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备胎逆袭记

第八章 乖,没事

备胎逆袭记 小凹aer 3023 2018-01-21 19:00:00

  看到扶苏一副有心事的模样,桑帆想起了鬼谷子找她谈的话,什么“改过自新,匡复我秦”,什么“扶苏之任,在所不辞”,鬼谷子希望她能多留意一下这个方面,言语上有意无意的引导扶苏,所以才有了,“触手可及的倒不珍惜,遥不可及的才是最诱惑人心的”的言论。

  “你觉得我该复国吗?”扶苏背着桑帆而立,桑帆看不清扶苏的表情,深沉的声音徐徐传来,随着山顶的秋风不断地消散。

  “我不知道。”

  扶苏有些诧异,转身看着她,“我以为你会阻止我。”

  “我阻止得了你的行为,但永远阻止不了你的内心,你不是说了嘛,我们俩要好好地。”

  扶苏陌生的看着桑帆,“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桑帆向扶苏走进了一步,纤纤玉指抵着扶苏的心,“用你的心去感受,你要自己去想。”

  扶苏看着抵在自己心口的手指,手不自主的想去抓住那只手,桑帆不着痕迹的抽开,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扶苏,“能告诉我后来呢?”

  桑帆,“什么后来?”

  扶苏,“我……死后。”

  桑帆,“你死了没多久,你本就名声大扬,世人皆欲以你为王,所以有两个人,一个人叫陈胜,一个人叫吴广,两个本是农地间耕作的人,他们二人挂着你的名义揭竿而起,不得不说你的群众基础不错,百姓呼而拥之。”

  扶苏,“他们赢了?”

  桑帆,“是啊,赢了,后悔吗?没夺权?”

  扶苏没说话。

  桑帆,“这才是故事的一半,还有后一半。”

  扶苏,“后一半?”

  桑帆,“他们夺了权就六亲不认,什么口号,什么友人全成了屁话,最后又被人给灭了。”桑帆冷哼,“你说是不是很好玩?鸿鹄之志又如何?也不过是利欲熏心。”

  扶苏对这个结局不由得感叹,“人呐,有多少人,都是毁于贪念。”

  桑帆笑着耸耸肩。

  桑帆,“你呢?一点贪念都没有?”

  扶苏笑而不语,反而有些释然,“过去了,都过去了。

  桑帆,“想去看看吗?外面的世界。”

  扶苏,“想。”

  桑帆,“那去和先生说一声,明天我们就去?”

  扶苏,“好。都不知道外边是个什么样了?”

  桑帆坐在岩边的的石头上,双腿下垂瞎晃悠,“时代变迁,谁知道呢?”

  扶苏看了一眼桑帆,“你不是后来人吗?不知道吗?”

  桑帆,“不知道啊,我的历史也只学了一知半解,唔,连一知半解也没有……”

  扶苏气急,“你连历史都不了解,你怎么活的?”

  桑帆打了个哈欠,“我学医的,又没学历史,也没读过《史记》和《资治通鉴》,不懂。”

  扶苏,“……”

  桑帆,“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隋,唐宋元明清。朝代顺序表。”

  扶苏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你的朝……时代呢?”

  桑帆扯了扯扶苏的衣角,示意他坐下,“清朝之后,闭关锁国,国家被外来人侵略了,1912年,清亡,然而属于我们的时代,1949年才建立,那是最黑暗的年代。”

  一天下来,桑帆有些困了,头枕在扶苏的肩上闭上了眼睛小憩。

  扶苏全身都有些僵硬,生前就不缺女人,也逢场作戏过,但是自己的身份必须要保持清醒和理智。

  扶苏,“困了?”

  扶苏的声音柔软了起来,在桑帆听起来,像是来自远方的声音,但是他的气息轻抚着头顶的秀发,又难以忽视。

  “嗯,这里吹吹风挺舒服的。”

  扶苏看着怀里的女孩,嘴角浮起了一抹微笑,思维新潮,偶尔冒出了些令人不懂得话,让人不着头脑,但是有时又句句在理,反对不得,真是哭笑不得,以后的日子应该更加有意思了。

  桑帆眯着眼看着远处的高山和云霭,又再一次神奇的感受到心脏的跳动,这么长时间以来,哪怕是在紧张也从来没有心跳的,而此时,扑通扑通在耳边回荡的又是什么?是心跳?我是死了吧?

  桑帆,“你有心跳声吗?”

  扶苏,“没有,我们不都……”

  桑帆,“那你说我们是怎样的存在呢?”

  扶苏,“不知道。慢慢来,不急。”

  其实,在上午桑帆就问过鬼谷子这样的问题。

  鬼谷子,“相当于平行时空吧。”

  桑帆有些吃惊,“真的有?”

