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漓霂缘

第九章:丑陋的内心

漓霂缘 雪中忧 2090 2018-01-22 11:12:10

  “姑娘不怕这四张钱票是假的吗?”

  看见林霂雪只是略微看了那钱票一眼,那位丫鬟不由好奇的问道。

  “我相信你们。”

  林霂雪只说这一句,便走出明月楼。

  理由很简单,若明月楼做生意如此唐糊,那它的生誉也就不会这么好了。更何况明月楼的楼主还是那位女子。

  明月,映衬着她的气质。

  “小姐?”

  那位丫鬟疑惑的看着那位女子。

  “呵呵,真是个心灵贤惠的女孩!”

  女子看着林霂雪远去的身影,欣赞道。

  林霂雪走出明月楼,这次并没有向人问路,打算自己去衣店买几件衣服,顺便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形。

  “打死她!敢弄脏本小姐的衣服,活的不耐烦了!”

  “呜呜……溪儿不是故意的,求求您,不要打溪儿……”

  “好可怜啊……唉……”

  路过一个拐角处,林霂雪便听见一阵阵喧嚣声,便看见几个下人打扮的小厮围打一个约摸十六岁的女孩,女孩衣服褴褛,露出了她那被打的青紫的皮肤,头发扰乱不堪,脸上布满了污渍,只露出了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水“啪嗒啪嗒”的落下,满口的哀求。不由让林霂雪想到自己曾经被鞭打的情景,酸楚,愤怒,怜悯涌上心头。

  “唉,这丫头太倒霉了,不小心碰撞了兰家大小姐,兰家大小姐借此小题大作,看到自己的衣服被弄脏了一角,便硬咬着那丫头不放。唉……太可怜了!”

  一位老大爷看到林霂雪脸上的疑惑,便好心解释道,边说边叹气。

  兰家大小姐,也就是这里衙门千金兰惜婉,她的父亲是一个贪污的官秽,在这里非常的嚣张,即使他们为这丫头打抱不平,却也无力抵抗官家。

  “衣冠禽畜这一词说的果然不错,仗着自己这一身华服就到处嚣张,连这么弱小的女孩也狠得下心去欺负,真让人感到……发指!”

  清脆的嗓音自林霂雪的口中脱出,一字一句清晰的落进了众人的耳畔,她走到那位被打的女孩身边,自身散发出的威压,成功让围在女孩身边的小厮们住了手,不自觉的为她让出一条道来。

  林霂雪弯腰将女孩扶起,手中动作很轻,怕牵扯了女孩身上的伤。

  女孩看到是一位美丽的大姐姐来向自己伸出了援助之手,心仿佛被温泉所浸泡,暖流蔓延全身,让她忍不住的抱住了林霂雪。

  “呜呜……谢谢大姐姐……”

  “不怕,姐姐保护你。”林霂雪轻轻拍了下她的背,柔声安慰道。

  女孩松开了手,与林霂雪拉开了一掌的距离,看见姐姐的衣服被自己给弄脏了,她不由惭愧的低下了头,好怕姐姐因此也会嫌弃她。

  林霂雪知道女孩担心的是什么,摇了摇头,温柔一笑,“没事,姐姐不怕脏。”

  女孩抬起头,眼中含满了泪水,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也不嫌弃自己。

  眼前的大姐姐,就像是一束圣洁的光,穿破层层黑暗,照射在她的心上,驱逐了寒冷,给了自己希望,给了自己温暖,给了自己爱。

  她的手被林霂雪牵着,泪水就这么情不自禁的落下,打在她破烂的衣服上,融入了她那伤痕累累的皮肤中,滴落在了她那脆弱的心尖上。

  林霂雪伸出手,将她的泪水擦下,“不要哭,以后姐姐会保护你,没有人会欺负你。”

  女孩听见她的话,第一次绽放出了那如花儿般灿烂的笑容,哪怕污迹遮挡了她的脸,此刻却是那么的可爱与纯洁。

  “好吗?”

  “嗯!”女孩点头,抱住了林霂雪,泪水染湿了那素白的衣服,“溪儿以后有姐姐了!溪儿以后不再是一个人孤单的流浪,溪儿有家,溪儿好开心!”溪儿开心的说。

  “你是谁?知不知道本小姐的身份?赶快滚开,不然本小姐连你也一块打!”

  一句很不和谐的话陡然从衙门千金兰惜婉的口中说出,打破了这一刻感人的气氛。

  林霂雪松开了抱着自己的女孩,那女孩只是比自己小一岁,个子才到她的耳际处。

  女孩听到这一声尖锐的话,脸色顿时苍白,她小声的对林霂雪说,“姐姐,你快走!她很厉害的,溪儿不想连累你!”

  林霂雪听后只是笑了笑,牵紧了女孩的手,给予她最大的依靠,使女孩恐惧的心不再那么害怕。

  “是一个看你不顺眼的人,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这女孩,我是护定了!”

  林霂雪说,霸气的话语,深深地刻进了女孩的心间。

  “呵!我可是这里衙门的大小姐!敢这样和本小姐说话,本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兰惜婉高傲的说道,她有着一双狭长的狐狸眸,尖尖的下巴使她看起来不易与人相处,一身粉色的蒂霞衣将她如水蛇般的身姿所裹起,头上插满了许多珠宝簪,珠光闪闪,沉重至极。

  双手叉腰,下巴高抬,趾高气扬的跋扈样让人极为反惑。

  “生出这样没教养的女儿,想来你父亲也定不是什么好官,长得跟头三角蛇似的,还好意思到处乱喷毒水,搞得四周臭气熏天,你也真是绝了。”

  林霂雪悠悠的说道,那一句轻松的口气,直教周围的人忍得肚子都疼了。

  啧啧,没想到这看似文雅的少女,说起人来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可奈何人家是衙门千金,憋的肩膀一颤一颤的。被林霂雪牵着的那个女孩也不例外。

  “笑就笑,一条又丑又臭的蛇没什么好顾忌的,反正她也听不懂人话。”

  林霂雪对她说道,看她这忍笑颤抖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哈哈……姐……你好厉害……哈哈……”

  女孩本就憋的厉害,经林霂雪这么一逗,险些笑喷了过去,上气不接下气的,好不容易才把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给说完,随即又大笑了起来,眼泪都止不住的“唰唰”掉下。

  也有几个围观人也实在是忍不住了,看见兰惜婉吃瘪,也跟着她笑了起来,直把兰惜婉气的脸红脖子粗。

  “你!”兰惜婉硬是好一阵都说不出来话,实着被气的不轻,“给我打!”她一声令下,身边的小厮立刻蜂拥而上,想要以多欺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