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十一章:醉酒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242 2018-01-23 20:14:14

  沈之行到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他把车停在了这个新建的高档小区门口,按着小李地址徒步往林富贵那个大独栋走过去——这小区规划有大问题,先不说这说车位不够不给放行的保安,里面这七扭八扭的路和恶俗的假山水池让人做呕。好不容易摸到门口了,门口几个痞里痞气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不入流保安,都这个时间了还带着墨镜,嘴里叼着牙签,看着徒步走来拎着公文包的沈之行,拦住了他:“嗨,干什么的?今天晚上林家不接待客人。”

  “我是米洛米总的秘书,司机有事儿,今天晚上我顶班。”说着便把名片和请帖递了上去,带头的瞄了一眼,态度缓和了一些,挥挥手说:“从侧门进,在后厅等着就可以,司机的话不要喝酒。”

  “谢谢了。”沈之行礼貌的笑了笑,往里面走去。林富贵真的可以说是人如其名,这房子的装修,真的可以说是“富贵”,沈之行腹诽到就该把谢彬带过来,这俩人可以比一比谁更“富贵”。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似乎闹的厉害,没人听见,便推门进去了,人倒是不少,坐了三桌,看见有人进来,离门口比较近的一个中年人站起身来:“哟,这是谁家换新人了,这边坐这边坐。”说着便挪了个身位出来,沈之行笑着跟大家点头:“大家好,我是给米总的秘书,今帮小李哥顶班的。我叫沈之行。”

  “沈秘书,”桌子上大部分是豪爽乐观的三十多岁男人,“李哥今儿晚上有事?”沈之行给自己拉了个凳子,又拿了一副碗筷,接过他们给递过来的碳酸饮料给自己填满了一杯:“啊,嫂子要生了,李哥回家陪着。”

  “嘿这小子倒是可以啊。”“够速度的,一气呵成。”桌上又是一片欢乐的气氛,看来这一屋子绝大部分人是各家企业老板的司机,沈之行夹了一筷子木须肉尝尝,味道和食材可以,就是有些油腻,听着这些人讲自己的老板的八卦,倒是也好玩。什么周老板家的女儿其实没有去国外读书,是跟男朋友跑了,刘总的那个小情人跑到他们家大闹一场,把他最喜欢的那个琉璃瓶子给砸了,还有今天这个林老板家,讲故事的那个大哥故意压低了声音:“说是他把那个实习秘书的肚子搞大了,这个秘书爹妈是大学教授,受不了这个事情已经气病了,女孩子要缠着他结婚。”

  “呵,他哪天不玩女人就不正常了,前天不是还跟那个什么杂志的总监一块么。”另一个人接茬说到。

  “得得得,今还在他家呢,少说两句。”另一个人出来打断,大家笑了笑,碰了杯子又继续说道别的话题,沈之行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跟这种人来往?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思?他恨不得自己就上去看看,却听见外面乱哄哄的,“诶,外面怎么回事啊?”

  正好有个大妈端着菜进来,沈之行不禁腹诽到好歹他们也算客人吧,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正经的受过培训的佣人啊,手指头都伸到菜盘子里了,只听见那个大妈扯着嗓子说:“唉,林老板让你们别出去,那个小闺女又闹上门了,掀了桌子好像还劫了人,是个挺漂亮的女老板,又没办法报警,现在正安抚她呢,别看那小姑娘年纪轻轻,力道不小,那女老板白长那么高了,动都动不了,刀子就在脖子上。说是大家都不许走,。唉我说那个,你别出去啊,林老板要怪罪下来怎么办啊。”

  沈之行早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该死的,今天就该陪着她一起来,该死的宋博裕,要他能干什么?宴会在后院里,露天的,傻x,都要秋天了搞什么附庸风雅?他跑过去,扒拉开人群,里面站着的是林富贵,那个女大学生,还有一个陌生女人。

  太好了,不是小米,可是小米去哪了?他四下看看,不见小米,摸出了电话,他按下了那串电话,犹豫了一下,边往林家的房子里面走边拨通了电话,短暂的嘟嘟两声之后,电话里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喂,沈秘书。”

  沈之行的脑子嗡的一下大了,米洛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且这个男的还能接到她的电话,这个声音不是宋博裕,但是有点熟悉,两秒之后,沈之行恢复了平稳的情绪:“江沢,我老婆呢?”

  “啊呀,被你听出来真的好无聊啊。”江沢在电话那边咯咯咯地笑了,“我们在客房呢,你别激动,我俩啥都没干,她那点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已经喝多了,你来一楼的客房把接回去吧。”刚说完,沈之行就推门进来了,阴着一张脸;“你不是说你不来的么?”

  “我不来你是想让她住在林富贵家还是跟宋博裕走?狗咬吕洞宾。”江沢端起床头柜上的蜂蜜水自己喝了一口,“不过宋博裕那比样,喝两口就吐了,现在在游泳池里泡着呢。”

  “江医生没有职业道德啊,人都泡水里面了都不救?”沈之行坐在床头,摸了摸米洛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之前她每次喝酒都要难受好久,不忘吐槽江沢。江沢的白眼也要翻上天了:“我救个锤子,我是心理咨询师,不是医生,懂不?你赶紧溜,我家小茜茜还在等我呢。”沈之行无奈的笑了笑:“谢了兄弟,我家那盒雪茄改天亲自给你送过去。”

  “哟哟哟,人家真的好感动哦,求求米总多喝多几次吧。”江沢拿出口袋里的手帕,假装擦了擦眼泪,“快回去吧,我给刘妈打电话了,让备了醒酒汤,你可别乘人之危刺激到她。”

  “我知道啦知道啦。”沈之行叹了口气,“她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明明不是什么重要的宴会啊。”

  “孟青玉勾搭上了林富贵你知道么,今天没少给她甩脸子败家子。不过现在她已经被那个小实习生劫了,谁知道那么小的一个小姑娘业余爱好是格斗呢?活该。”孟青玉?沈之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的是换头怪,跟大学时代没有一点点相似了,不过看来那惹人讨厌的性格一点没变,那她就是那个审美畸形的时尚编辑sunny?他懒得吐槽了,把那件抹胸裙往上面拉了拉,该死的,今天晚上多少男的看见了?把自己的外套裹在米洛的身上,拦腰公主抱起了起来,包只得别扭得夹在腋下:“我走了啊兄弟,谢谢了今天。”

  江沢笑着挥了挥手,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走进了洗漱间洗了把脸:“那我也走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