  鬼谷子,“恩。人、鬼、神,不过是存在于不同维度的而已,你们也不过从一个维度来到了另一个维度,同一纬度的可以相互接触、相互交流,不同维度的同付出相应的代价自然也能到达另一个维度。而像我这样的是沟通两个维度之间的中间人,同时这也是我所付出的代价。”

  桑帆一下子明白了,“你想成仙?”

  鬼谷子,“求仙问道,老朽这把年纪已经看开了,有所求必有所失,老朽不过是为以前犯下的过失赎罪而已。”

  桑帆,“还是不对,按理说,我和扶苏不求仙道但求往生,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鬼谷子,“往生也要有往生的条件,前世未了,后世也不得安生啊。”

  桑帆还想套点话出来,“扶苏想的是复国,我又有何想?况且我还失忆了。”

  鬼谷子摇着扇子,卖着关子,“天机不可泄露,丫头,后面的事情自己去探究,不论如何,你坚守自己本心就好,去吧去吧,扶苏在外头等你呢。”

  就这样,桑帆就被鬼谷子“请”了出来。

  两人相依了一会儿,天渐渐灰暗。

  扶苏摇了摇桑帆,“小帆,起了,再不下山,就看不见了。”

  小帆?好像是来自记忆深处的呼唤,桑帆好像梦见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蒙着被子,睡得昏天黑地,一个妇女推门而入急躁躁的说,“小帆,怎么还不起,快起床啊,等下还得去……”

  去哪里?我听不清。

  只听到那妇人一直在说。

  “小帆,快起来。”

  “小帆,你怎么又睡下去了!”

  “桑帆,再不起来我来掀你被子了!”

  “谁让你昨晚又玩手机了,肯定躲在被窝里玩到很晚啊!”

  “快点,多穿点衣服,外面可冷了……”

  “小帆,起了……”

  最后一声是扶苏的声音。

  桑帆身体突然前倾,像是想做一个起床的动作,本就是坐在山崖上,结果就直直的冲了下去。

  扶苏在一旁拉住了她,想把她拽上来。

  果子在一旁指导,“公子不用拉她,她自可以一人飘上来的,桑桑,你集中注意力就好。”

  但是,桑帆现在脑袋像炸裂般头痛,根本不能想任何事情。

  扶苏感觉到了桑帆的不对劲,使了劲把她拽了上来,把她搂在了怀里。

  怀里的人儿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扶苏温柔的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轻声问道,“怎么了?”

  桑帆睁着被泪水浸湿的朦胧的双眼,略有些委屈,“不知道,就是想哭,梦里有个女人在叫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就是很想哭……“桑帆抽泣不已,扶苏拍着桑帆的背,帮她顺着气。

  扶苏,“乖,没事了。”

  桑帆,“我好像刚才想起来了点什么,但又什么也没有。”

  扶苏,“恩,好了,好了,没事了,乖。”

  扶苏将桑帆搂紧,抚摸着桑帆的头,在头顶落下了一个吻。

  桑帆感觉到了这个温柔的吻,眼泪汪汪的抬头看着他,只见那个男人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自己,在这样逐渐昏暗的背景下,笑容也变得不真实,虚幻的如晚夜的风,难以抓住。

  桑帆看呆了,一时间没有反应。

  扶苏拍了拍桑帆的背,“起来吧,下山了,恩?”

  桑帆,“好。不想走了。”

  扶苏,“好。”

  扶苏看着自己被桑帆紧紧的拽着的袖子,轻笑,手从长袖里伸了出来,握住了那只拽着自己衣袖的手,“好了,走吧。”

  润滑的触感却毫无温度,这种浸透皮肤的冰冷却给桑帆带来一丝丝暖意。

  他牵着自己下山,漂浮在山野间,一丝丝一毫毫,开心无比,像是混沌间自己迷失了前方,山天派了个天使握住自己双手告诉自己,没事,我带着你走,我在这里,乖。

  果子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头上的三棵草有闪过一瞬的猩红。

  果子,“师傅,桑桑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鬼谷子,“应该不会的,我接下来可能要闭关一阵子,剩下的事情全靠你了。”

  果子,“是,师傅。”

  扶苏和桑帆一到就准备和鬼谷子商讨出去的事情,刚走到门外,鬼谷子的书童就拦下了两个人。

  书童,“二位,师傅正在闭关,嘱咐我将这封信交给二位,希望二位珍重。”

  桑帆,“闭关的可真任性,下午不还没吗?什么时候出关?”我还有事情要问呢。

  扶苏双手接过了那封信,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注意礼貌。

  书童,“师傅没说什么时候出关,十天半个月?甚至是几年,谁也说不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