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御龙者:传说

肆、侄女

御龙者:传说 林珉成瑜 1450 2018-02-26 13:33:36

  宁楚琰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眼看见的血红色,再许久之后的梦里,蔓延了上百近千年。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宁楚琰如何神通广大也想不到。

  而他眼前的只是想一直在这个婴儿身边,看身边重现的颜色。

  宁楚琰站在白素泠身边,看着她,一直看着——肌肤的白色,眼眸的黑亮,小嘴的嫩红,不难想象以后长大了会是如何的美丽。宁楚琰忽然想起自己四弟常在耳边念叨凡间的女子,说什么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但这是宁楚琰忽然觉得用来描述白素泠以后的样子很贴切——为什么如此肯定将来她是个绝色美人,宁楚琰认为这是对自己归属物的自信。

  宁楚琰看了一夜,漫长的一夜,看到了心里去。

  白素泠还未记事,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俊郎硬气的男子,满身沾血,身披铠甲,立在身旁。

  白素泠不安踢了踢腿。

  第二日,五月十四。白彤彤的马车听在了将军府前,为了不引起旁人围观,白彤彤只在门口与众人略微寒暄便结伴入内。满月这种事情,没什么好讲,无非是一群大人寻欢作乐顺便看看新生儿罢了。白彤彤该是今天最尊贵的客人,也约莫是最亲近的一位,自然在众人逗弄孩子之后去了前边时,还留着与梅清婉谈话说笑。梅清婉从认识白云荣开始就一直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宠着,所以面对白彤彤也丝毫不会气虚,反而真真正正把她当做一个妹妹对待。白彤彤面上和善,眼睛时不时扫一眼襁褓中的女婴。

  “嫂嫂生产完养得真好,丝毫不见什么憔悴的样子,反而比起从前更加珠圆玉润了。”白彤彤俯身逗逗奶娃娃,又抬起头看眼梅清婉。这话说得好听,却明明白白的客套话。白彤彤不是对她嫂嫂有什么偏见,而是因为白云荣早已大成不老,并且和梅清婉定下情咒,所以梅清婉也将永远都是青春美貌的模样,所以已经不复年少的白彤彤嫉妒这份永生的美丽,而更忌惮的是白素泠长大之后将会阻碍君温祁的道路。

  白彤彤看向奶娃娃,心里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念头,她一直在极力克制自己,不想做出这种事情但是现在似乎没得选择。尤其是现在梅清婉身体不适小睡一会儿把孩子交给了她。

  白彤彤不知道要为梅清婉的信任高兴还是悲哀,却很清楚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白云荣从门口迎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白彤彤知道这说明白云荣要么信任自己,要么另有后招。“兄长不可能不在嫂嫂身边设下防备的。”白彤彤心想,只不过如今看来似乎兄长是相信自己的,那如果这个孩子悄无声息的……

  白彤彤觉得白家是亏欠自己的,整个白家都是亏欠女儿的。虽然白彤彤知道自己属于两情相悦在一起但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白家的牺牲品只不过自己比较幸运。“是时候让白家回报了本宫了,本宫牺牲了如此之多……”白彤彤努力说服自己,但是看着怀中的婴儿如何都下不了手。

  门外的人道:“娘娘,白大人说许久没有见到娘娘了,想与娘娘在书房叙叙旧。”白彤彤看着紧闭门外的人影,定了定心,端起架子道:“本宫知道了,你去告诉兄长本宫即可就来。”白彤彤从玄袋中取出了一颗药丸,想要用力碾碎。

  门外的人又来催:“皇后娘娘,白大人说事情很急……”

  “本宫知道了!”白彤彤心神不宁有些烦躁起来,声音也大了一些,“用得着你来教本宫吗?”怀里的婴儿似乎被吓到了,不安的动了动,白彤彤一直盯着她,手上一用力碾碎丹药,刚下定决心要抹到白素泠口中就听见内屋里梅清婉的贴身丫头安沐向外走的声音。

  时间紧迫,白彤彤手一松,粉末落在了地上。

  她将孩子交给了安沐,就出门去了。安沐低垂眼眸,念着恭送想着昨日白云荣来嘱咐过的话,心想还好皇后娘娘没有丧尽天良。

  终究没有狠下心,白彤彤有点儿想哭,可却是下不去手。

  那是我的侄女,白彤彤心里一直在念着。

  房梁上的一团黑影也在白彤彤出去后安静了下来不再浮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