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十二章:沉溺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070 2018-01-24 22:14:22

  门口的保安早就到里面去维持秩序了,沈之行只能努力地用脚把门勾开,想要踹一脚,看着怀里的米洛还是忍住了。

  睡梦里的米洛鼻腔里又充满了那股奇异的香气,自己似乎是在温暖的怀抱里,还是那张看不清面孔的脸,却感觉异常温柔,她好想踮起脚来亲亲那个人,却怎么也够不着,她泄气地叹了口气,鼻尖正好蹭在沈之行的胸肌上,呼出的热气让沈之行身体微微一颤,梦里的米洛好像是被颠簸到了,揪住了沈之行的衬衣叹了口气,沈之行爱怜地看着现在在怀里看着小小一只的米洛,又在心里diss起了这个小区的设计,怎么这么快就走到门口了?

  把米洛放在副驾,系好安全带,沈之行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摸着米洛的头,把那个鼓鼓的发髻散开,墨色的头发就那么松散下来,慵懒地搭在肩头,车窗外的月光投进来,把米洛的脸庞照的分外柔美,沈之行突然想要亲上去,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自己的欲望,他总觉得自己自制力一流,却总是败在米洛那里。他听了一会米洛均匀的呼吸声,这才发动了车,尽量开的平稳一些,向米洛家开去。

  他把车停在车库,想要叫醒米洛,手却停住了,“没办法,还是败给你了。”他下车,抱起了熟睡中的米洛,刘妈早就等在了门口,鞠了一躬:“沈少爷,好久不见。”

  “久不见了。”沈之行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一会我下来取醒酒汤。”抱着米洛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米洛的房间。他轻轻的把米洛放在床上,调暗了床头的灯,正要起身下楼去拿醒酒汤,让米洛换好衣服好好睡一觉,却被米洛拉住了衣袖。他愣了一下,还在睡梦里的米洛却是泪流满面,梦呓一般喃喃说道:“成皓,你为什么还要走。”

  “我,不走了。”他低头俯身亲吻着满嘴酒味的米洛,透过酒精的味道,还是那个味道甜美的小姑娘,那场大火并没有留给她什么身体上的伤害,皮肤还是他喜爱的细腻的触感,他扯开自己的领带,也拉开了米洛的拉链,昏黄的灯光给这一切加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至于**的话?去他妈的,就这一次,放纵这一次。他顺着米洛的耳根一路向下亲吻,而米洛也配合着搂住了他的脖子,回应着他——跟从前一模一样。他拿出手机

  梦里的米洛觉得自己好像是溺水了,有一双熟悉的手把她搂住,救起了她,一晃神,就到了一个熟悉的阁楼里,地上堆着的是自己高中时候的校服,鼻腔里又充斥着那股香味,自己正在和一个男孩子赤条条的抱在一起,他面容青涩手法却极其娴熟,但是她并不排斥这个人,反而是有种想要和他融合在一起的欲望,这个男孩的声音和身体都分外熟悉,她喃喃念着那个名字:“成皓,成皓。”男孩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下身却异常凶猛,回应她的声音很熟悉了,似乎今天刚刚听到过,米洛记得,自己一定在哪里遇见过这个人了,阁楼的天窗透进来一道暖色的斜阳,米洛感觉自己头晕的厉害,就这么在梦里又睡了过去。

  良好的生物钟让米洛第二天准时起来,身上却酸痛不已,好像梦里的一切真真实实的发生过,可是自己身上的睡衣好好地穿着,床铺也整洁地不像有人来过,这个时候刘妈正好推门进来:“大小姐,您醒来了。”

  接过刘妈递过来的蜂蜜水,米洛润了润喉咙,问到:“刘妈昨天晚上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是啊大小姐,昨天晚上江少爷把您送回来就回去了,您是有些过量了,我给您擦了擦身子,您困得厉害所以没让您喝醒酒汤。”刘妈什么都好,就是话多,问一句能讲十句,她赶紧打断刘妈:“只有**一个人?”

  “哦,还有一个开车的,好像是您的秘书,我请他进来喝口水也没进来,站了一会就走了。”刘妈端过杯子,“倒是长得一表人才的。”

  那看来都是自己的一场梦了,米洛的脸不禁有些红,自己怎么会梦到这种梦?真的是单身太久了的缘故?男主大概也是自己yy出来的人物?米洛不禁哑然,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竟然对男高中生感兴趣?“刘妈,洗澡水准备好了吗?我想好好泡一下。”她撑着身子想要起床,却感觉小指一阵刺痛,仔细一看指甲竟然劈掉一截,不过幸好被人用创口贴包上了,她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着孟青玉这个换头怪,每次遇见她总是一肚子气,这次仗着是个女主人的身份,给米洛打发到边边角角,但凡有个人和米洛大话就晃着那张玻尿酸脸和那对硅胶奶来挤兑米洛,勾搭男人,说话怼人尖酸刻薄米洛不如这个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老油子,碍于礼貌也不好意思发作,商场上米洛最近也没有什么可也搞林富贵一把的案子,只能自己灌自己,宋博裕也是个废物,酒量差酒品也差,不过还好**这小子来了,至于他怎么把自己搞回家的,自己怎么一觉睡到现在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趿拉着拖鞋揉了揉还是酸疼的脖子走进浴室,米洛把自己泡进了大浴缸里,放松一下的筋骨。一旁的香薰灯里的味道,和梦里的味道有些相似。米洛觉得自己已经莫名迷恋起了这股味道,能让她感到安心。一会出去嘱咐刘妈多备一些。她裹上了浴袍,把头发吹干,今天给自己穿了一身米色的长裙,头发吹成小卷,扣在肩上。刘妈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早餐,米洛夹起一个煎蛋,戳开了七分熟的蛋黄:“对了刘妈,那种香记得再买一点回来,还挺好闻的。”

  站在桌子边上的刘妈愣了一下:“大小姐,您用的熏香一直都是您自己买的啊,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买。”

  这回换米洛愣住了,我自己买的吗?为什么记不起来?米洛揉了揉太阳穴,行了,记下来,告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