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神秘文化 荒芜园

第五章 相叙

荒芜园 年国西 2250 2018-07-02 12:34:04

  从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范拓阁终于闭上了嘴并且无意识地四处张望企图寻找震源。那震感由上至下,垂下又或是由上往下倒置生长的树枝和白雾都在震动中颤抖着,范拓思没坐稳从树枝上摔下来。兄弟两相遇。‘好极了,老哥到现在都没有问我为什么倒挂在树枝上。那么这是因为‘它’的影响吗?‘它’的能力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了吗?’范拓思一头栽在地上,接着又迅速爬起,三两步跨上了树梢恢复了倒挂着的姿势。当范拓阁诧异的目光收回又转向自己刚死亡不久的弟弟时,范拓思依旧原样的挂在树梢。“我能问一句吗?”范拓阁开口。“嗯。”范拓思立刻来了精神“当然可以。”“你究竟是...”“是为什么要倒挂在树枝上对吗?因为地面上很危险,我如果...““不不不,这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告述我,企图让我相信这里很危险。但是你似乎并不是那么想让我离开反倒是期望我去找你,再加上基于你坦诚的告诉了我,你已经死亡了,那么…”范拓阁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说出隐藏在茫茫宇宙中的真理一般“你是不是!”,“不是,并且也不可能。”范拓思揉了揉太阳穴,他已经猜中范拓阁要说什么了。“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兄弟怎么可能会成为厉鬼之类的东西呢。”‘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范拓思觉得以哥哥的性格再不把话说出口恐怕就没机会了。“范拓阁!这个地方有一个恐怖的怪物。”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家哥哥慈爱的目光。那是一种母亲听见了爬在地板上的孩子自编英雄传说时的慈爱的目光。看见范拓阁的表情后,范拓思的脸瞬间烧了起来。好吧,其实他也觉得这话很蠢,但眼下的情况确实不能用常理解释。“听,听我说,求你了,别笑,知道我为什么坚持倒挂在树上吗?”“因为这就是逃脱怪物追捕的方法吗?”当范拓思做出肯定的回答时,那慈爱的目光瞬间上升到了怜爱。范拓阁想不到梦境中的老弟会有这么可爱。“那么,接下来呢?我们该怎么打败邪恶的怪物?”“哥哥,你之所以会这么轻视现在的情况是因为...”“范拓思,现在是我在问问题。”“不行!你现在必须听我说!”范拓阁捂住了耳朵。完全想不到兄长会有这么幼稚的举动的范拓思愣了愣。“如果你真的担心,那么…”范拓阁身手灵活地翻上了树梢,与范拓思一起倒挂着,某个角度看上去像是两兄弟并坐在一起。范拓思惊讶地看着在他什么实质内容还没说的情况下反倒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哥哥。抱着‘反正这是我的梦境,我想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心态,范拓阁挂上树梢后继续保持着幼儿园孩子才会出现的反抗姿态也就是捂耳朵,继续说了下去,“比起邪恶的怪物(范拓思重重地叹了口气)你是怎么死的?我很难相信你会自杀或是重病什么的。有没有谁...生前威胁过你?”范拓思无奈的朝着地面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毫不怀疑范拓阁一定很想听我说出某个人的名字或是某个人的特征,就像是某部电影里演的一样,枉死的弟弟托梦给兄长。但是......’范拓思叹了口气说道:“哥哥,我,我很抱歉。其实我是...是自杀。”范拓思的声音越往后越小,他心中愧疚极了。从他第一次见到范拓阁时他就明白自己在现代世界的死亡究竟给那些爱他、关心他的人造成了多大伤害,虽说他们确实昨晚还见过并互道了晚安。可也只是愧疚而已,我竟然丝毫不觉得后悔,范拓思心里默默地感慨自己从那些‘不怎么正经’的书中所窥见的世界带给自己的影响。现在回想起范拓阁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样子范拓思还是心有余悸。“很抱歉,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我们...我们有哪里对你不好吗?”范拓阁的声音也越往后越小,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嗓子确实不太舒服并且倒挂着的时候真的很难大声说话,另一方面,从最开始震惊于自己的弟弟真的这么做了之后留给范拓阁的就是满满的伤心难过。“不,不,不。你们很好,是我,是我的问题。”听到这里范拓阁挑了挑眉,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那你有什么隐情?你难道是想向政府表达自己的主张?范拓思,你不能……”“不,不是。”范拓思的脸涨得通红,天哪,现在这是扯到什么地方去了,我难道不是应该应该快点告诉……。

  从天空传来的震动又开始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强烈,好像天幕打算要在这次震动中毁坏一样。震动打断了范拓阁的责备。范拓思低头眺望天空‘糟糕,不知不觉时间就要到了。我得想办法。’范拓思凝思了一会儿随后目光坚定地看向范拓阁。范拓阁显然还处在范拓思自杀定论的打击中,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狼狈的自己下的蛋被抢了的母鸡,愤怒又伤心。

  范拓思咬咬牙开口道:“好吧,我确实有一些隐情,但是只有先解决那个邪…邪恶的怪物,我才能告诉你…。”说罢,一种尴尬的氛围包裹着这对兄弟。‘这实在是太憋屈了吧。’‘明明是要救哥哥,竟然还要这么连哄带骗’范拓思委屈的想着,‘明明是在自己的梦里,为了弟弟说出自己生前的委屈竟然还要和怪物搏斗。’,范拓阁委屈的想。话虽如此,但这一招实际上很奏效。当范拓思看见范拓阁听完他说的话后眼睛明显的亮了起来以及头微不可察的点了点时,他就知道他很快就不用这么倒挂着了。

  “怎么打算编,啊,不,是怎么打败那个邪恶的怪物?”“呃,那么首先……”正在说话期间震动再次出现,这一次的间隔明显比上次更短,也更加强烈,让范拓思惊恐的是那些或粗壮或纤细的树枝竟然有许多落在了地面上,这其中也包括他们的。兄弟二人双双摔在地上幸亏摔的不算太重,范拓阁有些懵但范拓思很快站了起来。断落的枝条与地面上的遗骸卷在一起,堆积,又很快腐烂形成新的地表,银白色的树干打在地面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浓雾中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仿佛巨兽侵袭。范拓思立刻扶起范拓阁重新踩在树枝上,范拓阁刚想道谢却发觉头顶一片黑影压来,抬头边看见漫天断裂的树枝正向他们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