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无法隐藏的爱

第23章 李家堡

无法隐藏的爱 中语敬文 3051 2018-02-14 08:52:11

  蜡烛燃尽,西餐已冷。他在黑暗中紧紧抓住我的手说:“丫头,以后不许再害怕闲言碎语!不许再胆怯感情!不许再犹豫退缩!要相信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不许不接电话!不许不回消息!……”

  我拼命点头,任泪水汹涌成河。

  兴奋冲昏了我们的头脑,我们吃完生日蛋糕,又去看了场电影,出了电影院沿着马路一直走到深夜……

  “那个何孤城为什么老是找你麻烦?”

  “我们高中同校,我和练聘聘一起在学生会共过几次事,他以为练聘聘喜欢我。”

  “我初也以为练聘聘喜欢你呢。”

  “怎么,你和何孤城还在继续联络吗?”

  “哪有!他们部队好像挺神秘的,毕业后就没给任何人联系过了。“

  “你的好朋友练聘聘呢,也没有他的消息吗?“

  “她毕业后不是追随你去美国了吗?你现在回来了,却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外,好无情哪!“我揶揄他道。

  “要不要我回去找她?“他的反揶揄口吻非常的明显。

  “不要!“

  五一的清晨,我在叮叮铃铃的电话声中被他吵醒。

  “诗平,这么早,你回去后睡觉了吗?”

  “丫头,我想你的心想得睡不着!”

  “可我们分开还没几个小时呢!”

  “丫头,可我就是想要尽快见到你!”

  “昨晚逛得太晚了,我还没睡好呢?”

  “丫头,快起床开门,早餐冷了就不好吃了!”

  “啊!你在我宿舍门外?“

  “扣扣!“我听到了他的敲门声。

  我瞬间惊醒,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的洗脸刷牙,收拾妥当,打开房门,看到他拎着早餐,倚在门边。

  “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害得我得不停给路过的人解释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

  我对他的话语无语失笑,他轻啄了我一下说:“想我吗?“

  我点点头,接过早餐,走到桌边,拿出盘子分装好,递给他一双筷子一起吃起来。

  “今天准备做什么?“他喝着牛奶问我。

  “原本定好五一假期回去看外公的!“

  “我和你一块儿回去。“

  “什么!“我惊得喷出了牛奶问他道。

  “怎么,你不愿意?“他佯装愠恼道。

  “不是,不是。“我急忙否认道:”可,可这也太快了吧。“

  “快吗?我觉得我们应该直接去民政局,但可惜他们今天不上班!“

  “你,你,你是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我抽出纸巾擦拭掉桌上的奶渍道。

  “当然,你的名字一日没写到我的户口本上,我就一日不得安心!”

  “可我们昨天才开始正式交往!”

  “不,我们已经交往了5年零7个月,算上今天应该是2032天。”

  “你这是从哪算起的?”

  “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计算。“

  “可我那时压根儿就不认识你。“

  “对我来说,从你帮我拦下劫匪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媳妇儿啦。“

  “胡说!“

  “怎么能是胡说呢?你看啊,那天我刚帮叔叔解决了一个投资问题,获得了5万元的奖金,还没想好怎么花掉就被人打劫了,恰恰你这时出现帮我拿了回来,如此把家的媳妇儿我怎能不要?“

  “一派胡言!“

  “你不信吗?本来那钱我是没准备追回来的,结果却被你分文不少的拿了回来。说来也巧,没过几天,外公住院就给用上了。你说如果当时劫匪不出现那钱就被我拿去胡乱的花掉了,如果你不出现那钱就被劫匪抢走了,这样我们就不会认识了,也就不能及时帮外公治病了。这么看来,你还是一个能够合理规划钱财的媳妇儿。“

  “强词夺理!“

  “这么说你承认是我媳妇儿啦!“

  “哪个承认啦!“我早已羞恼满面。

  “不明说,默认也可以。“他越说越理所当然。

  我收拾完早餐,转身去洗盘子,不再理他。

  坐落于黄淮平原中部的远南县无山无湖,唯有历史遗留的泥沙,所以李家堡作为远南县唯一遗留的城堡被旅游发展委员会列为重点规划项目,下了高速公路走县道,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家。

  我推开院门没有看到外公,准备往堡内寻找,陈诗平欲跟随而来,我一把将他按在了院内,不准许他出门。

  “丫头,我和你一块儿去找外公吗?”

