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逆之莲

第四章:七夕生辰

逆之莲 冰蓝暮夏 4111 2018-01-14 15:24:33

  紫珞撕开空间,从里面摔出来,她稚嫩的脸上满是恐惧和不安,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永远沉眠在那里了。紫珞现在几乎是衣不蔽体,身上也是没有一处好皮肤,可她现在要做的不是疗伤,而是逃离,逃离那个恶魔。

  青色身影翩翩然出现在紫珞面前,冷漠地说:“你身上有她的味道,她在哪里?”

  紫珞颤抖地仰望着她,这个悄无声息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青衣女子让她感到深深的恐惧,她害怕地说:“你说呢?紫珞!”

  “啊!!!”

  空旷的山谷中,紫珞惨绝人寰的吼叫声。

  万兽山脉

  炙莲抱紧耀日,眼底哀伤快要满溢而出,她轻语:“她来了。”

  “回去吧!”幻灵说。

  炙莲点点头,消失不见。幻灵抱起耀日,撕开空间,走了进去。

  在他们离开不久后,那个青衣女子撕裂空间来到耀日刚才所处的地方,她看着那被炙莲焚毁的森林,眼神变得十分阴冷,青色火焰袭卷森林,万兽山脉的生灵再次遭遇灾难。

  “炙莲,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了!不会!”

  三日后寂秋园

  耀日从昏睡中苏醒,环顾四周后,便盘坐起来进入修炼。

  她的周身,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但守护在她身侧的幻灵却知道,刚刚晋升并巩固了修为的耀日即将再次升阶。此时,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正风起云涌,那里精纯的灵力正被一个巨大的漩涡疯狂的掠夺着,那个地方,灵力精纯的程度是外界的数百上千倍,而且那灵力给人的感觉很是不同,有一股源自于上古的威压。那个地方,叫做——龙域。顾名思义,那里是皇族神兽的领域,皇族神兽都沉眠于此,只有与之有着契约关系的耀日或是暗日血脉觉醒,它们才会苏醒,离开这里,等到主人死的时候,它们便会回到这里,继续沉睡,这是皇族的悲哀。皇族神兽中唯有一人可自由进出龙域,而这个人便是幻灵。

  半月后

  龙域的金色漩涡消失,一切归于平静,龙域又归于一片死寂。

  耀日吐出一口浊气,陷入沉思。我昏倒之前好像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有什么苏醒了,从体内涌了出来,像一双温柔的手拖住了我,好舒服!耀日的手无意识地抚过眼角泪痣,她突然顿住了,因为她感到有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正准备去深究,却没了动静。是错觉吗?她扭头看向幻灵,说:“这次多谢了!”

  “嗯?”幻灵看了耀日一眼,妖媚的笑:“是我该做的,丫头!”

  “消失。”耀日站起来,走出房间。

  幻灵摸着鼻头苦笑。想我堂堂的神兽之尊,别人想见我一面都是奢求,这丫头却这么嫌弃我,我还得巴巴得倒贴上去,心酸啊!

  “阿日,你现在来一趟春晖园可以吗?”耀日停下来,耳边传来风绪无的密语传音,她冷冷开口:“没空!”

  “阿日,我有急事要见你。”风绪无的密语传音紧接而来。

  “若不是什么要事,我会杀了你。”耀日冰冷地说。

  “无?”暗一路过,看到耀日便停了下来。

  耀日看着一个多月未见的暗一,鬼使神差地说:“正好,陪我去春晖园一趟。”

  撕裂空间,她们到了春晖园,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到了。

  在她们到的那一刻,美丽的烟火绽放天际,到处张灯结彩,留音螺中发出美妙的乐声,风绪无捧着一束漂亮的花束走过来,温柔地说:“阿日,生辰快乐!”

