说着何会计卷成面团大小向葱葱滚去,可……不小心滚到葱葱的肚皮上又反弹了回来,何会计不知发生了什么,从地上爬起又趴下:“唉呀妈呀!我眼镜儿呢,唉?这是什么?眼睛?”何会计手一拿,葱葱跌了个狗吃屎,原来会计抓的是葱葱的脚丫,葱葱气得想要扇何会计一巴掌,奈何,手短够不着。何会计死不容易摸到了眼睛,却发现眼镜另一面被匆匆压住了,狠狠一扯,葱葱痛得一声鬼叫,而眼睛则完美地变成了两半。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一季年华,渐渐消逝。一度夕阳,望见曾经。一座青山,承载时光。一纸文字,柔情缱绻。一片风景,天上人间。

  早知道会活得这么狼狈,在一开始就该勇敢地迈开腿。可惜时光老了少年,所有承诺也变成了谎言。我无心谈情,你身边也早已是另一番风景。

  总是在忧伤的文字里穿行,却遗忘前路还有更美的风景,梳理所有的柔情,去赴一场赏心悦目的盛宴,别让谴倦的年华,轻负了仅剩的朱颜。透过薄雾的城市,苏醒的灵魂即将沉睡,在闭上眼之前,只为能看一眼那暖色的光。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一切,宛若一场梦,可要不可及。

  当清风徐徐吹来,蝶儿扑扑翅膀萦绕飞舞,一道暖阳斜进葱式集团写字楼中时……

  许伊晨扭着柯基臀,走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吓得花容失色,一把扑过去抱住葱葱“葱啊——你怎么啦——你不能有事啊!我这一‘身’都交给你了,你怎么,怎么可以抛弃我而去啊!要走,也带上我!”葱葱本就气得不轻,这么一听尤为震怒,大楼都抖三抖:“滚!”许伊晨一震,竟直接吓晕了过去,而此时的天花板再也经受不住一次次震动,慢悠悠地塌了下来。

  梵司机见自家主人有危险,急忙使用回魂之术把大楼复原,咂着嘴:“酱油拌饭不错哦!”阿里乌鸦路过:“啊啊啊~~尴尬”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掉进了梵司机的酱油拌碗里,梵司机将乌鸦从饭中拎起拐出十里之远,继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不错!不错!好吃!唉?!哪来的屎味儿?”原来我们的乌鸦不小心把饭当做打不流西撒了口尿,梵司机气得把饭一扔,正巧扣在阿里乌鸦头上,然后跑到真正的打不流西去漱口,边洗牙边说:“我要去找杂志社来报道!”(freestyle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