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备胎逆袭记

第九章 新姿势

备胎逆袭记 小凹aer 3017 2018-01-22 19:00:00

  两人看着桌子上的一串风铃手链手链、一块玉佩和一封信一阵无语。

  风铃手链是桑帆的,玉佩是扶苏的。

  两个能互相感应。

  大抵意思是,使用方法全在信里,这半年可以随便跑到哪边,半年后就准备走了,这期间自己就不出来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典型的放养啊!

  桑帆,“你说,我们要是拖个梦改了谁的想法,结果产生蝴蝶效应,改变了历史怎么办?”

  扶苏看完整封信,将最后一张纸放在了桑帆的面前,“喏,他不会让你瞎搞的,还给咱们定了个工作指标。半年三十个呢。”

  桑帆,“啊?说好的随便呢?”

  桑帆一看,敢情我们就是修bug的啊!

  扶苏,“什么?”

  桑帆,“把人类整个历史比作一个系统,系统本身有他运行的轨迹,但是有一些变数产生导致他的轨迹偏了,但是命运就是存在啊,他们就是bug,”桑帆手指蘸着水在桌子上写下了b-u-g,“我们呢,就来改变这些bug,让他们恢复正轨。”

  扶苏思考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不愧是学霸,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确实很强大。

  门没关,书童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师傅让我来交代二位一些事情的。”

  桑帆指着桌上的一沓纸,“还没嘱咐完?”

  书童笑了笑,“人界与鬼界为两条相交线,只有我们云梦山一个交点,二位尽管放心在人界,食物方面可以由我们云梦山提供,也可以你们自行解决,材料我们还是给提供的,但是您看,我们这小山头也就一些土豆,白菜什么的,恐怕是入不了二位的眼,所以这餐食什么的二位还是自己解决吧。”

  桑帆一笑,“呵,骗我们上山前还咱们咱们的,如今是你们、我们的了。”

  “可不是吗,你们整天吃土豆白菜的不会缺乏维生素C得败血症的吗?”今天上山的时候桑帆给扶苏普及过这些,没想到这时候扶苏到还记得些,还拿出来现学现用了,这徒弟,不错,我喜欢O(∩_∩)O哈哈~~

  两人难得站在同一的战线。

  书童,“道家人自然……”

  桑帆,“唉,敢情道家人都是些淀粉窝窝,没意思。”

  比道、天地、万物的大道理,桑帆不在行,对于调侃,这山里的书童哪能是桑帆的对手,书童顿时涨红了脸。

  书童,“师傅最后说,只有名单上的人才能施法,其余的人招惹不得,若是惹出了大事情,你们就回去吧!”

  说完气急败坏的走了。

  看着书童远去的背景,桑帆撑着头看向屋外,“我是不是不该招惹他的,否则,他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的?”

  扶苏,“恩。”

  桑帆这才转头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扶苏,“你怎么就不拦着我点。”

  扶苏半真半假的说,“没办法,他不给我们做饭,我也很生气啊,所以由着你连我的那一份也发泄喽。”

  桑帆捂脸趴在桌子上,“那怎么办?”

  扶苏瞧着她这样泄气的模样,“还能怎么办?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明早上咱们早点起,给他们做顿早饭,顺便再说些好话,自然气消了。”

  揶揄道,“这山野书童死板了些,你能活跃起来的。”

  桑帆瞪了他一眼,扶苏在她的注视下拿起了刚才书童拿来的包裹,打开是两部手机,两台平板。

  扶苏拿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桑帆倒是突然来了精神,“嚯,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桑帆将东西分好,一人一个。

  扶苏,“这是什么?”

  桑帆,“哼哼,”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公子,大公子,接下来,你就跟着姐姐混吧,姐姐教你。”说着还向扶苏挑了个眉,分分钟是在调戏扶苏的样子。

  扶苏轻笑,桑帆的小九九早被他看透了,“按辈分来讲,你是我的后人,差我那时祖祖辈辈的份,你叫声祖宗都不为过。”扶苏突然靠近桑帆,撩起了她脸旁的一束头发,“你说如果我们俩相处,你叫我祖宗,我叫你姐姐的,是不是很煞风景,恩?”

  相处?

  谈恋爱?

  卧槽,这是犯规啊!

  小哥哥,用美色迷惑我吗?

  用美色逼我就范吗?

  你觉得我会上钩吗?

  会啊!

  当然会啊!

  你靠的这么近,你要是亲上来,我会答应的更快的!

  来吧,来吧,亲吧!

  睡醒后的果子回看的时候很是庆幸自己当时睡着了,手动把这段如此主动的心里活动删除了,辣眼睛!