  “要事,呵!”耀日看着他,冷笑道,“看来你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她眼中红光闪动,风绪无便驭起元气朝自己的右肩胛骨扎去,他发出惨叫,整个人都在战栗着。

  只是简单的操纵身体,这对耀日而言只是个惹只是一个意念的小事,相比这个,她常做的是操纵人心,让他们成为具有战斗意识的傀儡。

  “我说过,如果不是什么要事,我会杀了你,但你对我还有用,我就留你一命。”耀日冷漠地看着他冰冷地说,“暗一,我们走。”

  风绪无苦笑,转而仰天大笑。

  满地残花。

  他浑身元气四散,春晖园中精心准备的一切皆毁于一旦,只余满地狼藉,嘲讽着他的可笑。我怎么忘了,她是耀日殿的杀神啊!有着野兽之名。冷血无情,手段极其残忍,我竟对她有所奢求,风绪无,你真是可笑至极!

  寂秋园

  暗一跟在耀日身后走着,他有些心不在焉,连耀日停下来了都没看到,所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暗一撞上后,立即恭敬的道歉。

  耀日转过身来,看着他的模样,竟笑了,只是那笑容有些冰冷。

  她说:“你在害怕!”

  “嗯?”

  “你是暗月城魔狱中的魔物,对这种事应该是司空见惯了,但你却在害怕。”耀日盯着暗一的眼睛,说“修为这么低,却可以在魔狱中活下来,有人在庇护你!那人真是吃饱了撑了,同情弱者向来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暗一看着她,说:“你不也在同情我吗?”

  耀日没有再看暗一,只是说道:“同情?我从不同情任何人,只不过是你对我有用罢了。”

  “那你会杀我吗?”暗一问道。

  对于这么白痴的问题,耀日只是蔑了他一眼,说:“我还没有杀你的理由。”

  暗一吁了一口气,像是放心了似的,问:“今天是你生辰?”

  耀日诧异地看着他,有些搞不清他的情绪变化。

  看着耀日诧异的模样,暗一笑说:“反正你现在也不会杀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今天好像是我十二岁生辰。”但对我来说,却是极具讽刺的一天!耀日殿中,只有七十二殿殿主配有生辰,他们的生辰取自他们担任殿主的日子,生辰之时,他们便能进入幻梦之森,展开一场血腥的屠杀游戏。幻梦之森会完全满足进入者的意志,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嗜血宫殿,不过,耀日从没进去过,虽然她非常喜欢红色。

  “十二岁?原来你那么小啊!我可是已经十六岁了。”暗一站在那里,认真的看着耀日的眼睛,说,“那从今天起,让我陪你过生辰吧!”

  耀日怔怔地看着他,不觉间,她的脸颊上爬上了晕红,她鬼使神差地回答道:“好。”

  “等我一下。”暗一离开,不久,他来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将她带进房间。

  耀日看着那只牵着她的手,脸上刚消退的红晕又染了上来。好温暖,好安心的感觉。

  坐在桌前,她面前是一碗清汤面,上面放了一个荷包蛋和几片青菜。他看着面,又疑惑地看向暗一。

  “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生辰,也没能给你准备生辰礼物,所以我煮了一碗长寿面给你吃。每年我生辰的时候,轻裳姐姐总会煮一碗长寿面给我吃,你尝尝吧!”暗一满怀期待地说。

  耀日本来是不打算吃的,但看到暗一期待的目光,她便伸出手,做出了出人意料的行为:她竟直接用手抓起面条,却因为滚烫缩回手。

  “好疼!”

  此时的耀日不似往常,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知道冷热伤痛的普通少女。

  暗一惊愕地看着耀日,问道:“为什么你不用筷子?”

  “筷子。”耀日望向桌面,才看到桌上的筷子。她一把抓住竹筷,挑起面条,面条却一次次地滑落,她愤怒地用筷子扎向鸡蛋,放进嘴里。

  暗一彻底傻眼了,他眨着眼睛,说:“你不会用筷子吗?”

  耀日一脸不开心地放下竹筷,说:“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再吃过食物了。”

  耀日殿里的人,包括小孩在内,都是开始修炼的修者,对事物就不那么需要了,所以耀日殿里是不存在食物这一说的,不过灵果灵酒倒是不少,都是用以辅助修炼的,但耀日不需要,所以她从来没在耀日殿中吃过任何东西。

  听着耀日平静的话语,暗一很是心疼,他说:“让我喂你吧!”

  耀日点头,她突然想试一下吃东西是什么感觉。

  他拿过碗筷,夹起面条,吹了吹,送到耀日嘴边,说:“张嘴!”

