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喂,我的秘书先生

第三章:又见江沢

喂,我的秘书先生 晏释梵 2327 2018-01-15 23:46:44

  沈之行在路过的便利商店买了口味合适便当和饭团,心情好了不少。看了看时间,九点半,家政大概没有这么麻利,他让店员把这些吃的加热一下,自己又拿了一盒牛奶,坐在靠窗的地方,看着窗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东西了呢。

  便利店的店员小姑娘看着这么拉风的车停到店门口,走下来一个年轻帅气的那字,早就脑补了一万字的言情剧情,整个人好像被粉色的气泡包围着,飘忽着把便当和饭团放进微波炉,自己也不知道拧了几圈。

  “小姐,我听到这个微波炉叮了一声,是我的东西热好了吗?”沈之行的声音把小姑娘拉了回来。

  “啊,先生不好意思。”她赶紧转过身去帮沈之行取了出来,拿了一副餐具一起递了过去,“给您。”

  “好的谢谢。”指尖轻轻碰了一下店员的手,她又满脸通红,看着沈之行在那儿吃饭,感觉有些不真实。

  沈之行吃得很慢,一点都不着急,过了好一会,一群学生呼啦啦的进来,吵吵闹闹,等到把这群学生送走,却发现沈之行已经走了,只留下了餐盒和一个空的牛奶盒。

  “真帅啊。”店员小姐感慨道。

  沈之行特地开车绕道了米洛家,看着二楼那个房间的灯亮着,看来是已经回家了,他笑了笑,点了一根烟,车里放着小提琴版的一步之遥,他跟着哼了起来。

  刚刚把车停在车位上,就接到了家政公司打来的电话:“沈先生您好,我们已经按您的要求把这里整理好了,您方便的话回来看看哪里还有需要我们再进一步服务的地方,如果您暂时没空我们会把房卡给您寄存在物业那里。”

  “麻烦稍等一下,我在楼下。”熄火,锁好车门。上楼。

  这家的服务果然不是吹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把二百平米的公寓里那个女人存在过的痕迹打扫的干干净净,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干净好闻的味道。他仔细看了看,地毯,沙发,连水杯和碗筷和床上用品都按照他的要求换成了新的,卫生间里那个无趣的按摩浴缸和花里胡哨的自动马桶也被拆下来换成普通的样式,自己的洗漱用品也被收拾利索,摆了出来,拉开衣柜,衣服也已经被分门别类的收拾好。

  “不知道沈先生还满意吗?没有耽误沈先生入住吧?”这家家政的总经理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女子,虽然平时都在和有钱人打交道,但是像这个年轻男人一样出手大方还是不多见的,她决定亲自过来一趟,满脸堆笑。

  “可以,很满意。”沈之行把眼睛摘了下来,随手放到了茶几上,“你们这儿提供钟点工服务吗?工作日早上九点到十一点来清理一下,周日下午三点到六点半点大扫除一次。”

  “这个我们这儿肯定可以提供的,您看看这个价位?”

  “你看着来就好。”

  “好的好的,那我明天早上联系您。”

  “好的,今天的费用我刷卡吧。”

  经理身边的员工赶紧从手提包里拿出了随身pos机,打了金额不少的六位数字,沈之行掏出了一张黑卡,眼皮子也不眨一下。

  “那沈先生,我们就打扰您休息了。”

  “慢走。”

  沈之行把自己泡在了浴缸里,身边弥漫的香薰味道和米洛经常点的一模一样。

  “今天来得挺早。”米洛今天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过膝连衣裙,头发用发夹束起来,好看得不得了。

  沈之行看似很认真的在跟老板打招呼,其实心里美坏了,今天他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西装,跟米洛的真的搭。

  “米总,沈秘书跟您在同一个小区呢,就在后面的公寓。”

  “呦,沈秘书深藏不露啊。”

  “是家父的朋友恰好在这里有套空房子,说是我初来乍到,借给我住一阵。”沈之行笑了笑,情妇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朋友吧,要不是这个小区里一房难求,他是死活都不会去跟那个女人扯上关系的,接着把电脑递了过去,“米总,您确认一下今天的行程。”

  米洛接过了来,“沈秘书今天下班之后有安排吗?没有的话跟我去看一趟心理医生吧。”

  “没有安排,听米总的安排。”沈之行脸上笑嘻嘻的,心里却一惊,心理医生,要看什么心理医生。

  “你应该也认识,江沢,有个双胞胎弟弟叫江明,也是从咱们那个中学毕业的,当时还挺出名的,就是那个在元旦联欢会上拿小提琴拉哀乐的。”

  嗨,原来是这小子。吓他一跳,不过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亏得自己来这边第一个约的人就是他“那米总,我帮您确认一下预约吧。”

  “也好,这个人只接短信,你还是给他发短信吧。”

  沈之行看着备注在日程后面的手机号,突然皱了皱眉头——这个手机号码,好像很眼熟,自己又是个不看短信的人。

  果然,江明已经短信轰炸过他几百条了。沈之行深呼吸了一口,以非常官方的口吻回了他一条确认预约的短信,然后在微信上毫不冷静地发出去一大段:“江沢我x你妈!!!你知道我不看短信的!!!”

