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定之爱:零点零一我爱你

90:似曾相识

命定之爱:零点零一我爱你 慕景岚 2010 2019-05-15 23:47:29

  周一的例会又多又杂,开完了例会,就已经是中午了。

  沈均和钟一扬一起去赴饭局了,尤景兰就自个儿到对面咖啡厅去自己解决温饱问题。

  想着还有事情要忙,她也就打算买好东西打包带走就行了,结果她点完单等待的间隙,视线随意的在咖啡厅里转了转,就瞧见了不远处的包间外站着两个黑衣人,守着紧闭的房门。

  什么情况?她有些疑惑,转头看向收银台后面的服务生:“诶?莉莉,那边干什么呢?”

  尤景兰是熟客,两人也是熟人了,莉莉也就没隐瞒什么,低下声音来悄悄的告诉她:“你知道那个明星蒋琦吗?她在这里做专访。”

  “她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做专访?”

  这下尤景兰更加有些莫名其妙了。

  “好像是因为她听说我们这里的水果三明治好吃,特意来打卡的。”莉莉说着话,接过后厨送上来的餐点,给尤景兰打包好递给她,还嘱咐了一句:“不要说出去哦。”

  这也行……行吧也挺像蒋琦的作风的。耸了耸肩,也能理解这个状况的尤景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过东西就转身出门了。

  然而她刚走出门,就看见了在门口站着的江秋水。

  “咦,秋水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来给小琦送东西,不过她经纪人让我不要进去,暂时等一下。”

  江秋水简单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冲着她笑了笑。

  “这样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说了江秋水胎记的事情的缘故,尤景兰的视线有点不自觉的朝着江秋水的手臂上瞟,不过大冬天的,大家都穿的不少,什么都看不见。

  虽说有些犹豫,不过她略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对了,我昨天听蒋枫说……你手上有胎记吗?”

  江秋水被她的这个问题问的一愣,却还是点着头应下来:“对,在右手手臂上。”

  她说着还把袖子卷起来,把胎记露给了尤景兰看:“喏,你看。他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个啊。”

  尤景兰看了看那个半圆形的胎记,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明显。

  看来胎记这个事儿是真的……不过还是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那个孩子罢了。

  “啊,昨天我们闲聊来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这个事儿上来了,我就有点好奇,没什么。”

  带过了这个话题,尤景兰和江秋水道了别,自己一边往回走一边琢磨。

  其实重点或许并不在江秋水是不是当年蒋柔救下的那个小女孩上,蒋涵对于蒋柔的死存在的心结才是重点。

  不知道沈均昨天把事情全盘托出过了之后能不能稍微让她释然一点吧。

  尤景兰刚拿着东西回了办公室。就瞧见王佩佩看见她回来立马就站了起来,开口对她讲:“老大,刚才何助理来过了,说找你有事儿。我说等你回来之后通知她。”

  “何然?”见王佩佩点了点头,她也就也点了点头:“那你通知她吧。”

  得到了消息的何然很快就过来了,她来的时候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轻轻放在了尤景兰的办公桌上:“这是城北分公司的季度结算,可是我看上面还没有财务部的章,也没有签字,想着可能是忘了就拿过来了。”

  “城北分公司的季度结算?”听着何然的话,尤景兰就不禁皱了皱眉,有些莫名的接过来翻了翻:“只有这个?没有年度报表吗?”

  “啊?我怎么……知道?”看着何然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尤景兰才意识到自己省略的话有点多,也就补充了一下:“我没收到过这个文件,而且第四季度的结算应该都是跟着年度报表一起交上来的……对了,电子档也发到你们那去了吗?”

  何然对此似乎也有些疑惑,缓缓地摇了摇头:“就是没有,所以我才以为您已经看过了。”

  那这算什么事儿。那边到底在怎么处理工作呢……看来得好好沟通一下。皱着眉想了想,尤景兰暂时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先对何然说道:“我待会儿先看看这个,然后和分公司那边沟通一下,处理好了再递上去,辛苦你了……对啦,你怎么没跟着沈……沈总出去吃饭?”

  “啊,尹小姐跟着去了……她最近好像对于去饭局这种事情很积极的样子。还感觉在工作上都有些上心了……”略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不管有没有别的人一起去,她都很积极的跟着去,特别是如果是沈总的熟人的话。最近工作比较多,沈总也不放心我去了都交给她,也就随着她了。”

  得,她还是可以。

  因为尤景兰已经知道了尹沁雪的意图是什么,所以她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又和何然随意聊了两句工作顺不顺利之类的话,就让何然回去忙自己的了。

  何然离开之后尤景兰先让王佩佩去和分公司那边的人联系确认,结果王佩佩第一时间打过去的电话居然没有人接。

  天知道那边在干什么。

  无奈,尤景兰也只能让王佩佩留心去联系那边,自己翻开了那份季度结算看起来。

  看完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尤景兰就在上面签了字,先放在了一边,处理起了别的事情来。

  下午沈均和钟一扬回来之后开了一个临时的会议,会议结束之后,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尤景兰和沈均提了一嘴分公司发来的季度结算的事。又说起来遇见江秋水的事儿。

  “我看过了秋水的那个胎记,半圆形的,中间有点缺……嗯……像是个月亮。在右手的小臂上。”

  她本也是随口一说,沈均本也是随便一听,但是听到这里,他却若有所思得停下了脚步,蹙着眉想着什么。

  “嗯?怎么啦?”

  尤景兰有些意外他的反应,也停了下来,凑上去问他。

  “我总觉得好像在什么时候看见过那个样子的胎记……”沈均蹙眉想了想,又因为未果摇了摇头:“一时间想不起来,回头我想起来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