  耀日张开嘴,将面条包在嘴里,只听暗一说:“别忘了把面条嚼碎,然后咽下去。”

  耀日点了下头,显得格外乖巧,也格外的可爱。

  看到这样的耀日,暗一的脸颊一红,低下头不敢再看耀日。耀日吃完嘴里的,却不见暗一进行接下来的动作,不由催促了几声。吃着吃着,耀日喜欢上了面条的味道,又嫌暗一动作太慢,便运起元气,将面条送入自己嘴中,吃的不亦乐乎。

  吃了好几碗,耀日终于满足了,她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堆之前在兽域得到的月属性兽核,推到暗一面前。

  “月属性兽核?这在天辰大陆可是很稀缺的修炼圣品!无,你是怎么得到这么多的?”暗一将一枚兽核捧在手里,惊讶地问道。

  “在兽域斩杀魔兽得到的。”耀日看着暗一,话语也情不自禁的温柔起来。

  “兽域?难道无是魔兽?嗯!你没有名字,又可以去兽域,无一定是魔兽吧!不,魔兽应该不能化为人形,难道无是灵兽?无是多少阶的灵兽啊?”

  “我不是灵兽,而且只有少部分稀有高阶的灵兽才可以化为人形。”

  “不是灵兽,无难道是传说中的神兽!”暗一眼中冒着崇拜的光芒看着耀日。

  耀日被他的目光洗礼,一张白皙的脸染上晕红,她说:“我也不是神兽,我是人。兽域并不是进不去,而是有特殊的门和‘钥匙’,我在兽域也曾见过一些佣兵。”不过,他们都因为贪婪,斩杀太多魔兽而被紫珞杀了。紫珞那家伙作为兽王,平时都在为升阶而努力修炼,但一旦有人进入兽域,并击杀她太多的低阶子民,她就会从修炼中苏醒,然后杀光那些人。不过对于高阶灵兽的生死,她向来是置之不理的。只是,如今的天辰大陆达到破丹境,打得过高阶灵兽的有几个,而且到达了那个境界,谁又愿意去冒这个险呢?

  “那我也可以进去吗?”暗一跃跃欲试地说。

  “相死的话,你就进去。以你现在的修为,进去只会被魔兽分食掉。”

  “无,我们出去逛逛吧!”暗一很快就收敛了哀伤,说。

  “嗯?”

  “今天是民间的七夕佳节啊!”暗一道,他牵起耀日的手,向外面走去。耀日看着暗一的背影,小巧白皙的脸上浮现温柔的笑。

  集市

  一对对少男少女们正在集市中游玩着,集市中到处张灯结彩,热闹极了。天早已黑了,但一向极其怕黑的耀日现在却高兴地笑着跟在暗一身边,暗一紧紧牵住耀日的手,奔跑在集市中,东望望、西看看,像好奇的小孩子一样。

  耀日温柔地看着暗一,她对于黑暗的恐惧在这瞬间好像被治愈了一样,暗一就像一道温暖耀眼的光,驱散了黑暗,照亮了她前行的路。暗一,谢谢你,有你陪在我身旁,我真的好开心,七年来,我为了复仇而活,一直不知道快乐是什么,谢谢你让我体会到这一点,我真的很高兴。

  “幻灵,阻止她!”炙莲的声音在幻灵耳边响起,“她绝不可以动情,言儿她就像一张白纸,一旦动情,足以毁了我!”

  幻灵凝重地看着她,面露不忍,良久,他说:“她现在很快乐,七年来,她第一次这么开心。”

  “幻灵,你我二人在这世间都不知活了多少个纪元(一纪元等于十万年)了!一个人的孤独寂寞,永远都是一个人,身边没有一个可以比肩的人,这是什么感觉,你不会不懂。”

  “言儿的血脉之力比当初逼迫你们签订契约的人族还要强大,假以时日,她一定可以超越樊无境至冥境,甚至到达无境,如果错过了,我们就只能像以前那样,一个人,孤寂的活着。”

  炙莲的话,一字一句地抨击着幻灵的心,他闭上眼睛,好久好久,他才睁开双眼,冷漠地说:

  “丫头,你不是想变强吗?那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呢?”

  丫头,原谅我的自私,我再也不想一个人,孤寂地活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