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十四章:往事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101 2018-01-26 23:04:45

  那个地方在港区的仓库,沈之行记得自己手上第一次沾血,就是在这个地方,在他十六岁那年。平时需要将近五十分钟的车程,沈之行这次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都数不清楚闯了多少个红灯,因为急着赶路,他只是套了一件黑T恤,穿了一跳牛仔裤就来了,连手机都没有带。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这辈子都想不到自己还有这样痛哭流涕的一天,他坐在车里,把脸埋在胳膊里,稳定了一下情绪,擦干了脸,才走了进去。

  里面堆着上个世纪包装的货物,空气里有一丝丝铁锈的味道,地上红褐色的印记让沈之行感到许久没有体会过的兴奋,在往里面走,只有谢彬和两个生面孔,看来是在带新人,凳子上绑着一个脸部已经血肉模糊的男人,气窗里射进来的月光照在这个男人脸上,谢彬递给他一把小刀,拍了拍他的肩:“你问吧,他说只肯告诉你。”

  沈之行感激地拍了拍谢彬的肩,虽然他真的有的时候嫌弃死这个浮夸该死的暴发户了,但是这个人,真的够兄弟。

  谢彬挥了挥手,带着那两个人下去了。沈之行玩弄着那把刀,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瓶水,涑了涑口便都吐到那个男人脸上,冲开了他脸上的一些血迹,见不够干净,便把一瓶水全部泼了上去,那个男人看着这一切,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意:“阿皓,好久不见了。”

  这个声音太好认识了,沈之行硬生生的把那个“你是谁”憋了回去,开口叫了一声:“徐,徐叔,徐正国。”

  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变调了,手抖的厉害,好像又是那个连刀子都拿不稳的男孩,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带着玩味的笑:“阿皓,你长大了,跟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了,真想让成莉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他妈的不配提我妈!”沈之行尖叫着,与平时那个沉稳淡定的沈之行判若两人,一脚把他连人带凳子踹倒在地上,跨坐在徐正国的身上,揪着他领子大声咆哮到:“我妈当初是不是被你害死的!你他妈的怎么下得了手的!”

  徐正国脸上还是带着笑,侧过脸去唾了一口血沫子:“你还是小孩子的心性啊。你妈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她爱上我了。”

  “她活该,她应该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但是还是让我发现了她的弱点,所以各为其主的时候,我就该做我该做的了。”

  “我只能告诉,你妈的死跟你的那个小女朋友家脱不了干系,她要是知道你是成莉的孩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沈之行的脸上露出一丝扭曲的笑容,就好像地狱图里的恶鬼,他的手掐着徐正国的脖子,椅子一句的说到:“那你知道,现在这个米洛,其实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个人么。”

  徐正国的脸上还是笑,尽管他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了,喘着粗气说:“孩子,不要在情爱里陷的太深。你不适合。”

  “我也,真的爱过成莉,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跟你们,组成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那次是我做了她最喜欢的菜,在她一直想去的浅银湾送她走的,她应该很开心吧。剩下的东西我记在日记里了,你想想,我把日记藏在哪儿了。”

  “你也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你这辈子怕是不能当回你沈家的大少爷了。”

  沈之行的手渐渐用力,终于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大吼一声,把他的脖子捏断,徐正国挣扎了两下,最终像一条死鱼一样,停止了呼吸。他厌恶地拿起手帕擦了擦手,朝着尸体吐了口口水:“喂,你在那儿看了多久了。”

  谢彬从阴影里走出来,丢给沈之行一块湿毛巾:“擦擦脸和手。”又招呼了那两个跟班进来:“拖出去,处理掉吧。”

  沈之行把毛巾丢到一边,摸了摸口袋,却发现烟和打火机也没有带,谢彬从身上摸出了一盒薄荷烟,丢给沈之行,顺便帮他点上。沈之行不止一次说过这个烟很娘,这次却吸了一大口:“你们怎么找到他的?”

  “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有人花了大价钱要买他的命。”谢彬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顾客那边有保密协议,我也不能说太多,但是没想到他认出我来了,要我喊你过来。”

  “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能认出我。我有的时候自己照镜子都觉得陌生。”

  “你想多了。”谢彬笑了笑,“心里暗示的成分居多,我也没觉得你样子变多少,医生已经尽力了。”谢彬挠了挠头,“但是气质,确实是变多了,刚刚那个你,才是那个我熟悉的你。你小子,真的不适合当一个安稳的人,为了她就这么安心去耗这么长时间,当个小秘书?不是我说,还是我妹妹,更适合你。”

  “你不懂,我欠她太多了。还有你妹妹,女孩子别多碰这些东西,早些把她送出国去,趁着还年轻多读读书。”沈之行吐了个烟圈,微微眯起眼睛,“你也别再打小米的主意了。”

  “你放心,我从来没有惦记过你老婆,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谢彬拍了下沈之行的后脑勺,“你呀,放到古代肯定是个昏君。”

  “还是独宠一人的那种昏君。还有事么,没事我回去了,明得陪着小米出去一趟。”沈之行在桌子上按灭了烟头,“你放心,只要你开口,我就会帮忙的。”

  “我求求你先改了这个半夜不接我电话的毛病吧。”谢彬发出鸭子一样的笑,“早点休息吧,有啥要兄弟帮忙的开口就完事了。”

  沈之行就这么回去,在床上躺着,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徐正国可以说是沈之行童年里为数不多的光彩,在贵族学校中,没人敢说他是没爹的孩子,却也少不了背后的风言风语,只有那个时候小小的米洛,愿意一直陪在他身边,而徐正国的出现,让沈之行体会到了一丝,父爱的温暖。那时候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都因为这个男人,开始慢慢滑入黑暗,他握紧拳头,狠狠地往床上砸了一下。

  他终于抓住了一丝光明,这次绝对不会再滑向黑暗中,他和米洛,都不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