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八章:和宋博裕的午餐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206 2018-01-20 20:30:00

  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还好离得并不远,显得没有那么尴尬,走到别墅区,沈之行把包递了过去:“那米总,我就先回去了。”

  “今天辛苦了。”米洛也微笑着接过包。“不辛苦不辛苦。”沈之行马上摆摆手说,笑得温柔而不谦卑,米洛刚想说点什么,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首他们俩都很熟悉的曲子,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从十三岁那年开始,他们经常在家庭聚会上合奏这首曲子,神采奕奕的少女披肩卷发,手指在黑白键上跳跃着,衣冠楚楚的少年拉着琴,合奏着眼里满是爱意。

  有的人尽管已经忘记了,但是存在过的温暖,让人难以忘记吧。

  沈之行笑了笑,看似已经走开了,却站在转角处,看着米洛掏出手机,接起电话走进大门,才点了一支烟,带着浅浅的笑往后面的公寓走去。

  第二天的工作依旧是协助处理文件,公司琐事,叫叫外卖,安逸的让沈之行不是很适应,正打算出去打电话约健身教练,却被米洛拦住:“之行下班之后有安排吗?”

  这么一问,估计又是要让自己跟她去做点什么了,“没有没有,米总有什么安排吗?”

  “陪我去做个护理,换个指甲,晚上有个宴会。”米洛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的确不适合去晚宴,沈之行笑眯眯地说到:“好的米总,我现在就去预约。”真的跟江沢说的一样,除了秘书,似乎还变成了贴身助理与管家。

  “麻烦你了。”米洛接着低头看起了文件,他翻出了记事簿,查到了米洛最常去的那家美容院的电话,拨了过去,对方果然分外的殷勤:“明白了,谢谢秘书先生,我们会把整个下午都给米总空出来的,随时恭候米总大驾光临。”

  “米总,已经确认好了,对方说您下午得空随时可以过去。”沈之行放下电话,还没等米洛说话,就听见敲门声,沈之行起身去开门,外面的人自己进来了。

  “嘿嘿嘿,小洛洛我来看你咯。”那张脸让沈之行的脸一下子阴了下去,倒是米洛笑起来了:“博裕你怎么来了?坐坐坐。”

  “送文件,送文件。”宋博裕挥了挥手里的文件袋,坐在了米洛对面,“我爸顺便让我问问你,晚上一起么?林董家的那个。”

  “林富贵就林富贵吧,你跟他整那么客气干什么。”米洛转着笔笑了起来,“搞什么林董,他又没给自己改名字。不过我下午得去准备一下,要不晚上你来美容院接我?”

  “可以。那中午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宋博裕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掏出车钥匙捏在手里:“但是林富贵这个名字,真的是每次叫出来都太想笑了。”

  “你小子又换车了。”米洛,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今天她的衬衣似乎是小了点,沈之行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给她盖个毯子,或者说把宋博裕的眼珠子挖出来——他更倾向于后者。

  米洛把名字签完,盖上笔帽。“那你再等我一下,”附近新开了一家日料,下午再送我去美容院吧。”

  “我的荣幸,mylady。”他站起身来,后撤一步,右手放在胸口鞠了一躬。米洛笑着在说些什么,沈之行全部都没有听,他今天并没有把头发梳起来,他的眼镜上反射着电脑屏幕的光,眼睛藏在刘海后面,眼神飘忽不定,一言不发。

  “之行,之行。”米洛连着叫了两声,他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啊米总,刚刚走神了。”

  “没关系的,那下午我就不来公司了,你把这些材料整理好,董事会议的流程文件也再准备一下。今天可以早一点回家。”

  “谢谢米总。”沈之行嘴角带着笑意,眼里却没有一丝的光彩。

  “哟你换秘书啦!”宋博裕大惊小怪的喊到。喊你妈呢弱智,沈之行在心里骂到,换秘书关你屁事。

  “啊是呢,还是我高中的校友,沈之行,很优秀的秘书。”

  “沈秘书好,我是你们米总多年的好友宋博裕。”沈之行并不是很想跟他握手,这个男人的手又冷又湿,好像握着一条咸湿的海鱼,碍于礼貌,只是轻轻捏了一下就放开,“宋先生您好,我是沈之行。”

  “那我们就先走了。”米洛拿起外套,很自然的搭上宋博裕伸过来的手,“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米总慢走。”沈之行鞠了个躬,帮米洛打开办公室的门,目送米洛和宋博裕走到电梯口,坐在办公室里点了一根烟,他当然记得宋博裕,这个每次都会有意无意把米洛惹哭的人,从小就在读国际学校,却总是喜欢跑到他们学校厮混。最让沈之行厌恶的一点,是他对于包括米洛在内,所有有“利用价值”的女性,都是一样暧昧不明的态度。当然,这次他并没有认出自己,否则根本不会是一次和平的会面——之前这两个人每次见面都是一阵腥风血雨,而且这个人,差点就和米洛订婚。沈之行盯着已经按下去的电脑屏幕,上面的面孔自己都觉得陌生,他们怎么会认出来?他自嘲般的笑了笑,拨通了谢彬的电话:“喂,下午有空吗?”

  宋博裕的新车是一辆大排量的越野车,是他一贯的风格,米洛翻着他的歌单:“啧你还真是一样的没品,都是摇滚。”说着便用自己的手机连上了蓝牙。

  “喂,这种歌听了会睡过去的。还好快到了。”等了四十秒的红灯,再左转不到五百米就到了。门面的装修都透着浓浓的和风,穿着正统和服的店员标准的九十度鞠躬把两人迎进去。

  “嚯嚯嚯,米洛你对这些很了解啊。”两人脱掉鞋子走进包间,女服务生把菜单递上来,宋博裕翻着菜单赞美到。

  “还可以吧,这家老板开业的时候请我来过,据说所有的大厨都是在日本的大型酒店工作五年以上的,味道是真的很正宗。”

  米洛随口报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刺身和寿司,宋博裕又点了份寿喜锅,“喂,我说,要不要喝点。”他指着菜单上的清酒问到。

  “只能喝一点呀,晚上林富贵那儿少喝不了。”

  “好好好。”一听到林富贵那个名字,宋博裕又忍不住笑起来。

  菜色很精致。宋博裕双手合十,有模有样的说到:“いただきます(我要开动了)。”米洛笑得很开心,也跟着说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宋博裕这个人很可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