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漓霂缘

第十二章:蜕变

漓霂缘 雪中忧 2086 2018-01-22 22:05:10

  口感滑而软,里面的酸菜剁得很均匀,合着肉块搭配着软糯糯的面皮,咀嚼在口中香气扑鼻,差点没让她把舌头咬掉。

  “现在不就吃了吗?”林霂雪无奈又宠溺,“这是包子,以后若是想吃的话姐姐还会给你买的。”

  林霂雪开口说道,想起自己也是一天没吃东西,同样饿得慌,便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慢条斯理的样子,似乎也是一条美丽的风景线。

  “真的吗?谢谢姐姐!”

  溪儿开心极了,眼中星光璀璨,清纯至极。

  很快,十个包子就被两人吃完了,溪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尽是满足之色,这是她第一次吃得这么饱,好舒服!

  不过因为吃得太快,一直不停的打嗝。

  “让你吃慢点你偏不听。”

  林霂雪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溪儿调皮的笑了笑,原来被人疼爱的感觉竟如此的幸福。

  “大妈,一共多少钱?”

  “一共三十枚紫石币。”那位大妈笑着开口道。

  “给”林霂雪在钱袋中取出一枚紫蓝币,交给了那位大妈。

  “这……”那位大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怎么了?”林霂雪疑惑。

  “姑娘,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紫石币可以给你找。”大妈回答。

  “呃……”林霂雪顿了一下,试探的问,“要不我经常上您这吃包子?”

  “可以啊!以后经常来!”大妈爽快的答应了,用包子把钱替代上,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林霂雪颔首,付了钱,带着溪儿走了出去。

  “姐姐,之后我们去哪啊?”溪儿问。

  “嗯……客栈。”

  林霂雪说,如今只能住客栈了,她们暂时没有可住的地方。

  午日过后,天气凉爽了不少。林霂雪和溪儿找到一家客栈,共两层,便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算是不多,见到林霂雪和溪儿走了进来,一时眼中满是诧异。

  也不怪他们这么大惊小怪的,毕竟林霂雪两人太特别了,一个简陋一个破烂,很难不让人把她们当成来讨饭闹事的乞丐。

  “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

  负责招呼客人的小二还算客气,开口问道。

  “住一间客房一天需要多少钱?”林霂雪问。

  “六十枚紫石币。”小二回答,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有没有钱?

  “嗯,给。”她取出一枚紫金币,“暂时不知道要住多少天,我先把钱给你。”

  “呵呵,小姐请,我们这有很多间客房,不知小姐要选哪间?”小二笑着开口问道,这才放下心,收了钱,带林霂雪去了二楼。

  “就那间吧。”

  林霂雪上楼,选了一间门对窗户的客房。

  “好嘞!”

  “等会帮我烧些开水送上来。”林霂雪说,自己和溪儿必须先沐浴一下才能把新买来的衣服换上。

  “请稍等。”小二说着。便下了楼。

  溪儿好奇的打量着这间房子,左看看有看看。

  “溪儿,你在这里待会,我先去外面一下,马上回来。”

  林霂雪开口道。

  “嗯。”溪儿点头,“溪儿会乖乖等姐姐回来的。”

  林霂雪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林霂雪找到一家医店,买了一些能治愈伤口的药品,付了钱便走了回来。

  水也刚好烧开,屋中有一个浴缸,小二将开水倒入浴缸中,便利索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林霂雪把门锁好,将买回来的药物撒进水中,用手搅了一下,水也不那么烫了。

  “溪儿,进来洗澡。”

  “好羞羞……”溪儿嘀咕道。

  要当着姐姐的面脱光光洗澡,尴尬……

  “呵呵,羞啥,姐又不会吃了你。”林霂雪好笑,轻敲了下她的头。

  “姐!”

  溪儿吐了吐舌头,故意拉长了尾音,幽怨的目光直把林霂雪给逗笑了。

  “好啦,再不进去水就要凉了。”

  林霂雪说。

  “奥!”溪儿应了一声,本以为身上的伤口遇到水会很疼,却莫名的感到很舒服。

  当她注意到水中漂浮着的药草时,鼻子不由酸酸的。

  原来姐姐刚才是为自己买了一些治愈伤口的药,姐姐对自己真的很好。

  “伤口疼吗?”看着溪儿身上淤紫的伤痕,林霂雪不由轻轻的为她擦拭身子。

  “不疼。”

  溪儿笑道,姐姐对自己很好,她真的很幸福。

  林霂雪将溪儿那头“乱鸡窝”清洗干净后,擦干了身体,溪儿便钻进被窝里了。

  林霂雪让小二帮忙把水换掉后,也给自己清洗了一下身体。

  她留了一点草药,褪去衣服,走进浴缸中。

  若非有屏风遮挡,溪儿必会看见林霂雪那满身疤痕,皮肤没有一处完好。

  林霂雪冷笑,这都是拜那些人所赐,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痊愈的?其它伤疤还好,但有的新伤一遇水,立即裂开,好在药里有一味是止血的,不至于流太多血,却也稍微将满缸的水染红,哪怕有药水在治愈伤口,却也看的人心惊胆颤。

  新伤不算多,不至于那么痛。

  溪儿将内衣穿好,看见姐姐的内衣落在床边,便起身把内衣拿起想要递给姐姐,却被她看到了如此情景。

  伤痕密布,有的在水中裂开,丝丝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在水中扩散,染红了满缸的水,明明是那么的痛,她却只是眉毛蹙着,紧闭双眼沉默。

  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水,滴滴落进水中。

  姐姐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伤?明明是那么的痛,为什么却不说一声?相比起来,自己这一身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泪水“啪嗒”的落下,她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但林霂雪一向保持高度謷惕,她睁开眼,便看见无声落泪的溪儿。

  “溪儿不哭,姐姐没事的。”

  林霂雪安慰道,起身走出浴缸,拿起毛巾擦拭身子,毛巾划过皮肤,难免会沾染上一丝血珠。

  溪儿看着林霂雪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酸涩至极。

  姐姐满身伤口的泡在水中怎么会不痛?伤口在水中裂开,怎么会不痛?流了那么多的血,又怎么会不痛?

  但她该如何开口呢?只能强牵起微笑,不想让姐姐担心。

  林霂雪将溪儿递来的内衣穿好,便拉着溪儿将新买来的衣服穿上。

  好在她在现代经常习惯穿古式夜行衣,所以对这些衣服的结构都很了解,穿起来也很轻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