  “不行,会被人看到的。”

  “丫头,你这是准备将我金屋藏娇吗?”他时刻不忘开玩笑。

  “不,我是怕人无端闲话。”

  李家堡是一个四面环水的方形村寨,围堡的河沟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先人为修建护堡墙垒挖掘而成,河不甚宽,三丈有余,西向可通寀河,东向直达庹河。文革后堡墙被推倒填了河沟,河水逐年减少,后又被人抽取灌溉附近田地,河沟内的水于是赖季节降雨而定,时有时无,幼时尚见有人在夏天划船撒网捕渔,现在河床干涸,鱼虾河蚌完全绝迹。李家堡从古至今只有南北两个出入口,南门偏东,以实土隔断护堡的河沟,古有青砖铺路,道植柳树,合抱之围,后遭人砍伐盗卖,现新植了松柏。北门偏西,为一座窄窄的拱桥,曾逢暴雨塌垮,现已加固翻新可通车辆。两门出堡皆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道,与贯穿堡内的“东、西、南、北“四条街道组成一“互”字形状。

  这个时节,李家堡的中、青两辈人大都出门打工,留下的多是一些历经沧桑岁月洗礼、不愿离开而居住在堡外安置房内的老辈人以及少数没去城里上幼儿园的孩子。李家村小学因无生源,已经关门停业,昔日的老师也七零八落的应聘到了别的地方教书。

  小时候因为遭人歧视,所以我在读中学前从未踏入过李家堡的南北大门一步,自然是对旧时堡内的建筑一无所识,但我知道即使看遍了城里高楼大厦的年轻一代李家堡人,也从没见过旧时堡楼的精致与辉煌。相对而言,那些尚存儿时印记的中年人则是这座集居住、生产、防御于一体的城堡的施虐者、破坏者。当时一心一意的想要破除四旧、根除封建毒瘤的他们,每天热血沸腾的到处抄家、打人、砸物,以作为自己对新世代的虔诚祭礼,所以拥有着满付身心对代表一切旧时代事物憎恶的他们,也从未细细地欣赏过这座城堡的一砖一瓦一木所代表的传承与智慧,便轰轰烈烈的推翻了这个承载数辈人心血的文明。改革开放之后,一心为儿孙建造红砖瓦房、娶妻生子着想的李家堡人更是连剩余的青砖陶瓦也丢弃个干净。最后,作为家生子,从小生活在李家堡主院里的外公和上官家诚被聘请为李家堡文物修复顾问,凭借当年的记忆复原李家堡旧时的雕梁画栋。

  我穿越石雕的门楼,走过隔门的影壁,进入一座三进深的院落,看到外公和上官家诚正在擦拭一块新挖出的断碑,忍不住的说道:“当年深恶痛绝的亲手扒掉,现在又煞费心机的重建恢复,若干年后仍旧会变成一坯黄土,外公,你们何苦来哉!”

  “能够让世人看到它曾经的样貌,就证明了它现在需要重建的意义!“外公说道。

  “等它烟消云散之后,难道后世之人还会在乎它有没存在过吗?“

  “你看这片草叶,春长秋萎,一岁荣枯,明年不复再见,你能说它没有存在过这世上吗?“

  “草叶虽微,但其每天仰承日月之光芒,伏汲雨露之精华,蓄地下纵横交错之根系,野草生命方得年年延续。待到明年我们再见这棵野草焕发新春时,虽知它不是原来之枝叶,但也可让人想见它曾经枝叶的繁茂。“我听到背对着我蹲在地上的一个男子说道。

  “是啊,这就好比我们几千年的文明,无论朝代如何变换,承载文明的书籍、建筑等被如何摧残破坏,但那些文明的精血早已根植入我们的血脉、骨髓,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旦和平时代来临,我们就能凭其立刻重建、恢复,甚至超越昔日的文明。“外公接道。

  “哦,岚丫头回来了!”上官家诚抬起头来看着我问道。

  “上官爷爷、外公好!”

  “快来见过你正义哥!“外公介绍道。

  “你好!“我实在喊不出,只得伸出右手去以正式礼仪相待。

  “你好!“他迟疑了一下,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上的泥巴后握了一下我的手说。

  “岚岚,你这两天都休息吗?“上官家诚问道。

  “嗯。“

  “那就带你正义哥在这附近好好的转一转,他已经十几年没回来了。“

  “改天吧,我今天有朋友来。“

  “是亚文那丫头来了吗?“外公问道。

  “不是。外公,你还记得几年前我们老屋被暴雨冲垮后,你住院时送我回来的那个男孩子吗?“

  “记得,他不是你炼钢叔叔家的邻居吗?那年春节他还随炼钢来过一次呢。“

  “嗯,他前天从国外回来了,今天特意过来看望上官爷爷和外公。“

  “哦!难为他有心了,我们回去吧,不能让客人久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