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四章:你神经病啊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183 2018-01-16 13:32:25

  “米小姐请坐。”工作里的江沢非常正经的,米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仔仔细细得和江沢说了出来。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摘下黑框眼镜,擦了擦。然后说,“那我们开始催眠吧。”

  米洛把头发散开,靠在一旁的躺椅上,江沢起身拉上了帘子,按下了躺椅上的按钮,调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柔声说到:“把眼睛闭上吧。”

  米洛感觉这次被催眠得格外深,不知过了多久,**才把她唤醒,脸上有点凝重。

  “洛,你现在醒过来了吗?”

  “嗯,怎么啦?”米洛笑着说到,顺便把头发束起来,“我是不是说你的坏话了?”

  “那倒不是,只是你可能有轻微的人格分裂,或者说,你潜在的人格,在觉醒。”**坐回到办公桌边,手里转着一根金色的钢笔,拿出了病历本。

  “我?神经病?”米洛一脸的不可置信,踩着高跟鞋,走到了江沢的桌子面前,“你开玩笑呢?”

  “我没有,你坐下,听我说。”江沢白了她一眼。

  米洛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江沢你今天要是说不清楚,我把桌子砸到你的脸上。”

  “行,那我就跟你很直白的解释,你以为你为什么不记事了做乱七八糟的梦?你以为你是老年痴呆了?现在的你身体里相当于有两个人,你不能控制她们的出现和消失。而且当一个人占据主导的时候,你会不记得另一个人干过的事情。但是我也说明了,你这个不算是精神病,否则我第一个打电话把你送进四院,我在那儿有熟人。”

  “那你说,我为什么会这样?”米洛盯着江沢,竟然说自己是神经病?

  “你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你记得吗?”**认真的问。

  米洛杵着头,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样的,但是我都记不起来了。”

  **在本子上写着:“那三年前的大火,你还记得多少。”

  米洛皱起了眉头:“我,我也记不清楚了。”

  “我知道了,你可以把桌子砸到我脸上了。”

  “江沢你玩我呢?”

  江沢的脸色严肃起来:“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不能对你不负责任。现在只能说是怀疑,还不能确诊。你把小陈叫进来,你现在需要观察,懂吗?”

  “小陈?哪个小陈?”米洛换了口气,态度缓和了下来。

  “你的秘书啊。”**真的是换上了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

  “啊,我换了个新秘书,找我秘书要干什么?要刷卡缴费了?”

  **把笔收好,插会了笔筒里:“呸,除了钱我江某人眼里就没有别的东西了?现在每天跟你带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是你的秘书吧?晚上有刘妈跟你住,所以我想,让你身边的人观察你。”

  “我是猴子还是小白鼠?”

  “那你要是想进四院我也没办法,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安排床位?我这叫医者父母心,明白吗?”

  “行,算你狠。”米洛打开门,探出头去,“沈秘书,进来一下,江大夫找你。”

  沈之行放下手里的《麻雀要革命》:“好的米总。”理了理衣服,象征性得敲了两下门,走到江沢桌子前面,微笑着伸出手:“江大夫您好,我是米总的新秘书沈之行。”

  **看着他这幅一本正经的嘴脸,努力憋住笑,伸手握了过去,俩人互相用力捏着对方的手,捏的嘶哑咧嘴:“叫我**就好,沈先生请坐。”

  沈之行坐在了米洛的旁边,看着穿着白色风衣的江沢,他突然有一种是自己和米洛在医院做产检的错觉。

  他又想笑了。

  “这个沈秘书,要比之前的陈秘书更衬托米总的身份啊。”江沢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沈先生如果有断袖的癖好可以联系我,我男女通吃。”

  沈之行一脸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里恨不得给他两个嘴巴子:“不好意思我的暂时没有发现我有喜欢同性的癖好。”

  “啊那真是太遗憾咯。”江沢把刚刚写好的单子递给了沈之行,“我在你们的老总身上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迹象,作为她的贴身秘书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的观察治疗。”然后又拿起夹子拍了一下想要看单子的米洛:“嘿嘿嘿,你看什么啊病号。”

  “行,好,我不看。”米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扭过头。

  “那江大夫,我就按着这个做就好?”沈之行看完这个单子气的也快背气过去,上面写着“死变态,监视狂,小爷计划都给你写好了你还看啥呢。”又画了一只猪头,**点点头:“对啊,没错,以后每周和你们老板来一次,平时别让他过度劳累,洛啊,你回去再和刘妈说一下。”

  沈之行努力扯出来一个笑,把单子收起来:“谢谢江大夫,我会注意的。”

  “没我什么事了吧?”米洛说到,“每周要来一次我很忙的。”

  “你不来他来也行,如果有需要我通知你。”**指了指沈之行,“然后找机会把你送进四院去。”

  “好好好,我来还不行吗?”

  下午六点的夕阳从百叶窗的缝隙里渗进来,三个人笑得开心,就像很多年前偷偷叫了外卖躲在体育器材室里的三个高中生。

  **看了看墙上的表:“我拿到三张蟹皇阁的尝鲜券,一起吗?”

  “今年你倒是比我先拿到的啊。沈秘书一起吗?难得江大夫请客。”米洛站起身理了理头发。

  “啊,我吗?会不会不太好。”沈之行表面客气,心里想着狠狠宰这个家伙一把。

  “没什么不好的,我带着小茜茜也一起去。”**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免洗洗手液,搓了搓手,“等我俩换个衣服。”

  沈之行起身拉开了门,让**和米洛先出去,自己再把那扇巨重的橡木门关上,看来**不仅是想要讹诈有钱人,还要督促他们锻炼身体。

  那个叫做小茜茜的小护士一听要去外面吃,高兴极了,急匆匆地给米洛冲了一杯薰衣草茶便跟着江沢一蹦一跳得上楼了。米洛嗅了嗅那杯茶,薰衣草的味道真是让人安心:“你别看江沢那个样子,没心没肺的,其实这么多年了,顶数他对我好。你要是有什么烦心事,找他说说就行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想和这个秘书多说几句。沈之行歪着头,笑眯眯地问:“那这个可以算公费医疗吗?”

  米洛想了想:“你说算,就算吧。”

  不一会一身米色风衣的江沢领着一身水手服的小助手走下楼来,好像是大哥哥刚刚从学校把自己的妹妹接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