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心到深处都是你

参加宴会

心到深处都是你 桃然可可 1215 2018-06-27 22:14:43

  “叮”

  电梯到了一楼就停了下来,潘盼夕前脚刚出电梯,后脚就被人用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堵住了路。

  看着眼前的玫瑰花,潘盼夕还有些回不过神,难道现在的人都喜欢用玫瑰挡路?

  视线顺着玫瑰往上移,就看见付嘉和他的招牌笑容。

  看着眼前一脸笑容的付嘉,潘盼夕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无力感。

  “不知美丽的小姐,可否与我共进晚餐?”

  付嘉将玫瑰花塞进潘盼夕的怀里,脸上阳光般的笑容又耀眼又惹人爱。

  在这种充满利益的世界上,付嘉这种只追求自由和爱情的人,无一不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

  实在,实在是不忍心去伤害他。

  但是,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完成,当年父亲的死,绝不会那么简单。

  潘盼夕的眼睛眯了眯,“抱歉,我有约了。”

  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付嘉察觉到她的动作,眼神暗了暗。

  “那我另约时间,等我来找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走,不给潘盼夕回绝的时间,他怕,怕被拒绝。

  看着怀中的花,潘盼夕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已经出公司的付嘉,心中涌上一种怜惜的感觉,他,和当初的她好像。

  对待这个世界,终有一种美好的期待,但又一次又一次的幻灭,给了期望,又,给了失望。

  猛然想起陆奕骁交代给她的话,转身向车库跑去,怀中的花还没来得及处理。

  到了车库,就看到胡特助站在车门前,而陆奕骁已经在车里坐着了。

  潘盼夕向前一步,对着坐在车里的陆奕骁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迟到的,只是刚刚遇到了朋友,说了几句话,对不起......”

  面对陆奕骁,潘盼夕始终有一种不敢靠近的陌生,即使是认识了十三年。

  想到这儿,潘盼夕头又低了低,恨不得埋在地上。

  “噗嗤”

  前边出来一阵轻笑,

  “我长的很可怕吗?,女孩子迟到可以原谅。”

  听此,潘盼夕抬头看着坐在车里的陆奕骁,只见他笑意盈盈的,仿佛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潘盼夕松了一口气,坐进了车里。

  上车后,潘盼夕不知道要将怀里的花放在哪里,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

  陆奕骁看着旁边的女孩儿,不经意笑了一下。从潘盼夕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怀里的玫瑰花,只是出于礼貌没问,可现在看来,这玫瑰花好像越来越不顺眼了啊。

  “怎么,现在就有追求者了啊。”

  陆奕骁好接以暇的看着有点坐立不安的潘盼夕,眼神时不时的飘向玫瑰花。

  “不......不是的,这只是一个朋友送的。”

  潘盼夕无法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的喜怒,有点紧张。

  “噗,别紧张,我只是好奇,毕竟养了这么多年,别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给拐跑了。”

  陆奕骁调整好了坐姿,换一种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听着是轻松的玩笑话,但是从陆奕骁的嘴里吐出,有一种压迫人的意味。

  潘盼夕抱着玫瑰花的身子缩了缩,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说着:

  “我不会找男朋友的,在还没搞清楚那件事之前。”

  陆奕骁听完潘盼夕的话,无所谓的耸耸肩,但他却知道自己心里是多么的五味杂陈,当年的那件事,始终不愿提起,或许,能拖就拖吧。

  “胡特助,开车吧。”

  声音恢复清冷,闭上眼睛,清理着内心的思绪。

  “是。”

  一路上,车里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胡特助本身就是助理,自然没什么话说,可那两个人,心里全装满了事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车子的飞跑,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