  不行,得找时间好好和桑帆聊一聊,男人要求而不得,要矜持,不能这么主动的,策略不对啊。

  “咳,”还是那个书童,还是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外,尴尬的看着屋内的两位,“打扰一下,平板里有关于你们府邸建造的设置,你们尽快弄一下啊,这个就是以后你们的屋子了。”

  靠!

  这个书童的戏份很多啊!

  扶苏,“好。”

  还没等到扶苏这声“好”,书童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走的时候还撞上的门板。

  桑帆把头埋在手臂里,使劲的蹭,这种做坏事被撞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扶苏揉揉桑帆的头发,“快看看吧,我们以后的家,你想弄成什么样子。”

  家?

  失忆后第一次跟我说家。

  家是什么?

  房子?

  不是。

  家是一个虚拟的形容词,每当看到听到这个词就会很温暖,就是自己的港湾。

  扶苏,不是每个人都有家的。

  扶苏,家,是要有家人的。

  你愿意成为我的家人,是吗?

  桑帆呆呆的望着他,有些困惑和迷惘,不知道,在他心里,家是什么样的?

  他的生活,一夫多妻,一声可以和很多爱与不爱的女人在一起。

  那么,他有家吗?

  他有爱的女人吗?

  桑帆想要问,却不知从何问起,更不知以什么身份来问他。

  更害怕得到的答案会让自己不开心,刚贴近的两人有了隔阂。

  桑帆脑子里的思绪百转千回,纵使扶苏再聪明也无法明白桑帆所想。

  扶苏见她怔怔的呆在那里,每次这个姑娘想事情的时候都是这副呆呆的模样,忍不住想欺负她,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和脸颊,“在想什么呢?”

  桑帆,“你今天下午叫我什么的?”

  扶苏愣是没有想到桑帆问这个,“呃……小帆。”

  桑帆,“那以前他们叫你什么?除了敬称。”

  扶苏大概知道她想问什么了,“他们大都叫我公子,或者公子扶苏,别的也没了。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桑帆,“阿扶,好吗?”

  扶苏,“阿扶?好,你开心就好。”扶苏看着她笑了笑。

  扶苏,“所以,可以教我了吗?”

  扶苏在桑帆身边坐下,桑帆,“好。”

  管他的过去有没有家,从今往后扶苏就是我的!

  管他以前有没有喜欢的女人,反正从此你们阴阳两隔,再也不见!

  管他心里的家是什么样的,我要在他关于家的印象里刻满属于我桑帆的烙印!

  反正要是比年轻、漂亮,你们也是比不过的。

  好几千年呢!

  两人捣鼓了半天,终于搞清楚了,不得不说,有个聪明的学生很重要。

  桑帆不得不反思自己,在自己印象里自己的成绩好像挺差的,那估计老师得气死。

  扶苏笑着揶揄她,“反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着我,我帮你拉智商。”

  桑帆,“……”

  下次不能什么都教他,男人要保持新鲜感,不然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徒弟会被别人撬走的,我的墙角要是被人撬了那还得了?

  两人规划的时候基本以桑帆发热意愿为主,扶苏偶尔提出自己建设性意见,两人也有想法冲突的时候。

  桑帆,“石头剪刀布,谁赢听谁的。”

  扶苏,“可以。”

  桑帆石头,扶苏布。

  桑帆耍赖,“不行,三局两胜。”

  桑帆布,扶苏石头。

  桑帆石头,扶苏布。

  桑帆气急,用拳头砸在他的手掌上,“哼。”

  扶苏轻笑,知道惹毛了她,就哄着她给她顺毛,“乖,没关系的,还可以换的,我这种用一旬,你的用一旬,这一种在用一旬,换着来,好吗?”

  这招对桑帆很是受用,“好。”

  两人闹闹腾腾半天终于将房子定了下来,没有很大,两层的现代复试别墅,两个人住正正好,别墅各处装潢充满着现代与古典的结合,很是漂亮。前面有一个小花园,后面有一块运动场地。

  用桑帆的话来讲,即使知道不会种什么花花草草,不会运动,也要有个来做做样子的,显摆显摆。

  扶苏无语,宝贝啊,这都……你想跟谁显摆?

  桑帆,“鬼谷子啊。”

  扶苏一脸你真的确定吗的表情,桑帆也觉得自己很荒唐,忍不住笑了。

  弄好就已经很晚了。

  桑帆推着扶苏出门,“行了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睡吧,我困了,明天不还要早起给他们做早饭的吗?”

  扶苏眯起了眼睛,想到刚才暧昧被某位书童打断的场景,有些孩子气的说,“哼,没让他补偿就很不错了,还想吃早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