  “哦,关我屁事。”江沢倒是很冷静,发了个非常欠揍的悲伤蛙的表情,“不过下午带着你老婆过来的时候我是不会乱讲话的,放心吧。”

  “算你小子识相。”沈之行把手机收了起来,长嘘了一口气:“米总,都确认好了。”

  “好的。”

  沈之行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发来了一条消息,“今年的大闸蟹,好像不错啊。”

  今天米洛的高跟鞋有五六厘米,整个人看起来和沈之行差不多高。在电梯里这么一看更加明显,感觉没有面子的沈秘书挺直了腰杆,往后站了站。

  “是我今天香水的味道有些大了吗?”扭头看着往后缩了缩的秘书,米洛笑了笑,抬起手腕闻了一下,“我觉得还好啊。”

  “没有没有,米总今天气场有点太强大了,我有点紧张。”

  看着帅气的秘书手忙脚乱地解释,米洛捂着嘴笑出了声:“好啦好啦,往前站站,要不我会扣工资的。”

  “好的好的。”沈之行极为狗腿得凑了上去。

  可是这张脸,真的好熟悉,绝对不仅仅是在面试上见过一次那么简单。算了,不想了,下午见到**再说吧。

  米洛穿着高跟鞋哒哒哒走在前面,微笑着跟员工们打招呼,沈之行跟在后面,温文尔雅。来这层交报告的文员小姐小声和旁边交报表的会计小姐说:“喂,你有没有觉得,老总和新来的秘书好像是在拍偶像剧啊。”

  “对对对,新秘书真的要比陈哥养眼太多了!”

  “有机会去要个电话号码啊,下次联谊拉着他一起去啊。”

  沈之行好像是听到了,转过头来对着她们笑了笑。

  “哇他是不是听到了,笑起来真的好好看啊。”

  你们联谊能请到你们米总,我就跟你们去。

  沈之行真是个腹诽天才,前面的米洛什么都不知道,看着沈之行小跑着给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接过了她的包。

  “沈秘书要加油啊,今天没有加班这个选项。”米洛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好的米总!”

  江沢的心理咨询室在郊区,上个世纪留下来的老别墅,很难找,外面看上去有些不起眼,但是里面可是花了大价钱了,先是按照原来的样子一一修复,连玻璃都是找了老工匠一点点吹出来的,再加上纯手工的家具,各地拍来的工艺品。在二楼的心理咨询室更是有着最好的沙盘等设备,米洛曾经开玩笑的说,**这是告诉别人,没钱连心理医生都不配当。

  “不是的,我的本意是想让有钱人来找我看病,这样我要多少都心安理得。就像你这样的。”**回答的一脸欠揍。

  小李把车停在巷子口,单行线,进不去了。米洛和沈之行一前一后走在人行道上,傍晚的斜阳透过茂密的法国梧桐的叶子洒下光斑,沈之行突然想伸手摸一摸米洛的发梢——可是他不能。

  “到了。”米洛在一扇铁艺大门前停了下来,周围长满来爬山虎,很容易就错过。沈之行伸手按了门铃,门缓缓打开,一位衣冠楚楚的老年男子站在门口,“米小姐请进,江大夫在里面等您。”伸手接过了沈之行手里的包,沈之行冲他点了点头,跟着米洛走上了楼梯。老旧的楼梯吱吱呀呀的作响,刚刚打过蜡的扶手新的有些过分。

  二楼迎接他们的应该是**的助手,却穿着粉色的护士服,白色的吊带丝袜,说话奶声奶气的,**这小子口味还是没变过:“米小姐来啦,江老师在里面等您,这边的家属请在外面等候~”

  “那个,我不是家属,我是米总的秘书。”他尬笑了两声,挠了挠头,“那米总,我就在外面等您。”

  米洛点了点头,推开了那扇厚重的门,沈之行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助手小姐端过来一杯薰衣草茶:“我还以为您和米小姐是情侣呢,看起来超级搭~之前她带的那个秘书没有您好看。”

  “是吗?谢谢您,不过我一个小秘书,可配不上我们米总。”

  助理小姐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您啦,江老师这里没有无线网,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和收发短信,如果您觉得无聊的话后面书架上的书随便您选~”说完便回到了那张书桌,在高高的书堆后面不知道写着什么,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沈之行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觉得舒服极了,他随手从书架上抽下来一本人间词话,打开之后却哑然失笑,这是一本包着人间词话书皮的《麻雀要革命》翻了翻,里面夹着一张字条,一看就是江沢的字迹“我就知道你小子要选这本,怎么样,小言情好看不?”

  沈之行嘁了一声,又扯了一本旁边的《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却发现非常正常,又扯了一本拉丁文书名的旧书,却发现还是正常的书,来来回回拿了十几本,只能确认一件事:江沢这小子,有点本事,是得考虑叫一声江半仙了。

  一旁的助理小姐早就在高高的书堆后面笑得花枝乱颤,江老师真的是太厉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