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留住岁月,留住你

第十一章 沧海桑田(一)

留住岁月,留住你 闻雀喜 2429 2018-01-28 19:38:26

  安兰听了以后,轻轻松了抱住秦宇的手,但是秦宇反而轻轻的抱住了安兰,他将安兰埋在自己肩膀那里柔声道“是我骗你的,别怕了……”

  安兰心里第恐惧慢慢静下来,她低头,闻着秦宇衣服里淡淡的味道,觉得非常安心。

  秦宇低头轻轻地吻了安兰的额头。秦宇被自己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低头看着安兰。感觉到额头上的温热,安兰不禁愣了一下,慢慢抬头看秦宇,只看到秦宇也低头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安兰看到他紧张的样子,觉得好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秦宇看到安兰笑了自己也笑了,望着安兰觉得好玩,就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你呀!”

  安兰也笑着低头用手推了秦宇的手肘“……我们还赶不赶路啊?”

  秦宇轻轻放开安兰,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安兰很快就低下了头“走吧我们。”安兰小小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秦宇说“恩”,两个人就一前一后接着走了。

  安兰的心还是砰砰地跳,她看不懂秦宇的意思,她觉得如果秦宇喜欢她就会对她说的啊,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也许是自己多情了吧,又或者是秦宇根本就没有那么喜欢自己,只是把自己当成好朋友了?

  与此同时,秦宇也还在懊恼自己刚刚没有说出口的话:刚刚就稍微打了一下茬,让秦宇将正要说出口的话又放了回去。他不清楚安兰对自己的态度,他怕自己太莽撞会吓到安兰,也怕以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做……而且刚刚那个情况也不是个表白的好时机嘛……秦宇一边想,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蠢……

  好不容易走过了那段崎岖的路,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猛然间看见前面有两三间茅屋,墙上还挂了辣椒,应该是有人住的。

  安兰眼睛放了光“哇,有人家,那我们可以去讨杯热水喝!”

  秦宇朝前看了看“我去问问他,你在这里等我。”

  秦宇走到这家门口,看了看里面竟然还有灯亮着,秦宇放高了嗓门“老乡,老乡,我们是路过的知青,想讨杯水喝。”

  里面稍微过了一会,才有人应了一声“等一下”听声音像是一个老婆婆的声音,秦宇看到窗户上光影闪过,就朝安兰招了招手。

  安兰一路小跑过来,刚走到门口,门就打开了,从黑暗中冒出来一个老婆婆的脸,看起来很神秘,但是面相却很和善,穿着当地的传统服饰,奇异的宝石耳坠在耳朵上摇来摇去。老婆婆看了看秦宇,又去看他身后的安兰。

  秦宇连忙说,“婆婆,我们是西洋村的知青,路过想喝碗水……”

  还没说完,老婆婆就让开了门“进来吧孩子们,我刚刚烧了一壶水……”

  安兰感激地朝婆婆鞠了一躬“谢谢婆婆!”

  婆婆脱口而出“哎呦,这是干什么……”

  秦宇也觉得可笑,安兰怎么也给当地的老婆婆鞠躬,安兰也觉得做错了,脸红了好久。婆婆早就拉着安兰的手往屋里带“瞧这孩子,多俊呐”

  安兰不好意思的笑了,回头看了秦宇一眼。

  秦宇跟着他们两个后面,只见院子里被收拾的很干净,四周种满了花,在月光下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气。

  进了屋子以后,婆婆颤颤巍巍的去取吃的“你们快找个地方坐吧,我去给你们倒水。”

  “哎,麻烦婆婆了”

  秦宇和安兰搬来两只板凳,在面前的小几上坐了下来,面前这张小桌子很是干净,而且还摆了一个小花瓶,只是里面放的不是玫瑰,而是一颗小雏菊。

  安兰觉得这花瓶委实好看,便轻轻地用手碰了碰。

  “这个花瓶是我自己做的,不成样子,摆着好玩罢了。”

  “我觉得很好看呢,婆婆你手真巧……我可以拿起来看吗?”安兰觉得这个花瓶的质感很特别,便一脸期待的望着婆婆。

  “当然可以”婆婆一边说,一边把吃食放在桌子上,虽然都是些平常的食物,但是都做的很精致。安兰早就把花瓶拿在手里把玩了……

  “婆婆,太麻烦了,我们就是想向您讨杯水喝……”

  “来了就是客人嘛,这么晚了,想你们应该也没有好好吃饭吧。”

  安兰正想说不饿的时候,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了起来。

  婆婆也搬来一张凳子“吃吧,孩子们,我看你们两可怜见的,不知道怎么觉得很欢喜呢。”

  二人也正是有些饿了,就开始吃了。秦宇想,等走的时候给老人家留一些钱好了。

  “那婆婆,我们可不可以在您这里歇一会,等天快亮了我们就走……主要是怕她着凉了……”

  “当然可以”

  “就是怕影响婆婆睡觉……”

  “不要紧的,我这几天正好睡不着,你们吃吧,我去里面取针线去。”婆婆说完就去里间了。

  出来以后婆婆问他们两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这条路很偏僻,你们是迷路了吗?”

  “婆婆,我们两是要从南平村回去的知青……”秦宇原原本本的讲了缘由。

  “那你们就好好歇一晚,明天再走。”婆婆听完以后善良的说。

  安兰在一边专心的吃饭,只觉得婆婆的手艺太好了,但是口音和谈吐又不太像当地人,却听不出来婆婆是哪里人,婆婆这么好心,不会是林子里的树妖变得吧。安兰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胡思乱想……

  突然看见婆婆在缝一件男士的衣服,就随口问起“婆婆,你在给谁缝衣服呀?”

  “唉,给我那在远方的儿子的。要是……不说了不说了”婆婆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但是一闪而过,又熄灭了。这个婆婆看起来只有五六十岁左右,但是穿戴非常整齐,不笑的时候很漂亮,直到今日依然能从一层层的皱纹下面一窥当年的风姿。

  秦宇和安兰都沉默了。

  秦宇觉得引起了婆婆的伤心事,有些愧疚似的看了婆婆一样,但是婆婆还是低头认真的缝补起来。

  秦宇随意地朝四周看了看,突然盯着婆婆,愣住了。安兰看到他的样子,觉得奇怪,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秦宇盯着婆婆胸前的项链发起了呆,但是一个菱形的绿宝石,绿莹莹的很好看,被婆婆用一路的红珊瑚珠当做衬它的链子。

  安兰看到秦宇的样子觉得好笑,又觉得这块坠子真的是好看又带有一点神秘感。安兰问婆婆“婆婆你这个坠子真的好漂亮。”婆婆其实也注意到了秦宇的反应,她珍贵地将坠子拿起来给他们看看“平常我都不带的,一年也就是这几天带,刚刚忘了摘了……”

  “婆婆,这个坠子你不能戴!”秦宇打断婆婆的话,脱口而出,表情严肃。

  婆婆和安兰都怔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啊。”安兰用手拉了一下秦宇的衣服,想提醒他。

  “对不起……婆婆,我…我只是觉得这个坠子,它……反正还是不戴为好。”秦宇也自知失态,便向婆婆解释道。

  “怎么了?孩子?这坠子有什么问题吗”婆婆和蔼地问道,又低下头接着去缝补。

  “不不不,我只是在别的地方见过……”

  秦宇一句话刚说完,只见婆婆缝补的手停下来了。“你刚才说……你在哪里见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