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嫡女惊华:妖孽王爷宠妻上天

第二章:诡异重生

嫡女惊华:妖孽王爷宠妻上天 纪安宁 2053 2018-01-15 12:59:07

  好冷!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冰窖里一般,冻得全身都麻木了!

  为什么会这么冷?

  苏锦芸努力想睁开眼,可是眼前却只有无尽的黑暗,到底是下了地狱吗?怎么这般冷,人死了不是没有知觉了吗为什么还会怕冷?

  “夏荷姐姐,小姐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了,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呜呜……小姐不会醒不过来了吧!”雕花紫檀床前,一个年约十二的丫鬟跪坐着床榻边,红着眼望着躺在床上的女子,满脸担忧的询问一旁的绿衣女子,说到最后,竟然哽咽着哭了起来。

  “呸呸呸!不要胡说八道!”名叫夏荷的女子连忙跺着脚“呸”了几口,然后一脸坚信的说道:“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醒过来的!”

  说罢,走上前几步,视线停留在一直躺在床上未曾睁眼的女子身上,床上的女子面色苍白,眉头紧锁,身上盖着厚重的被褥。

  夏荷小心翼翼的握住被褥里的那只手,触手之间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心里不由的一沉,屋子里的炭火明明烧的很热,可小姐的身上却如此冰冷,脸上更是毫无血色,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晚。

  梁大夫说过,能够撑过今晚,便可逢凶化吉,若是不能,便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冷~好冷~”

  正暗暗思虑着,床上的女子忽然有了动静,口中不停的呓语着,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快!小姐醒了!”夏荷一脸惊喜的冲一旁的春桃笑,同时还不忘吩咐身后的丫鬟,“秋菊,快再多添几个炭盆,再给小姐拿一床锦被来!”

  “是!”身后的丫鬟闻言马上跑出去拿东西,边跑还边激动的冲守在室外的丫鬟们喊:“小姐醒啦!”

  丫鬟们一阵忙碌,不一会儿,屋子里又多添了几盆炭火,床上又多了一床棉被。丫鬟夏荷激动的拉着女子的手不停的摇晃,“小姐!小姐!快醒醒,我是夏荷呀!”

  一番折腾后,床上的女子终于缓缓睁开了眼,呼吸及其微弱,一脸疑惑的望着跪坐在床榻前的几个人。

  苏锦芸努力眨了眨眼,眼前几个人的样貌才清晰可见,春桃、夏荷此时正一脸激动的盯着自己看,只是,她入宫前她们就已经不在人世了,现在终于主仆团聚了吗?

  等等,不对,此时的春桃和夏荷也不过十二出头的样子,她们死的时候明明已经二十岁了,怎么会这般青涩。

  “小姐,你终于醒了!你怎么这样看着我们,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夏荷见自家小姐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不免有些疑惑。

  一旁的春桃闻言也觉得有些奇怪,小姐自从睁开眼后就这样傻傻的看着自己和夏荷,该不会是高烧把脑子烧坏了吧。

  苏锦芸没有回话,只是目光在屋子里扫视过一圈后,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猜想,她,重生了!

  此时的屋子正是她少女时期的闺房,屋子里的陈设都和当初一模一样,还有这张上好的金丝楠木闺床,是母亲生前寻了有名的木匠为她打造的。

  “现在,是什么年代?”刚一出声,苏锦芸便听见自己的声音青涩还带些奶气,不由的干咳了几声。

  两个丫鬟面面相窥,看来小姐真的是烧坏了脑子,连时间都不知道了,却又不得不答,“小姐,现在是大周十六年。您前几日刚过了十二岁的生辰,却不小心掉进了后花园的池塘里,高烧了三天三夜,大夫说差点就……”

  前世的记忆瞬间被唤醒,是啊,上一世她十二岁生辰,祖母为她大肆操办,京城的名门闺秀都来了。可也正是在生辰宴那日,她被苏锦华暗害推下了池塘,高烧了几天几夜才醒过来。

  真是可笑,前世她和继妹苏锦华斗的死去活来,却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为真心交好的庶妹苏锦婉却算计了自己,害得她和腹中孩子含恨而死。

  想到这里,苏锦芸就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白皙的双手紧紧抓住身前的被褥,双眸中是满满的恨意。

  夏荷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苏锦芸,小姐自从醒来后就有些不对劲,此刻的神情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苏锦芸闻声终于从那漫长的回忆中缓过神来,“我没事,只是头有些疼!”说着便隐去了那一抹恨意,此时她刚刚重生,还是不要露出什么端倪的好。

  “那奴婢去请梁大夫过来瞧一瞧,小姐高烧初醒,这几日可把我们急坏了!”春桃说完就要起身往外走。

  苏锦芸忙叫住她,“不必了,我只是受了凉身子还有些虚弱,睡一觉就好了!”

  见苏锦芸执意如此,春桃也不好多说,只好求助的看向一旁的夏荷。

  “小姐,那奴婢去老夫人那边禀告一声吧,小姐昏睡了几日,老夫人是日日念经求佛,茶饭不思呢!”

  一提起老夫人,苏锦芸心里便升起一丝暖意,眼眶也有些湿润了,在整个尚书府,最疼她的也就是祖母了,“好,你去祖母那里告知一声,也好叫她老人家安心!”

  夏荷点了点头,扶苏锦芸躺下,细心的替她掖好被角,便拉着春桃一起出了内屋,又吩咐秋菊去小厨房熬些清淡易消化的蔬菜粥,这才朝老夫人住的德居堂去。

  临出院子前,春桃小声的问了她一句,“夏荷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小姐今天怪怪的?”

  夏荷心中虽也奇怪,脸上却丝毫不显,只是白了她一眼教训道:“我们做奴婢的,万万不可私下里议论主子!”

  春桃年纪比夏荷小,凡是都是问夏荷拿主意,见她数落了自己一句,便悻悻的点头不再追问。

  待丫鬟们都出了屋子,整个房间里只剩下苏锦芸一人,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还是有些苍白,身子更是半点力气也没有,此时的她,虽然满脸倦色,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的。

  前世的悲剧,此生她不想再重演,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了一回,这一世,她一定要让那些害她弃她之人通通付出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