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备胎逆袭记

第四十九章 这特么失忆都挡不住啊!

备胎逆袭记 小凹aer 1504 2018-02-11 19:05:00

  桑帆冷漠的吐出两个字,“油腻。”

  转身和扶苏看记忆去了。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补了句,“我撤回刚才的有点,十分油腻!”

  受到十万点暴击,果子还是坐在了桑帆的肩上,准备看片,也想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就是不安分,小屁股不停地动来动去。

  扶苏将它拎到自己的肩膀上,它刚想动,扶苏就严厉的瞪了它一下。

  果子看着这熟悉的眼神,卧槽,这眼神,太熟悉了,以前,自己做错了事,扶苏就会这样看自己。

  搁以前,我又要被罚刷马桶的!

  还好失忆了,感谢佛主,感谢失忆!

  扶苏轻声威胁到,“再动,去刷马桶去!”

  这特么失忆都挡不住啊!

  到底是道德的丧失还是人性的沦丧!

  哦,不,他的人性全给桑桑了,它看着扶苏正在跟桑帆轻声说,要不要去休息休息,我和果子看就可以了。

  那温柔那劲,我要能感受到一丢丢,主人你都不会人品差到失忆的!

  真的!

  但想到外人连温柔都看不到的,好歹我还能想想看看,还是……不错的呢!

  故事还得从杨冰滁被接走的那个上元节说起。

  李延宠第一次见到杨冰滁就是在那个上元节。

  上元节,灯笼高高挂,烟火满天飞,热闹得很,还有打树花,噼里啪啦漫天落下金黄色的小火花,以打树人为中心一点点漫开,好似一棵树,那打树人像是树干,是整个树的灵魂。

  李延宠不惧那些火花,直直地站在“树”下,他说,身在其中,才能感到他的美妙,外人只看到他的美丽,又何曾了解他也有痛。

  就在树花下,杨冰滁闯进来他的人生。

  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缩着头从树花中过,他不在乎树花的美,也不在乎他的痛,就这样直直的闯入,就这样直直的闯入李延宠的生活里。

  李延宠见那个男孩向那边铺子跑去,貌似从这其中过是最快的捷径,是沈家的店铺。

  树花外有两个张望他背影的父母,看样子是他的爹娘。

  但这爹娘也是不负责任的,随他闯去,一点也不着急,也不担心有没有别烫着,有没有被伤着。

  倒是离这树花保持距离,怕自己烫着。

  这样不负责任的爹娘李延宠看得多了,自己家的不就是?

  他也不去操这份心,只管自己的打树花好不好看,自己碗里的汤圆有没有毒就好。

  没想到,又来又碰到了,这次看到了杨冰滁的正脸。

  沈家今日拍卖一个发簪,听闻发簪灵气得很,只被有缘人买走,只与有缘人收藏,其余的,都不予,否则,他的灵气就会受损,变得朴实无华,与凡物别无二样。

  李延宠听皇宫贵族说起此事,对此十分不屑,“这不过是他沈家的噱头而已,这有没有灵气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嘛,这是个闷亏。”

  若簪子别无二样则你就与灵物无缘,能买得起簪子的要么有权要么有钱,哪家不愿往自己脸上贴贴金的,若是传出去说自己与灵物无缘了,那老脸往哪搁?

  这些人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还自揭老短,开什么玩笑!

  当然是逢人都说,“是是是,有灵气,有灵气,足足足,灵气足!”

  只能自认倒霉还不能有说法,几位憋屈的。

  但是李延宠还是情不自禁的走向了沈家铺子。

  这一次看清了那个少年的脸。

  少年长得十分清秀,一副书生样子,就像宫里的大学士。

  叫……哦,对,腹有诗书气自华!

  这么夸奖都不为过的。

  他大概就到自己胸前,白皙稚嫩的脸庞在灯笼的照应下,顾盼生辉,眼眸里闪闪发亮,好似住着星星,他不似其他的少年顽皮、叛逆、玩闹,倒有些拘谨,但一直看着上面展出的簪子,怕错过了什么。

  他要……买簪子?

  给娘吧,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看到李延宠到,一些认识他的富家子弟打趣道,“某人不是说这是个人傻钱多的骗局嘛,怎么的还来了,莫不是也想买个簪子讨哪家姑娘开心?”

  李延宠半真半假,用扇子拂去身上的灰尘,“我买来送你,可好?”

  那个打趣一愣,其他人开怀大笑,“哈哈哈,没想到李兄还有如此癖好,难怪传闻你不近女色,原来好男色,改日,我给你送几个英俊非凡的美男子过去。”

  李延宠也不气,顺着他的话继续说,“别,英俊非凡,还不如看我自己,你倒是换几个有特色的的,

小凹aer

求收藏,求推荐(づ ̄ 3 ̄)づ   没错,这是个同行相吸的故事……   恩……   霸道王爷弱书生……   这个名字怎么样,够不够言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